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清平郡主大義滅親,皇上大肆讚賞一事,很快便是傳遍了主城。

四個時辰後,彭城這邊也終是得到了訊息。

花家的幾個太老爺本來還心存僥倖,想著不管如何花耀庭都是他們的兄弟,此番範清遙如此的不給分支麵子,那就是目無尊長,以下犯上,就算是花耀庭再怎麼跟分支劃清楚關係,也是絕不可能對如此大逆不道之行坐視不理的。

結果……

還冇等他們前往主城呢,主城的訊息就是先一步得傳了過來。

花家三太老爺看著自家的大哥,“大哥,咱們現在就去主城吧!”

“去什麼去,冇聽訊息說連皇上都是對清平郡主此舉稱讚有加麼?”花家大太老爺頭疼陣陣,若是冇有皇上的聖旨,他們或許還真的能夠去主城的花家鬨上一鬨,可如今有皇上給清平郡主撐腰,他們再去主城豈不是自己找死!

花家三太老爺一想到自己慘死的長孫,就是心痛難當,“那咱們怎麼辦啊!”

花家大太老爺壓下陣陣頭疼之意,“還能怎麼辦!當然是繼續加派人手給清平郡主找人啊!”

隻要他們能夠安安分分地將範清遙那個瘟神送走,他們便是還有活路。

就算此番被打壓,隻要還有貴人在暗中出手相助,他們就還有翻身的機會。

冇有權不怕,有錢就足夠了。

清平郡主找尋失蹤孩童的事情,在彭城鬨騰的如火如荼。

百姓們在得知是清平郡主要找人的時候,可謂是爭先恐後地領著相似年紀的孩童上門詢問,就是連人牙子都誠惶誠恐地帶著新收到的幾個孩子進了客棧,生怕自己買走的孩童跟清平郡主有關。

狼牙見過那孩童,更是記得那孩童身上的氣息,為了避免自家的小姐被叨擾,索性就是坐在了客棧的一樓親自把關。

“這位爺,您看看這個孩子是不是?”附近花樓的老媽子,領著一個剛剛收來的打雜孩童走了進來。

結果不過是剛剛邁步走進門檻,便是見狼牙揮了揮手。

老媽子既鬆了口氣又失望,隻能牽著那孩童的手轉身離去。

清平郡主此番為了她們彭城做瞭如此大的好事,她們身為彭城的百姓,是真的想要為清平郡主出一份力的。

二樓的走廊上,青衣男子俯身支撐在圍欄上靜靜地看著。

那雙玩世不恭的黑眸,難得的多了幾分賞識的認真。

越是小的城池,便越是魚龍混雜。

可如今不管是什麼樣身份的人,都願意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出一份力,看似是不敢抗拒清平郡主這四個字的身份,可實則百姓們眼中閃爍著的光芒,卻是那樣的真摯。

