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孩童磕得‘哎呦!’一聲。

剛巧百裡鳳鳴聽聞見這邊的響動,開門走了出來。

淡淡的燈火勾勒著欣長的身形,將那俊秀的五官鍍上了一層暖洋洋的柔和。

婦人看著那絕美的臉龐,不覺羞澀地低了頭,忙摟著懷裡的孩童小聲道,“人家纔是仙女的夫君,你切莫不要再瞎說了。”

婦人雖跟範清遙與百裡鳳鳴接觸的時間很短,可到底是過來人,單是見百裡鳳鳴看著範清遙時那寵溺而又溫柔的目光,便是心中瞭然。

本來以為把話說明白了,便是能讓自己的蠢兒子死心了,結果冇想到那孩童竟是抻長了脖子的看向了百裡鳳鳴。

雄赳赳氣昂昂的視線裡,堆滿了挑釁和不服,“從今日起,咱倆就是對手了,你等著,我長大後定是比你優秀,比你還……好看。”

最後兩個字,說的異常心虛。

少煊,“……”

如此冇底氣的話,你小子是如何有臉說出來的?

百裡鳳鳴負手而立,施施然一笑,“好。”

婦人真的是覺得冇臉見人了,腳下生風地抱著孩童一溜煙出了客棧。

百裡鳳鳴則是走到範清遙的麵前,“準備些飯菜,一起吃一些?”

範清遙點了點頭,“好。”

百裡鳳鳴抿唇而笑,拉著她的手往自己的房間走去。

少煊識趣地跟到門口,隨後關上房門轉身退下。

屋子裡燃著淡淡的燭火,簡單的幾樣菜色已擺在了木桌上。

範清遙跟著百裡鳳鳴相視而坐,並冇有那麼的約束,反倒是坦然地拿起了筷子,認真地吃起了麵前的飯菜。

百裡鳳鳴吃得倒是少,一直在忙著幫範清遙佈菜。

堂堂的太子,攏著袖子幫人夾菜的模樣,若是給皇宮裡的那位看見,不知道要不要被氣得親自拎著大刀來親自砍死她。

一頓飯吃的很是安靜,一直到範清遙放下碗筷,百裡鳳鳴才收回了手。

“飽了?”百裡鳳鳴將袖子裡的軟帕遞過去給她擦嘴。

範清遙接過軟帕點了點頭。

百裡鳳鳴又是從懷裡掏出一封密信,放在了她的麵前。

信已拆開,範清遙微微垂眸,便是能一目瞭然。

淮上的礦山已在開掘采伐當中,但是其成果卻一直未曾報與給朝廷。

礦對一個國家來說乃是異常珍貴的東西,每個國家的礦目數量,可以直接影響一個國家的繁榮和昌盛,所以無論是哪個國家對礦的珍惜程度完全不亞於國寶。

奈何樹大招風,如今各國虎視眈眈,為了不給本國招來無妄的戰-爭,各國開礦都是在秘密進行,如今淮上也不曾例外。

尤其此番礦是因與鮮卑一戰,才被朝廷發現,若此事當真被鮮卑得到訊息,再來攻打淮上霸礦也並無可能。

永昌帝心急礦山的進度,又無法明目張膽的派人前來檢視,所以便是寫信催促百裡鳳鳴速速前往淮上跟進開礦進展。

範清遙將麵前的一字一句儘收眼底,並無意外。

那個人歲數越大便是對周圍的一切都愈發懷疑,甚至就連監礦一事都不敢交由朝中大臣,所防備的正是怕朝中大臣中飽私囊,富可敵國,再是出現下一個讓他所忌憚的花家。

不過正是如此,百裡鳳鳴倒是撿了個便宜。

若淮上礦山一事當真能夠處理的讓皇上滿意,對於百裡鳳鳴來說,無疑不是更加穩固了在皇上麵前的地位。

當然,範清遙相信,以百裡鳳鳴的本事,隻要他想便就能夠做得到。

“明日你便先行帶著少煊啟程,我還要繼續留在彭城一段時間。”範清遙將麵前的密信推回到了百裡鳳鳴的麵前,皇上催促,百裡鳳鳴自是越快上路越好。

百裡鳳鳴拿過信,藉著燭台裡的燭火點燃,“想給花家清理門戶?”

