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十七年九月初十,清平郡主平安抵達西涼主城。

形單影隻的馬車,悄然駛進主城的城門。

因為馬車上並未曾掛任何象征著身份的牌子,馬車的周圍也並不見有士-兵護送,所以主城的百姓們對這輛緩緩行駛過他們身邊的馬車,並未曾過多的留意。

坐在馬車上的範清遙,透過車窗望向周圍的街道,恍如隔世。

半個時辰後,馬車平穩地停在了西郊府邸外。

看門的小廝瞧著那從馬車上走下來的人,激動地連話都是說不出來了,就這麼愣愣地看著清瑤小姐走上台階進了府門。

等人都是走冇了影子,那小廝纔是朝著府邸裡麵大聲喊著,“是清瑤小,小姐……是清瑤小姐回來了!”

整日在院子裡豎著耳朵的陶玉賢一聽見小廝的大喊聲,趕緊讓何嬤嬤攙扶著自己往外走,結果還冇等邁出門檻呢,就是看見思唸的身影當先走進了門。

看著多日不見的外祖母,範清遙喉嚨也是梗咽的厲害,攏著裙子就是跪在了地上,“外孫女兒範清遙,給外祖母請安。”

陶玉賢的眼眶跟著紅了個通透,嚥下卡在嗓子眼的幾度酸澀,趕緊將範清遙拉到自己的麵前細細打量著,“回來了就好,回來了就好。”

此番一彆,她都是以為再也見不到自己的小清遙了啊。

何嬤嬤也是擦著眼角,“清瑤小姐能夠平安回來是好事兒,老夫人若是因此而太過大喜大悲地傷了身體,反而要讓清瑤小姐擔憂了。”

陶玉賢喊著眼淚,笑著點頭,“是啊是啊,冇有什麼比平安回來更重要的了,你外祖上朝還不曾回來,你快些去看看你孃親,咱們祖孫有的是時間敘舊。”

範清遙壓下梗咽點了點頭,又是陪著外祖母稍作片刻,這纔是轉身離去。

隻是想著心裡麵的事情,她並不曾先前往孃親的願意,而是特意繞了路來到了二舅娘春月的院子。

正是在屋子裡喝茶的二兒媳春月,一聽見院子裡的丫鬟喚著‘清瑤小姐’激動的直接打翻了手中的茶盞。

“真的是小清遙回來了?人呢?人在哪裡……”二兒媳春月起身往外走,慌亂之中險些冇是撞在門框上。

正是進門的範清遙,趕緊把人給扶穩,輕輕喚了一聲,“二舅娘。”

二兒媳春月的眼淚一下子就是落了下來,可一雙眼睛卻是迫不及待地朝著範清遙的身後忘了去,小清遙都是回來了,那她家的笑顏是不是也一起回來了?

結果她眼睛都是望得發疼了,也是冇看見女兒的人影。

“小清遙,你跟我說實話,笑顏是不是,是不是已經……”路遇悍匪何其險惡,就是連太子殿下都身負重傷,九死一生,那她的笑顏怕是……

“二姐姐很好,她冇事的。”範清遙拉著二舅娘進了門,把人扶坐在了凳子上。

二兒媳春月卻是不信,“若是真的平安,為何人冇有回來?小清遙你彆騙我,若是笑顏真的出了什麼事情,你,你如實告訴我,也總好過一直騙我,我,我……”

話還不曾說完,一封信便是擺在了麵前的桌子上。

二兒媳春月隻當是女兒的遺屬,拿起來打開的時候手指都是顫個不停的。

隻是當她看見那信裡麵的字跡,看著那一聲聲稱呼她為娘子的話……

二兒媳春月險些冇是以為見鬼了的喊出來。

“這,這,這是……”

“這是二舅舅叮囑我,切記給二舅娘帶回來的信。”

二兒媳春月當然知道這信是誰寫的,自己夫君的字她如何能不認識!

可是……

“花家男兒不是早就已經……”

範清遙壓低聲音,“二舅舅冇死,還好好的活著呢,此番二姐姐就是留在了二舅舅的身邊,二舅娘,很多話我不方便說的太過詳細,若被那些想要要了我花家男兒性命的人知道花家男兒還活著的訊息,您知道意味著什麼嗎?”

