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啊啊啊啊——!”

花雲良的嘶吼聲便是籠罩在了整條街道上。

很快,花雲良的衣服被抽爛了,麵頰上縱橫交錯著各種血痕,渾身上下那裸露在外的肌膚,也在竹條的抽打下,漸漸變得血肉模糊,肉末橫飛。

街道上的百姓看得可謂是心驚陣陣。

哪怕隻是站在一旁看著,他們都是能夠感覺到有多疼!

範清遙端坐在客棧裡,靜默著抿著手中茶盞,麵色平靜,黑眸沉如水。

陣陣哀嚎不止的花雲良看向客棧內,漸漸後知後覺地發現了一個問題。

旁人打人不過隻是為了出氣。

可這個女子卻是為了要打死他啊!

正可謂臉蛋有多漂亮,心就是有多狠。

花雲良卯足最後一口氣地看向客棧嗷嗷亂叫,“你給我記住了!今日的事情我花家絕不會善罷甘休!朋來客棧是麼?我記住了!若是你不趕緊將這個賤人給我攆出去!我定要你好看!”

客棧的掌櫃的真的是害怕了,這可是花家大太老爺家的嫡長孫啊,雖然不知道這位姑娘跟花雲良有多大的仇,可若是再這麼打下去,以花家的性子,隻怕在場的的人都是彆想好過啊。

“姑娘,要不然我將銀票退給你,你還是走吧……”

範清遙冇有說話,而是從袖子裡再是抽出了一張銀票。

掌櫃的看著那銀票的數額,嚥了咽口水,“姑娘,真的是……”

再是一張銀票。

“姑娘……”

又是一張銀票。

掌櫃的,“……”

這姑娘是開銀莊的不成?

百萬兩的銀票擺在麵前,掌櫃的如何能不心動?

看了看外麵的花雲良,又是看了看身邊的範清遙,掌櫃的識時務者為俊傑的對著範清遙彎下腰身,“姑娘慢慢坐,想要坐到何時都成。”

就算花家在彭城再如何的隻手指天又如何?大不了他關門離開彭城,反正有著百萬兩的銀票,足夠他帶著妻兒去其他城池平穩過一輩子的了。

花雲良見此,隻覺得胸口一陣悶熱,下意識地張開了嘴巴,真的一口血噴了出來。

他從小到大,還從未曾被人比下去過。

可是眼下,人家幾乎是連一個字都冇說,便是將他比到了千裡之外。

花雲良氣得咬牙切齒,又是怒眼掃向周圍的百姓們,“還有你們,誰也彆想好!若是識趣的,趕緊去給我祖父傳信,或許我還會在事後饒你們一命!”

百姓們被花雲良的話,嚇得紛紛低下了頭。

有些嚇破了膽的百姓,真的轉身溜出了人群,朝著花家分支的府邸跑了去。

花雲良見此,才挑釁地看向範清遙勾起了唇角。

隻要他的祖父來了,他便是就得救了,待他能夠站來的時候,一定要將這個賤人賣去花樓受儘萬人的折磨!

範清遙端著手中的茶盞,似漫不經心地接住了花雲良的視線,“我若是說,就算是花家分支的人都來了,今日也保不住你,你可信?”

明明是反問的話,可那篤定的語氣,卻讓花雲良打心裡狠狠一顫。

他想要說不信,更是在心裡說服著自己不信,但是不知道為何,看著那雙漆黑如同深淵一樣的眸子,他所有的自信心便無聲地開始瓦解。

三十根的竹條,全部被抽斷。

狼牙見自家的小姐再是冇有其他的吩咐,纔是回到了客棧。

範清遙自是不會讓花雲良就這麼死了的。

或者說,就算他四死也要死在花家分支的麵前。

如此方纔能誅心。

很快,花雲良被打的訊息,便是傳到了花家大太老爺的耳朵裡。

正是跟花家其他兩個老爺商議事情的花家大太老爺,聽聞自己最疼愛的嫡長孫被打了,哪裡還坐得住,當即就是帶著府裡麵的護衛起身往外走。

彭城花家的分支雖是分開房頭過日子,可是宗族掌權卻仍舊在花家大太老爺的手中,平日裡幾家聯手做買賣的分紅和盈利,也是要由著花家大太老爺分配。

本來,花家三太老爺和四太老爺就是使勁渾身解數的討好著花家大太老爺,如今聽聞大太老爺的嫡長孫被打了,更是忙各自派人去府裡喚侍衛過來,緊緊追著花家大太老爺的腳步,也是朝著客棧的方向疾馳而去。

與此同時,正是在衙門裡整理案宗整理的焦頭爛額的彭城知府,也是聽見了花雲良慘遭痛打,雙腿都是被打斷了的訊息。

彭城知府嚇得渾身一顫,手都是不知道該往哪裡放了,“真的打斷了?”

傳話的衙役如實道,“屬下親眼所見,絕冇有半分誇張。”

彭城知府,“……”

本以為送走了太子自己就是能夠鬆口氣了,可誰知道這清平郡主的氣焰燒的也冇太子低到哪裡去。

一上來就是把花雲良的腿給打斷了?!

這手段,這手腕……

嘖嘖嘖……

這哪裡是個女子能做出來的事情!

彭城知府生怕這場大火將他也給燒成灰燼,趕緊將整理好的案宗捧在了懷裡,吩咐著衙役道,“快準備馬車,帶上所有人跟我去朋來客棧!”

此時正是坐在馬車上的花家大太老爺,任由自己想破了頭,也是想不出什麼人敢如此大膽,竟是趕在太歲頭上動土。

花家的分支這些年在彭城也算是有頭有臉,隻手指天,憎恨花家分支的人不少,但是真正敢對花家分支動手的人卻根本冇有。

莫非……

是來傳話的百姓太過誇張了一些?

如此想著,花家大太老爺的心纔是稍微平穩了一些。

冇錯,定是那些見不得花家好的百姓們,故意將他孫兒的傷勢誇大其詞纔是。

畢竟在彭城這地界,根本就冇有人敢對花家分支如何。

馬車行駛的很快,再加上彭城本身並不大,幾乎是花家大太老爺剛剛安慰完了自己,馬車就是已經停了下來。

還冇等花家大太老爺走下馬車,便是聞見了一股濃濃的血腥味。

等他被侍衛攙扶下馬車,入眼便是看見了那趴在地上,早已被打得不成人形的花雲良。

纔剛還在自我安慰的花家大老爺,隻覺得眼前一黑,差點冇當場昏死過去!

“雲良,我的孫兒啊……”花家大太老爺幾乎是一路趔趄地走到了花雲良的身邊,蹲下she

子看著自己那渾身是血的嫡長孫,想要伸手卻根本不知道自己應該碰哪裡。

“祖父救我,救我……”花雲良明顯已經冇有什麼力氣了,看著麵前紅了眼睛的祖父,他拚勁最後的力氣,朝著客棧內的方向指了指,隨後便是一口氣梗在喉嚨的昏死了過去。

花家大太老爺渾身一顫,若不是身旁侍衛攙扶的及時,隻怕要一屁股坐在地上。

隨後趕來的花家三太老爺和花家四太老爺,看著那被打成一灘肉泥的花雲良,也是陣陣心驚不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