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時間在夜色的寂靜之中慢慢流逝著。

百裡鳳鳴微微收回眺望的黑眸,似若有所覺地側眸而望,當看見那抹站在窗邊的清瘦身影時,薄薄的唇勾起了一個淺淺的笑容。

他折腰躍下屋簷,步步朝著她的方向走來。

範清遙看著他一身的寒露,微微皺眉,“怎得一直在那裡坐著?”

在站定於窗外與她四目相對時,再是溫柔一笑,“想你了。”

範清遙呆滯一怔,半晌纔是道,“太子殿下,有病須得吃藥。”

百裡鳳鳴黑眸半彎,是從不曾有過的輕鬆笑容,“今日礙於長輩們在場,不得與你太過靠近。”

原來,是怕她多心。

範清遙知道,以她跟百裡鳳鳴現在的關係,百裡鳳鳴大可以直接跟舅舅們以迎娶她作為條件,讓舅舅們徹底放下戒心。

畢竟,冇有比她當太子妃,更能讓舅舅們對百裡鳳鳴放心的了。

但是百裡鳳鳴卻寧願傾儘所有,也隱瞞下了她和他之間的關係。

“你覺得我會想不開?”範清遙挑眉看著窗外的俊秀眉眼,這種事情若是放在其他的女子身上,怕怎麼也要難過的吧。

畢竟是心愛的男子在長輩麵前隱瞞了一切。

但是範清遙卻不會,或許是活得太久了,看得也就通透了。

“我倒是寧願你會想不開,如此我也不算白跑一趟。”百裡鳳鳴無奈地歎了口氣,她就是太聰明瞭更太通透了,所以很多事情甚至不需要他說明,她便是就已經想到了。

如果今日他坦白了和她的關係,雖是能夠安撫花家男兒,可他想要給她的感情卻也就是跟著變質了。

他隻是想要娶她,僅此而已。

範清遙心裡暖得厲害,“百裡鳳鳴,我既是信了便堅定不移。”

百裡鳳鳴難得見她如此直視自己的雙眼,反倒是有些不自在的黑眸半垂。

範清遙抿唇而笑,她倒是冇想到,這個黑到冒泡的男人,也有害羞的時候呢。

腰間忽然被一雙手臂扣住,範清遙整個人都是朝著窗外傾了去,意料之內的疼痛卻並冇有襲來,等待著她的卻是那熟悉又陌生的唇畔。

範清遙呆愣當場,感受著唇上的軟糯觸碰,心臟跳動的有些厲害。

月色下,一抹紅潤盛開在了範清遙的麵頰。

不知過了多久,那唇才慢慢劃落在了耳邊,骨節分明的手指,輕輕摩挲在她那微燙得麵龐,“如此,我們便是相得益彰了。”

範清遙,“……”

這男人果然是黑心黑肺的很。

百裡鳳鳴鬆開懷中的她,將自身的大氅解開披在了她的肩膀上。

範清遙無語凝視著窗外的俊美男子半晌,終是無奈淺笑,心情也是完全的放鬆了下來,他便就是有這種本事,總是能夠讓她忘記所有的煩惱,沉浸在他的一顰一笑之中。

夜色更濃,星光更加璀璨。

“百裡鳳鳴。”範清遙輕輕地喚著他。

“嗯,去睡吧,我再陪著你一會。”百裡鳳鳴欣長的身軀斜靠在窗欞旁,低低地應了一聲,懶散的聲音裡,似如同以往一般的漫不經心。

範清遙並未曾推辭,“好。”

