-

範清遙見狼牙還在給男子脫衣服,轉身走到了百裡鳳鳴的身邊。

百裡鳳鳴將手中的醫書攤開在她的眼前,飽滿的指尖指著其中一處晦澀的脈象,虛心地請教,“這裡是何意?”

範清遙對於醫術上從不糊弄,仔細地看了看纔是開口道,“無胃的脈象與無衝合意,應指博為主要特征,如脈來弦急,如循刀刃,一般指邪盛正衰,胃氣不能相從者。”

百裡鳳鳴似瞭然地點了點頭,纔是看向她身後道,“你可以繼續了。”

範清遙疑惑轉身,正見狼牙纔是將剝光了衣衫的男子扔進了冒著熱氣的木桶裡,男子裸露在水麵外的肩膀光澤瑩潤,搭在木桶兩側的手臂修長,隻是在那本應該白皙的肌膚上,卻是佈滿著大大小小縱橫交錯的傷疤。

或者說,所見的肌膚無一有一處是好的。

至於其他的,均是隱藏在水下,範清遙並不得見。

驀地,範清遙一愣。

這纔是忽然明白了剛剛百裡鳳鳴詢問她的用意。

一個從不鑽研醫術的人卻忽然問如此刁鑽晦澀的問題……

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範清遙無奈轉身,剛巧百裡鳳鳴也在柔柔地看著她。

四目相對,百裡鳳鳴倒是坦坦然,“非禮勿視。”

範清遙,“……”

哦,和著我還得謝謝你唄。

剛巧此時,少煊捧著一堆的藥材進了門。

屋子裡熱到讓人窒息的溫度,差點冇將少煊給憋到窒息。

再是看看怡然自得坐在窗邊的自家殿下……

被熱氣烘烤的少煊滿心隻剩下幾個鬥大的字。

愛情的力量果然偉大。

範清遙將藥材依次放入進熱氣沖天的水桶裡,待所有的藥材全部被浸泡在了水中,她纔是抓起男子的手腕仔細觀察著。

不多時,隻見男子手腕的正中央,緩緩凸起了一個褐色的小疙瘩。

範清遙抓起火盆上烤著的剪刀,既快且穩地朝著那小疙瘩剪了去。

剪刀燙人的溫度可使得男子手腕上的傷口迅速被燙合,唯獨那被剪掉的小肉疙瘩,落在地上化成了一灘黑色的液體。

少煊噁心的皺眉,“這是什麼東西?”

範清遙淡然放下手中剪刀,“蝕心菇毒的餘毒,若想全部排出,需每兩個時辰如剛剛的方法將毒瘤剪掉,七八次之後才能徹底根除。”

少煊仔細地想了想,纔是又道,“蝕心菇乃七毒之守,長於溫度極低的懸崖峭壁之上,雖劇毒無比卻價值千金,西涼境內彆說是生長這種東西,就是想要儲存都是儲存不住的。”

所以說,這個男子應當是西涼之外的人了。

範清遙對這個男子的身份並不感興趣,她救下他,一是她的職業所致,二是因為他本性不壞,哪怕是在毒發的最後一刻還知道救下那個孩童。

留下狼牙看守在這裡,範清遙直接出門去了隔壁。

百裡鳳鳴合上手中醫書緩緩起身,臨行時深深地看了那木桶之中的男子一眼。

“殿下。”少煊跟著百裡鳳鳴走出屋子,從懷中掏出了一封密信。

這是他剛剛抓藥回來時從主城暗衛手中收到的,上麵封著代表著權勢的金黃色封漆,而能夠使用如此亮眼明黃色的便隻有那麼一個人。

百裡鳳鳴打開手中密信,片刻後纔是吩咐少煊道,“讓店家準備一些飯菜,阿遙一直未曾吃飯,怕是該餓了。”

少煊點了點頭,轉身朝著樓下走了去。

百裡鳳鳴望著範清遙走進隔壁屋子的身影,卻是站在原地止步未前。

屋子裡,孩童都是已經躺在床榻上睡著了。

婦人一看見範清遙進門,便是趕緊起身要往地上跪,範清遙伸手拉住婦人,隨後走到床榻邊,先行檢查著孩童的傷勢。

“血是流的多了一些,好在年輕氣盛,隻需稍加修養並不大礙。”

婦人聽著這話,直接就是哭出了聲,“真的是謝謝姑娘了,今日若不是碰見了姑娘這樣的好人,我都是不知要如何給我兒看病啊!”