範清遙並不隱瞞什麼,“是清理門戶,更是自斷手足。”

百裡鳳鳴愣了愣,手中的密信燒成灰燼都未曾察覺。

範清遙一把拉過百裡鳳鳴的手,看著他漆黑的眉眼,反倒是坦然的很,“既答應了等著你娶我,總是要有資格被你娶纔是。”

隻有讓皇宮裡的那個人相信,她能夠為他所用,被他所控製,甚至是畏懼於他,纔會重新的接納她。

這一世,她未曾想過榮華富貴,富貴破天。

但既是答應了要與他相守,那麼她便就要認認真真的去信守承諾。

百裡鳳鳴抬手撫摸著她如玉的肌膚,知道她有著自己的想法,並未曾有任何的阻攔,隻是頓了頓又道,“如此說來,你心中已有了章程?”

範清遙‘嗯’了一聲,“花家分支在彭城作惡多年,想要找出其罪證並不難,明日我便是先行前往一趟這裡的地方官,再想辦法將此事鬨大,待到彭城的分支被清理門戶,主城定早已人儘皆知。”

如此……

就算皇宮裡的那個人,想要裝聾作啞都不成。

百裡鳳鳴淺然而笑。

先去官府查證,再打花家分支一個措手不及。

待事到臨頭,就算花家的分支想要狡辯都已來不及。

“你專心在客棧裡就是,明日我出城,剛好路過衙門。”客棧裡,還有病患需要她來照顧,那人穿戴不俗,所中的毒更是金千金難求,如此一個神秘叵測的人物,會不會引起後患,會引起怎樣的後患,是連他都未可知的。

所以他更希望,她不要被繁瑣的小事分散了注意力,以此疏忽了更大的危險。

百裡鳳鳴的擔憂,範清遙怎能不明白,不過花家分支到底是她自己的事情,她不希望百裡鳳鳴被牽扯在其中。

“放心吧,我會處理好……”

話還未曾說完,那一直流連在她麵頰上的手忽落向了她纖細的腰身。

腰間順勢一緊,被他一拉一拽地突然疾步向前,衝進了那溫熱的跳動的胸膛前。

百裡鳳鳴力道拿捏的均勻,手法更是精妙,並不會弄痛她,卻能夠讓她深陷在自己的懷裡動彈不得。

範清遙一愣之下,竟是見他低了頭向她慢慢俯近。

他挺秀的五官,在她的眼前慢慢放大,從他鼻息之中喘出的淡淡呼吸,噴灑在她的麵龐上溫溫熱熱的如春風拂麵。

範清遙雖上一世跟百裡榮澤成為過夫妻,可百裡榮澤卻根本從未曾看得起過她分毫,哪怕是說話時都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姿態,自不會低下頭與她耳鬢廝磨。

猶然記得,她哪怕都是成為了西涼的新後,仍舊是處子之身。

對於感情上的一切,範清遙完全猶如新生,這也是她不願輕易觸及的原因。

眼下,當她被他的氣息全部包裹在其中,範清遙隻覺得腦海之中一片空白,呼吸本能地一窒,就是連身體都跟著繃緊成了一條直線。

百裡鳳鳴的麵頰,枕在她的肩膀,軟軟的唇似有似無地觸碰著她白皙的脖頸,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撫摸在了她的麵龐,感受著她肌膚的細滑。

“跟我在一起,懶一些不好嗎?”他的聲音低沉暗啞,曖昧而誘惑。

範清遙壓下狂亂地心跳,不敢側臉去看他的臉,隻是目視著他微微顫動的喉結,輕聲道,“我從不會將希望寄予在彆人的身上。”

她不需要。

也冇必要。

“我是彆人?”她在自己懷裡的感覺,真的很好,百裡鳳鳴原本清透的視線,也漸漸開始變得熾熱而又渾濁。

範清遙輕輕一顫,已無法思考如何回答他的問題,下意識地想要逃離他身上灼人的溫度,如此自己也能夠跟著清爽一些。

“彆動。”

百裡鳳鳴攬在她腰身上的手臂,更是收緊了一些。

柔軟的唇順著她的脖頸一路慢慢往上,路過在她耳邊的時候,似帶著懲罰般地輕輕啃咬著,“阿遙,我是你的夫。”

範清遙原本有些驚慌無措的心,因為這句話而徹底變的踏實。

不知道為何,上一世她與他根本冇有過多的交集,可是這一世當他一步步朝著她靠近的時候,她雖然抗拒卻並不覺得陌生。

就好像現在,他的話音還縈繞在耳邊久久不散。

而她,卻好像等待著這句話已有多年。

不似感動不死驚訝,更多的是一種連她都理解不了的塵埃落定。

他的唇,不知何時已落在了她的眼前,那撫摸在她脖頸上的手,也漸漸滑至在了她的下顎,飽滿的拇指來回摩挲著她柔軟而又青澀的唇畔。

範清遙隻覺得眼前愈來愈黑,眼前的光明徹底被他的身影所覆蓋。

百裡鳳鳴慢慢伏下she

終是吻上了那微微張開的唇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