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這一夜睡得很不安穩。

隔壁的男子仍舊泡在木桶之中,雖有狼牙一直守著,可每兩個時辰便是要起身剪掉他手腕上的血疙瘩。

如此反反覆覆,竟不知不覺的折騰到了天亮。

範清遙再是看了看男子的手腕,見血疙瘩的凝聚速度已明顯開始減慢,這纔是鬆了口氣。

轉身出門,結果就是看見了正要下樓的百裡鳳鳴。

四目相對。

範清遙難得主動上前,“走了?”

百裡鳳鳴抬手輕輕摩挲著範清遙發青的眼瞼,不答反問,“一夜冇睡?”

範清遙‘嗯’了一聲,轉頭看向身邊的房門,“不過好在病情已經是穩定了,想來過了今晚就應該……”

話還冇說完,身體忽被騰空抱起。

範清遙驚愣回神,就看見原本要下樓的百裡鳳鳴,就這麼抱著她回到了她的房間。

輕輕地將她放在床榻上,細心地為她蓋好被子,他纔是輕聲道,“睡吧,等你睡著了我再走。”

範清遙看著在俊秀的眉眼,無聲地點了點頭。

是真的困急了,冇過多久她的呼吸就沉了下去。

百裡鳳鳴微微俯身,在她的額頭上落下輕輕一吻,這纔是起身離去。

彭城並無奉天府,隻有一個衙門坐落在彭城西側的街道中央。

辰時已過,衙門的大門仍舊緊閉著,門口就是連個看守的衙役都冇有。

少煊跳下馬車仔細打量著麵前的紅牆衙門,若不是能夠察覺到裡麵流動的氣息,他都是要以為這衙門是不是倒閉了。

繞回到車窗外,少煊輕聲道,“殿下稍等,屬下這就讓裡麵的人出來麵見殿下。”

“無錫。”百裡鳳鳴合上手中的書卷,起身走下馬車。

少煊跟著百裡鳳鳴一同朝著衙門的台階走了去,嘴上卻仍舊不死心地詢問著,“不如殿下在這裡稍等片刻,屬下先行進去喚人?”

太陽都是曬屁股了,衙門的大門仍舊緊閉,可見這衙門的官員究竟是個怎樣的東西,如果有的選擇,少煊自然是不希望自家的殿下進這麼一個烏煙瘴氣的地方。

再者,以他家殿下的身份,就是讓衙門的知府三拜九叩的出來跪拜著,那都是給了這衙門的麵子。

百裡鳳鳴並不想太過張揚著自己的身份。

再者,如今阿遙在暗花家的分支在明,無論阿遙如何動作都是好動手的,而若是一旦他這邊把事情鬨大,很難不打草驚蛇。

如此一來,阿遙便是就在明瞭。

“在明在暗雖一字之差,意思卻相差甚遠。”

少煊一愣。

不是,就憑清瑤小姐的手段,還分明暗?

百裡鳳鳴一眼便是看穿了少煊的心思,淡淡而笑,“讓她多睡一會。”

少煊,“……”

這個理由還真的是天衣無縫,無懈可擊啊。

“叩叩叩……叩叩叩……”

很快,衙門緊閉的大門被敲響。

身在彭城的衙役都是懶散慣了,過了好半天纔不情願地來開門。

“何人如此大膽!竟敢擅自敲響縣衙門的大門!”

少煊聽著這話都是氣笑了,直接從腰間扯下she

份牌朝著那衙役扔了去,自己看吧,他是真的懶得跟鹹魚浪費口舌。

衙役下意識地接過牌子看了一眼,結果就是這麼一眼,整個人瞬時僵硬在了原地。

這,這是……

東宮太傅的令牌啊!

再是抬眼看了看少煊,衙役纔是看見在少煊的身後還站著一年輕男子。

陽光下,素白的長袍直綴一塵不染,如遠山黛般清雅脫俗,眉宇間似籠著一抹淡淡的煙,遠遠望去平和安寧,可是若是仔細看卻很難發現那張臉上的喜怒之色。

衙役就算是再冇見識也知道,兩者相站,後者為大的道理。

隻是這站在前麵的都已經是東宮太傅了,那站在後麵的豈,豈不是……

衙役幾乎是連滾帶爬地拿著少煊的令牌,一路衝到了彭城知府的麵前。

“大,大人,不,不好了,朝廷來人了!”

正是躺在軟榻上聽著小曲兒的彭城知府猛地坐起了身,再是一看那衙役手中呈上的令牌,趿拉著鞋就往正廳跑了去,急的連官帽都是忘記戴了。

正廳裡,百裡鳳鳴正端坐在主位上。

彭城知府一進門就是狼狽地跪在了百裡鳳鳴的麵前,頭大如鬥地顫顫巍巍請安,“下官給東宮太傅請安。”

少煊眉眼一抽,“這是太子殿下。”

彭城知府,“……”

頭就是更大了。

彭城知府就是絞儘了腦汁都是想不出來,究竟是什麼風把堂堂的太子殿下給吹到了彭城的衙門裡麵。

可如今人都是已經坐在麵前了,頭更大的彭城知府隻能壯著膽子詢問,“不知太子殿下駕到,下官有失遠迎罪該萬死,隻是下官愚鈍,還請太子殿下點撥一二。”

百裡鳳鳴端著丫鬟呈上的茶盞,漫不經心地道,“路過。”

彭城知府除非是傻了,纔會相信這種說辭,“殿下說笑了。”

百裡鳳鳴的俊臉上確實是掛上了淡淡的笑意,“父皇命孤護送鮮卑三皇子離開西涼,孤回城時便剛巧路過了彭城,本來應當昨日便繼續趕路,不過孤卻是在彭城撞見了一件有意思的事情。”

正題來了!

彭城知府跪在地上心虛地低著頭。

隻聽百裡鳳鳴淡聲繼續,“孤也是昨日才知,原來花老將軍的分支竟在彭城。”

彭城知府總算是明白太子殿下為何停下了腳步,更知道如今太子殿下為什麼會出現在他麵前的原因了。

花家的分支確實囂張,不但是仗著主城花家的威嚴,從去年開始更是手頭上寬裕了不少,彭城本就是個小地方,他一個小小的地方官員能有多少的俸祿,所以便是藉著給花家分支擦屁股的便利,冇少拿花家分支的銀子。

隻是未曾想到花家的分支愈發囂張,如今連他這個知府都不放在眼裡。

彭城知府明白,太子殿下既是問了就是已經知道了苗頭,如今他就算坦白從寬,也絕不能再跟著花家分支一鍋攪馬勺。

“太子殿下明察,本官自知並非清官好官,可本官也是迫於無奈才被花家分支所威脅,主城的花老將軍名聲赫赫,如今聽聞花老將軍又回到皇上麵前當差,下官就是一個九品芝麻官,這胳膊如何能掰得過大腿?”

少煊氣得牙癢癢。

這老匹夫到現在還不老實,還妄圖將花老將軍拉下水?

百裡鳳鳴不輕不重地放下茶盞,不拆穿不說破,卻也冇打算放過,“父皇素來節儉愛民,更善體察民隱,今日這事既孤撞見了,總是不好坐視不理,少煊,你去跟著彭城知府將近幾年彭城的案宗拿過來,究竟孰是孰非一看便知。”

很明顯太子殿下這是打算一查到底,不死不休啊!

彭城知府頭大的感覺自己的脖子都是快要撐不住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