範清遙目色一頓,從藥箱裡拿出藥粉合白軟布,卻是不動聲色地詢問著,“怎麼,難道這彭城冇有醫館不成?”

婦人含淚搖了搖頭,“惹了花家,誰敢給我兒醫治啊!”

範清遙仔細給孩童包紮的姿勢不變,似疑惑道,“花家?”

婦人見範清遙並非是本地人,再想著花家在彭城做的那些事情本也不是什麼秘密,便是一股腦地說了出來,“姑娘有所不知,主城的花家那可是在皇上麵前當差的,聽說更是還出了一個殺神老將軍,這些年花家便是仗著主城花家的光,在彭城可謂是無惡不作。”

範清遙不送聲色地頓了頓手上的動作,“你們為何不報官?”

婦人無奈搖頭,“以前也不是冇人報過,隻是不管多大的事情,最後都是不了了之,而且報了官的人都是要倒黴好久的,久而久之的,便是冇有人再去報官了,因為就算是報了也冇用。”

範清遙光是聽聞婦人那既無奈又驚恐的語氣,便能夠想象得到這些年花家旁支在這彭城隻手遮天到了何等地步。

主城花家的榮光,是靠著花家男兒的獻血所洗刷出來的,那時花家該得的!

卻未曾想到一人得道雞犬昇天,竟有人如此無恥地啃食著主城花家男兒用命換取來的榮譽,在彭城的地界上作威作福!

皇宮裡的那個人想要殺她,不過是因為她在聯姻上鋒芒外泄。

故而,皇宮裡的那個人便是坐不住了,怕難以控製她從而想要殺人滅口。

這是那個人一貫的伎倆。

控製不住便斬草除根,對花家是如此,對她亦是如此。

既這般,她便讓皇宮裡的那個人知道,她可以為他所用,甚至可以自斷手足又有何難?

況且,現在正好有送上門的造勢之材。

“呃……”

孩童似是睡飽了,迷迷糊糊地睜開眼睛,便是看見範清遙正是坐在自己的身邊。

愣了愣,他忽然就是笑了。

婦人嚇了一跳,趕緊去將孩童抱起,“小寶你笑什麼?你彆嚇唬娘啊!”

孩童嘿嘿地眯著眼睛,“娘,仙女下凡了。”

婦人又是一驚,“胡說什麼?怕不是腦袋傷壞了?”

孩童生氣自己孃的不相信,噘著嘴指向一旁的範清遙,哪怕生氣聲音也是糯糯軟軟的,“我冇說謊啊,仙女姐姐不就是在這裡呢嗎?”

婦人抱歉地看了一眼範清遙,雖說這姑娘長得是極美,可這種話也是不能當麵說出來啊,還仙女,我看你像個仙女。

孩童被自己娘凶的不敢再開口,隻是那一雙黑溜溜地眼睛卻盯著範清遙看個冇完冇了,估計是光顧著欣賞了,就是連口水流過下巴都不自知。

婦人實在是冇臉再呆下去了,忙抱著孩童跟範清遙道彆,“今日的事情當真是謝謝姑娘了,天色太晚就不打擾姑娘了,若是以後有機會的話,我定會好好感謝姑孃的大恩大德。”

範清遙並不提恩德的事情,隻是看著那孩童腦袋上的軟白布叮囑著,“七日之內切記不要碰水,待結痂後會很癢,定要看仔細不要撓以防落下疤痕。”

婦人抱著孩童連連彎腰點頭了半天,纔是轉身離去。

孩童冇想到這麼快就走了,不甘心地趴在自己孃的肩膀上,看著身後的仙女姐姐,戀戀不捨地紅了眼眶。

驀地,他忽堅定地喚了一聲,“娘!”

婦人給嚇了一跳,“又怎麼了你?”

“我要趕緊長大,定是要娶神仙姐姐過門!”孩童說著,對著範清遙就是張牙五爪地伸出了手,“神仙姐姐你等著我,我一定會回來娶你的!”

婦人都是覺得自己冇臉見人了,這纔多大就惦記上了人家姑娘,腳下加快步伐,出門的時候連彎腰都忘記了,直把孩童的腦袋撞在了門框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