明日還有的忙碌,總是不好浪費太多的經曆。

回到床榻上的範清遙緩緩閉上眼睛,這次終是再無噩夢。

雖花家男兒已是決定暗自收兵練兵,可此事說來輕鬆,做起來卻並非易事。

百裡鳳鳴深知皇上的信任絕不可浪費,所以暫時的幾日並不曾大肆讓皇上繼續調動人手挖礦。

哪怕曆代朝廷開礦,死傷的人遠遠超乎了戰場。

但若想要讓多疑的皇上完全放下戒心,大肆分派人手抵達淮上,還需要一個契機。

所以此事絕不能急。

花家男兒趁機將現在所居住的村子擴大,於村子後方開脫出了一個練兵場。

花豐寧鶴笑顏也跟著忙碌其中,各司其職不亦樂乎。

範清遙看著笑容和希望再次洋溢在了舅舅們的臉上,心裡也是鬆了口氣的。

人總是要有希望才能夠活得更加光彩奪目。

範清遙並不能在這裡逗留太長的時間,所以趁著自己還在淮上的這段日子,整日帶著笑顏奔波於附近的各個山丘,將所有的藥材一一記錄在案。

五日後,狼牙抵達淮上與範清遙彙合。

狼牙生性淡然,哪怕是知道了花家男兒還活在世上的訊息,也並不曾如何驚訝。

反倒是範清遙從狼牙的口中得知了花家分支那邊的訊息。

隻是讓範清遙冇想到的是,那個送信的人竟前往的是雲溪鎮。

一個雲月公主,一個範雪凝。

這兩個人對花家都是有著根深蒂固的恨意。

所以是什麼樣的理由,讓她們暗中聯絡花家的分支已不重要,重要的是範清遙知道她們已斷了繼續跟花家分支聯絡就足夠了。

狼牙的抵達,更是催促了範清遙的啟程。

第六日早上,範清遙便是坐上了回主城的馬車。

花家男兒站在村子口,看著坐在馬車裡的小清遙,冇有一人眼露悲傷,因為他們心裡很清楚,這次的離別隻是暫時的,很快他們一家人便是能夠真正的團圓了。

反倒是笑顏,一直隔著車窗拉著三妹的手,“真的不需我陪著你一同回去?”

路上總是要有個姊妹在,纔是好照應的。

再者,孃親那邊她說走就走,如今更是直接留在了淮上,隻怕以孃親的性子,不知要說出什麼話來傷害自己的三妹。

範清遙笑著拍了拍笑顏的手,“二姐無需擔心,二舅娘那邊我自會交代好。”

語落,當先垂落了車簾。

雖說淮上距離主城並不遠,可舅舅們存活在世的事情,自是越低調越好,這次的分彆不知何時還會相見。

離彆便就是如此,越是不捨便越是不捨。

而隻有舍,方纔有得。

範清遙壓下心中酸楚,吩咐趕車的狼牙,“走吧。”

在花家男兒的目視下,狼牙蕩起手中馬繩。

馬車在狼牙的駕駛下,速度極快,隻是很快那疾馳的馬車,便是有了減速的征兆。

與此同時,狼牙的聲音輕輕響起,“小姐,是太子殿下。”

範清遙抬手挑起車鏈,果然在淮上城外的一處涼亭裡,看見了一抹白影。

凡是離開淮上前往主城,這條路是必經路,而朝廷會在每處城池和另一座城池的必經路上修建一個簡易的涼亭,方便家人離彆,亦或是迎接。

範清遙走的早,日頭還未曾完全升起來。

百裡鳳鳴便就這般迎著朝陽,目視著遙遙而來的馬車。

他早就算到了範清遙今日會離開淮上,更是早早地就來此處候著,但他卻並未曾告知範清遙什麼。

雖此處是淮上,卻不得不防隔牆有耳。

如今他跟範清遙的事情未曾定下,更不曾公開,自是越低調越好。

範清遙自然也是清楚這個道理的。

“小姐,可需停下馬車?”

“無需,繼續走。”

皇宮裡的那個人纔剛對百裡鳳鳴稍有信任,她絕不能親手毀了這一切。

透過車窗,看著涼亭那修長的身姿,範清遙微微勾唇,未曾再有任何動作。

四目相對。

百裡鳳鳴薄唇動了動,卻未曾發聲。

可饒是如此,範清遙也讀懂了他的意思。

他說,等著我。

馬車與涼亭一閃而過,範清遙收回目光,靠坐在了軟榻上。

抬手,撫摸著衣衫裡的貼身玉佩,纔是安心地閉上了眼睛。

她自然是會等著他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