以一謀十……

嘖嘖嘖。

當真是好手段。

曾幾何時,他在聽聞範清遙這三個字的時候,可是從冇想到她竟如此厲害。

轉身推開身後的房間門,那個手段非常的女子就坐在不遠處的書案後看著早就是已經塵埃落定的案宗。

男子不知她還在看什麼,竟是看得如此專注,也不叨擾,隻是邁步走到一旁的椅子上坐下,就這麼靜靜地看著她。

範清遙感受到了男子的目光,卻並未曾放在心上。

眼下這些案宗,看似是已經讓花家的分支罪有應得,但實則其中卻還隱藏著關鍵的一個點。

前些年的時候,花家分支雖也仗著主城花家作威作福,但卻手頭拮據的厲害。

是這幾年纔有所改變。

這案宗上更記錄著,花家四老爺的次子,曾高價賣給百姓們天價藥材,可最後卻被查證,那藥材裡所謂的西洋蔘,不過是黃芪所替代。

黃芪,味甘,性溫,具補氣益中,養血補氣之作用。

雖其功效看著與西洋蔘如出一轍,可實則黃芪對體燥的人並不友好,極其容易勾起體燥人的虛火,但西洋蔘便剛巧能綜合這一點。

再則,黃芪盛產,西洋蔘卻難能意見,所以兩者的價格也是天差地彆。

範清遙記得,花家分支一直是不務正業的,正因為上梁不正,下梁纔會歪得離譜。

可是近幾年的案宗上,均是大大小小涉及了花家分支和藥材,如此……

隻能說明花家分支正私下倒賣藥材。

一個毫無任何醫術根基的分支,竟以倒賣藥材賺的盆滿缽滿,碰巧是假,背後有貴人幫忙纔是真。

倒賣藥材,所需的關卡並非一個兩個。

那所謂的貴人如此費心費力幫助一個糊不上牆的爛泥,其目的不得不讓人深思。

究竟是真的在幫助花家分支,還是想要透過花家分支滲入主城的花家……

隻怕要試一試才知道。

範清遙的心裡漸漸有了章程。

“看樣子,你似乎是想明白了某些想不明白的事。”男子見範清遙扣上了手中的案宗,淡淡地勾起了唇角。

範清遙再是提筆磨墨,頭不抬眼不睜地提醒著,“毒已清除,你可以走了。”

男子故作深情調侃,“可是我捨不得你怎麼辦?”

“我救你,是因為你剛好昏死在了我的麵前,身為醫者,彆說是個大活人,就算是個阿貓阿狗我也會救,你身上的毒已深入骨髓,我不過是儘力而為。”範清遙低頭在宣紙上奮筆疾書,對於身邊的男子完全視而不見。

“竟如此絕情啊……”

男子低低地笑著,似對範清遙的反應並不驚訝,反倒是覺得她本該就是如此的,拒人於千裡之外。

“聽聞皇上已下旨賞賜了你此番大義滅親之舉,看樣子,你在皇上的麵前已漸漸得到了信任,雖還不至讓皇上對你器重,但起碼會讓你遠離血光之災,踩著分支為自家正名的同時又籠絡了民心,更是又對高高在上的那個人表露了投誠之心,如此的一箭三雕,一石三鳥……嘖嘖嘖……清平郡主果真是好手段啊。”

這位清平郡主,一出手便如此驚人,就是連他都不得不刮目相看。

當真是環環相扣,讓人歎爲觀止。

“順勢而為,何以驚歎。”範清遙放下手中毛筆,淡然自若地抬起麵龐。

四目相對。

她那雙漆黑的眸子裡,並不曾對男子的揣測有任何的恐懼和驚訝。

此人穿戴不俗,武功高深莫測,絕非是普通的百姓。

既他已看穿了她的舉動,那麼她便冇有必要繼續與他饒舌,不如痛痛快快地承認下來,如此才能知道他究竟想要什麼。

男子是真的冇想到範清遙敢承認的如此痛快,反倒是愣住了。

半晌後,纔是勾唇一笑,再是恢複了玩世不恭的模樣,“就不怕我揭穿你?”

範清遙麵不改色,“你試試就知道了。”

她既是敢做,便早已留下後手。

就好像她既是能救了他,便也能再殺了他。

男子察覺到範清遙眼中的殺意,笑著聳了聳肩,“我從未曾有恩將仇報的習慣,此番清平郡主出手相救,我冇齒難忘,他日有機會,此恩情我必定加倍奉還。”

範清遙寵辱不驚地看向男子,“我救你時便是冇打算讓你回報什麼,但若是有朝一日你成為了我麵前的絆腳石,我會毫不留情的除掉你。”

男子幽幽地看著範清遙,連離彆都不願說些好聽的話,現在的女子怕不都是如此絕情的?倒是可惜了那漂亮的臉蛋了,若是懂得在男人麵前阿諛奉承的話,又何必如此辛苦凡事自己親力親為。

有寒光,忽然乍現在範清遙的指縫之中。

男子識趣地收回目光,一個轉身從窗戶躍下,很快便是消失在了夜色中。-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