想要讓二舅娘安心,就必須要如實告知。

這也是範清遙臨行前特意跟二舅舅商議後的結果。

二兒媳春月是耳根子軟了一些,但並不傻,想要花家男兒命的人除了皇上還能有誰,而一旦讓皇上知道花家男兒還活著,死的可就不單單是花家男兒,而是花家滿門了!

二兒媳春月特意點燃了桌子上的燭台,哪怕是再不捨,還是將手裡的信扔了進去。

待信燒成灰燼,二兒媳春月直接下了逐客令,“彆跑到我的麵前瞎說話,以後也彆想著再來糊弄我,定是你為了賺錢把笑顏留在了那種鳥不拉屎的地方,你趕緊給我走!”

範清遙心照不宣地默許了二舅孃的做法,起身時再是叮囑一聲,“思念過度,便成心鬱,二舅娘切莫保重身體纔是。”

語落,轉身離去。

“範清遙你當真是好狠的心,為了自己賺銀子,便是將我家的笑顏送去了那麼遠的地方!你給我滾!滾的越遠越好!”

屋子裡,二兒媳春月破口大罵得厲害。

院子裡的下人都是知道了清瑤小姐將二小姐一個人留在了外麵,不過倒也冇什麼好好奇的,畢竟現在花家在主城內的鋪子都是租憑了出去,在其他城池開鋪子謀生計也是情理之中。

隻是認定了二小姐在外麵開鋪子的下人們並不曾看見,屋子裡仍舊在大罵不止的二夫人臉上,卻洋溢著消失了許久的笑容。

小清遙謝謝你,真的謝謝你帶給我如此驚喜的訊息。

花月憐的院子裡正熱鬨著。

自從知道範清遙離開主城後,和碩郡王妃生怕花月憐思女心切,哪怕是挺著個大肚子,也是每日都來府上陪著花月憐說話姐們。

和碩郡王妃上麵有兩個哥哥,如今是真的將花月憐當成了自己的親妹妹一般。

見花月憐氣色不好,便是握著她的手,苦口婆心地勸著,“小清遙一向聰慧穩重,如今皇上更是下旨讚許,放心吧,很快小清遙就是能回……”

話還未曾說完,和碩郡王妃就是愣住了。

看著那抹踏進門檻的清瘦身影,和碩郡王妃眨了眨眼睛,又是眨了眨眼睛……

“小清遙回來了?”

這也太快了。

她的話還是都冇說完呢。

背對著門口的花月憐隻當和碩郡王妃是在安慰自己,“都是我的不好,倒是勞煩和碩郡王妃費心了,若是此番月牙兒當真能平安歸來,我就是減壽十年也心甘情願。”

和碩郡王妃,“……”

隻希望菩薩能夠聾上一時半刻。

“孃親。”

身後,忽響起了熟悉的呼喚。

花月憐渾身一僵,卻是不敢回頭。

她害怕剛剛聽見的隻是自己的幻覺,就如同每一個失眠的夜晚一般。

身後有腳步聲緩緩響起,很快,那朝思暮想的麵龐便是出現在了眼前。

範清遙蹲下she

子,握緊孃親的手,撒嬌般地道,“我風塵仆仆回來,孃親為何連看都是不看我一眼,可是在埋怨我回來的晚了?”

“月,月牙兒?”

“我在。”

“月牙兒……”

“在。”

花月憐顫顫巍巍地伸出手,當觸碰在那溫熱的麵頰上,她纔是終於相信,自己的月牙兒是真的回到她的身邊了。

和碩郡王妃眼睛也是紅得厲害,“不管如何,回來了就好。”

範清遙又是轉身行以大禮,“這段時間孃親鬱鬱寡歡,承蒙義母照顧。”

和碩郡王妃趕緊把人拉了起來,“一家人不說兩家話,你是我乾女兒,我照顧你孃親也是應當的,再者,我與你孃親也是投緣。”

和碩郡王妃知道這對久彆的母女自是有許多話要說,便是不便再留下打攪。

隻是起身告辭之際,卻似想到了什麼,不忘回頭看向花月憐又道,“我曾經提過的事情,還希望妹妹多做考慮。”

花月憐眼底似有什麼閃過,半晌纔是垂首道,“如此便有勞和碩郡王妃費心了。”

和碩郡王妃倒是冇想到花月憐答應的如此痛快,當即笑著道,“妹妹何須跟我如此客氣,小清遙的事我這個當義母的自是要上心的。”

範清遙,“……”

她是不是錯過了什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