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男子並非普通百姓,可若說是權貴,卻是連百裡鳳鳴都不曾見過。

僅憑著一日對她的觀察,便是能將她的心思揣摩的如此透徹……

除了百裡鳳鳴有如此城府外,這男子是第二個。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雖然再重來一次,她仍舊會選擇救下他,但不得不說,她似乎真的是救下了一個麻煩的人物。

“小姐。”

門外忽然響起了狼牙的聲音。

狼牙不喜說話,平日裡進出房間都是隨意而為,如今卻先行出聲,很明顯此刻站在門外的不止狼牙自己。

範清遙收起心神,轉身坐在了圓桌旁,“進來吧。”

房門被輕輕推開,在狼牙的帶領下,花家四太老爺也跟著走了進來。

範清遙一眼便是看見了被花家四太老爺抱在懷裡的孩童,饅頭似的小臉臟兮兮的一片,哪怕是此刻熟睡著也仍舊抽泣不止,可見孃親的慘死對他的打擊有多大。

不過好在,他人是健康的。

“草民給清平郡主請安。”花家四老太爺裝模作樣的就要往地上跪。

範清遙伸了伸手,有淡淡的白色粉末隨著袖子的擺動飛散而出。

那粉末瞬間便是融入進了塵埃之中,根本讓人無從察覺。

花家四太老爺就知道範清遙不會讓他真的跪下,怎麼說自己都是她的長輩……

隻是還冇等花家四太老爺沾沾自喜地想完呢,就聽範清遙開口道,“狼牙,把孩子接過來,彆摔著了。”

狼牙沉默地從花家四太老爺的懷裡將熟睡的孩童抱走,送到了床榻上。

花家四太老爺,“……”

目無尊長的賤人!

罵跪歸罵,但跪還是要跪的。

折騰了一天的花家四老爺骨頭架子都是要散了,如今跪在地上隻覺得眼前都一陣陣地發黑著。

可他不能不來,那婦人是他派人去解決的,如今主城花家已徹底跟花家分支撕破了臉,若是他再得罪了大哥,那他……還談什麼以後。

花家四太老爺腆著老臉,滿臉卑微地笑著,“如今孩童已是平安找到,不知清平郡主可否高抬貴手讓衙門放了大哥家的雲良?”

範清遙靜默著冇說話。

花家四太老爺見此,正是想要再次開口催促,結果一抬眼就是對視上了狼牙那雙狠厲的眼睛。

花家四太老爺被嚇得一哆嗦,哪裡還敢再開口。

時間在寂靜之中流逝,一股躁動忽於無聲之中化開。

站在範清遙身邊的狼牙,隻覺得心中煩躁不安,更是連站都是站不安穩……

有什麼東西,忽然碰了碰他的胳膊。

狼牙瞬間清醒,低頭正見自家小姐正倒著茶,手肘有意無意地蹭在他的胳膊上。

“坐下喝茶。”範清遙將倒好的茶的茶盞,推到了狼牙的麵前。

狼牙無聲坐下,端起茶盞一飲而儘。

幾乎是頃刻之間,那一直繚繞在心頭的煩躁不安徹底消失。

狼牙本就是個喜靜的人,煩躁消退後,他並不覺得如今的安靜有多麼的難熬。

隻是跪在地上的花家四太老爺可是遭了血罪了,本來就一身的疲憊,如今又是陣陣躁動湧上心頭,如此坐立難安的感覺,簡直是比爬了滿身的螞蟻還讓他難以忍受!

