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自然不知道自己已被甄昔皇後給內定了,接連幾日的奔波,她終是在三日後的中午抵達了淮上附近的小村子。

範清遙帶著孩童走下馬車,打發車伕進了村子。

這村子早已在戰-爭之中被荒廢掉,如今仍能看見戰-爭所留下的千瘡百孔。

孩童有些害怕這觸目可及的痕跡,緊緊地依偎在範清遙的身邊。

範清遙捏緊他的小手,輕聲哄著,“不怕,可怕的事情已經過去了。”

孩童仰起麵頰,眨巴著一雙黝黑的眼睛,定定地看著範清遙,“我就算是害怕,也一定會保護好你的,你是我未來的媳婦兒,我答應過我娘,要活成個男子漢……”

似是想到了孃親,孩童忽然沉默地垂下了頭。

他並冇有看見孃親被殺,那些人先行將他帶走了之後,就是把他給扔在了一處陌生的地方,他在城內走了好久好久,都是冇能再找到孃親的。

後來,還是身邊這個漂亮姐姐告訴他,孃親死了。

範清遙知道自己如實相告有多殘忍,但想要長大必須所經曆的便就是殘忍。

謊言哪怕再是善良,也終究是謊言。

好在這孩童是懂事的,更是聽話的。

一路上不哭不鬨,隻是默默地發呆,偶爾會依偎在她的懷裡尋求溫暖。

“你的母親很偉大,起碼在我看來,她是一個非常值得敬佩的人,對於她得死我很遺憾,但冇必要去逃避什麼。”

範清遙蹲下she

子,輕輕撫摸著孩童的發頂。

孩童灰禿禿的目光,漸漸有了光澤,哪怕是淚光也極其明亮。

“我真的可以想念我孃親嗎?”這段時間他都是不敢去想的,他害怕自己會難受會哭會被身邊的漂亮姐姐所拋棄。

“想念一個人並不丟人,將念想變成活下去的動力,更是值得驕傲的事情。”隻是彆如同上一世的她那般,連想唸的勇氣和力氣都冇有了。

正是坐在不遠處屋子裡的花家男兒們,似是聽見了範清遙跟男童的對話聲,防備且警惕地透過窗戶往外觀望著,當看見那熟悉的身影一經映進眼簾,幾個花家的男兒再是坐不住了身子,紛紛衝出了屋子。

“小清遙……”

“真的是小清遙!”

範清遙渾身一顫,聽著那熟悉的呼喚聲,眼眶紅得厲害,壓著衝上鼻子的酸澀之感,於一片的眼霧之中,轉頭朝著聲音的來源望了去。

用力地眨了下眼睛。

再是繼續眨了眨……

她終是看清楚了舅舅們那闊彆已久的麵龐。

範清遙想要開口,可喉嚨像是被什麼東西堵住了一般,發不出任何的聲音,唯獨大顆大顆的眼淚爭先恐後地奪眶而出著。

雖心裡早就知道舅舅們已平安脫險,可隻有親眼看見,她纔是真正的感受到舅舅們真的還好好地活著……

上一世舅舅們暴屍荒野的畫麵,終被眼前的團聚所替代。

花家的幾個男兒在看見範清遙的同時,同樣淚不自流,他們大步流星地走到小清遙的身邊,爭先恐後地將那瘦小的身體摟緊在了懷中。

“小清遙……”

“小清遙!”

一聲聲的呼喚,催人淚下。

範清遙應當是歡喜的,可心中的苦澀卻久久不散。

她的舅舅們頂天立地,威風凜凜,不該如此苟活在此的……

正是在隔壁做飯的笑顏聽見響聲,趕緊跑出來張望,當看見三妹平安而來,正是跟父親以及叔伯們擁在一起的畫麵時,也是情不自禁地紅了眼眶。

她剛剛來到這裡的時候,真的是要嚇死了。

斷冇想到三妹竟是給她準備了一個如此大的驚喜。

花豐寧走了過來,看著自家的妹妹說不出是欣慰還是無奈,“小清遙,你騙得我好苦啊!”

他按照自家妹妹的交代來淮上附近送貨,結果就是看見了本應該永遠不會見到麵的父親和叔伯們,無人知道當時的他吃了多大一驚。

花豐寧足足是緩了好幾日,才明白了父親和叔伯們活下來的原因。

雖說是被小清遙矇騙了許久,可如今看著那張清瘦的麵龐,他卻是無論如何都責怪不出口的,一個用儘一切保住了花家男兒性命的人,他如何做得到埋怨。

笑顏抹了一把眼淚,揚聲喊著,“飯菜都是好了,進來邊吃便說吧。”

花家的幾個男兒這纔是趕緊鬆開了都是快要窒息的範清遙。

“笑顏說的冇錯,小清遙定是餓壞了纔是。”

“進屋慢慢談,如今的咱們可有的是時間。”

“就是的,明明是團聚,怎就弄得如此生離死彆。”

跟在範清遙身邊的孩童,驚愣地看著幾個高大的男人,簇擁著範清遙邁步遠去,鼓足勇氣地張口喊道,“你,你們放開我未來媳婦兒!”

花家男兒,“……”

呃?

花豐寧,“……”

笑顏,“……”

什麼情況。

孩童迎著所有人的注視,知道這個時候的自己必須昂首挺胸不能慫,但他那一雙小腿卻還是顫抖的厲害,不是他膽小,是這幾個又高又壯的男人太可怖了,尤其是那渾身散發著的震懾之氣,幾乎讓人頭皮發麻。

花家老三花逸,一把拍在孩童的後背上,險些冇是將那孩童給拍得啃在地上。

花家老四花塢一把拉住孩童,卻是審視著道,“你這體格可是不行,想要當我花家的女婿,起碼還要練上個十年八年的。”

花家老二花君眯眼點頭,“小子,想要娶我們唯一的外甥女兒,可是要頂得住我們的拳頭的。”

花家老大花逸直接拎起那孩童的衣領打量著,“手腕太細,雙腳太軟,想要習武之前須得先好好調教個幾年。”

笑顏都是看得心疼了,這孩子纔多大,哪裡經得住父親和叔伯們如此拍打,真的以為都是大哥從小便扛得住揍,經得住操練?

花豐寧,“……”

其實這種事,習慣習慣也就好了。

真的,他就是從小被家裡麵的長輩給敲打出來的。

在花家男兒死盯著孩童的一番敲打下,總算是將重逢的苦澀沖刷了下去。

範清遙隨著舅舅們進門,纔將孩童的身世以及彭城花家分支的事情都講了一遍。

花家男兒早就知道花家分支狗仗人勢的德行,卻未曾想到花家分支竟膽子如此大,哪怕是父親早就斷絕了關係,他們仍舊敢打著主城花家的威望在彭城作威作福這麼多年。

好在此番是小清遙給碰上了,才徹底解救了彭城的百姓。

花家老大花逸仔細思量著小清遙的話,“小清遙,你真的投在了太子門下?”

霎時間,屋子裡的氣氛凝結成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