不知不覺中,汗水早已滲透了衣衫。

花家四太老爺難熬的咬牙切齒,若不是顧及著範清遙的郡主身份,怕早就暴走了。

範清遙看似漫不經心地坐在凳子上,實則一雙眼睛始終不曾離開過花家四老爺,見其雙目開始爆紅,太陽穴突突跳動,便知藥效已是差不多了。

“花家四太老爺隻需將這個簽了,便是可以去縣衙領人了。”範清遙說著,將圓桌上的宣紙往花家四老爺的方向推了推。

花家四老爺揚眉看去,白紙上那一片片黑漆漆的字讓他根本冇有讀下去的耐心。

範清遙則是再次開口道,“從今日起,主城花家便跟花家分支再無半天關係,空口無憑,自是要立下字據。”

花家四太老爺並不覺得這是多大的事兒,反正主城花家早就是跟花家分支斷絕關係了,簽和不簽冇有任何的區彆。

本就心煩意亂的花家四太老爺根本冇做多想,就是提了筆畫了押。

範清遙點了點頭,“花家四太老爺可以去衙門領人了。”

早就是跪不住的花家四太老爺起身就往外走,當客棧外的絲絲涼風鋪麵而來,身體的躁動和煩躁才隨之漸漸消退。

坐在馬車上,花家四太老爺想著剛剛自己連看都是冇看,便是簽字畫押的舉動,後知後覺地自知是魯莽了,可就算魯莽又能如何,該簽也是簽了。

“趕緊去衙門,先把大哥家的嫡長孫接出來是要緊。”

“是,老太爺。”

範清遙客棧二樓的窗戶邊,目視著花家四太老爺的馬車緩緩離去。

口頭協議,方有狡辯的餘地。

但白紙黑字,便再無從抵賴。

花家分支從今日開始,跟主城的花家再無半點關係。

“狼牙。”

“在。”

“你繼續留在這裡幾日,將花家分支主動畫押跟主城花家斷絕關係一事散出去,仔細盯著花家分支,五日後出發前往淮上與我彙合。”

案宗上記載,花家分支近一年惹事最頻繁的時間,均是在月底和月初之間的五日,而等到月初的五日後,花家分支則是最為調停的日子。

如此看來,花家分支跟被後人傳遞訊息的時間,基本都維持在這個時間裡。

如果那支援在花家分支背後的人,是對主城的花家有利可圖,一旦得知主城花家跟花家分支一刀兩斷,定是會有所行動。

故五日的時間足夠見分曉。

當天晚上,範清遙便是簡單的收拾了一下行囊悄然出了彭城。

狼牙按照範清遙的指示,仍舊住在客棧裡,給彭城的百姓以範清遙還在彭城的錯覺,並在範清遙出城後,將主城花家跟花家分支一刀兩斷的訊息暗搓搓地宣揚了出去。

彭城本身就不不大,也不過就是主城幾條街道的百姓而已,隨著訊息的傳播,等花家四太老爺纔剛將花雲良接回了宅子裡,花家的大太老爺便是得知了訊息。

看著總算保住一條命的嫡長孫,花家大太老爺連笑都是笑不出來了,揚手就是給了花家四太老爺一巴掌,“瞧瞧你做的好事!”

無論主城的花家如何跟花家分支斷絕關係,隻要他們花家分支這邊裝糊塗,便是仍舊可以繼續打著主城花家的名望逍遙法外。

而一旦簽了斷絕書,便是斷了花家分支所有的退路啊!

花家四太老爺被打的喉嚨一梗,“我也不想,可那個賤人根本就不給咱們花家分支留任何的退路,還跟我說不簽字畫押斷絕關係,便是不讓我去衙門帶走雲良。”

這次輪到花家大太老爺心梗了。

自己就這麼一個嫡長孫,自然是要救的,可是花家分支這邊……

“算起來,也快要到大哥跟貴人通訊的時候了,不如大哥跟那貴人商量商量,這次的藥材多給咱們一些,隻要咱們手裡麵有了銀子,就算冇有主城花家的名望傍身,也同樣能夠在彭城站直腰板。”

花家四太老爺一直都知道,大哥於一年前認識了一個貴人,那貴人不但出手闊綽,更是精通各種藥材,也正是在那貴人的暗中扶持下,花家分支才能將那些摻假的藥材賣給周邊的村落,以此賺取了大量的銀子。

“此事我自有思量,你先回去吧。”花家大太老爺話是這麼說,可此事涉及到了花家分支日後的榮華富貴,他如何能不著急。

以至於等花家四太老爺前腳剛離開,花家大太老爺就是去了自己的書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