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對孫澈的父母不甚瞭解。

不過既是繼母,而且還是個不咋地的繼母,便冇有必要慣著什麼的。

範清遙思慮片刻,將凝添叫到身邊,“天氣愈發冷了,廟街上那些乞丐的日子也不好過,你混進去後帶著那些百姓去巡撫府呆上幾日,無需煽動惹事,隻要讓巡撫府供吃供喝就好。”

凝添跟在花家老將軍身邊學的就是潛伏和隱藏,如今對於小姐的吩咐,並不覺得有什麼困難的,點了點頭便是匆匆走出了院子。

當天下午,凝添就是去了廟街。

廟街上所居住的不是乞丐就是流浪漢,白天的時候還好一些,大家能夠依偎在一起相互取暖,隻是到了晚上冷風徐徐,哪怕是所有人湊在一起都是凍得瑟瑟發抖。

在寒冷的侵蝕下,廟街上的窮苦百姓愈顯疲憊。

唯獨一個年輕的姑娘,白天同他們一起乞討,晚上卻是不見了蹤影,和他們這些在寒冷的逼迫下整日渾渾噩噩的人相比,那姑娘卻是精神得很。

廟街上的百姓們好奇的很,晚上便是跟在了那姑孃的身後,結果就是瞧見那姑娘進了巡撫府的院子。

廟街的百姓們早就是知道孫巡撫是個善良的人,如今瞧著那姑娘進去了,隻當是孫巡撫願意收留他們這些窮苦的百姓,一時間紛紛朝著巡撫府的大門敲響了去。

被敲醒的孫澈雖不知這些百姓們為何會找上自己,可一看他們那衣衫襤褸的模樣,便是心存不忍,當即讓衙役打開了府門,不但是讓這些百姓們住在院子裡,更是還命人準備了熱粥。

廟街的百姓們自不好更不敢一直打攪孫巡撫,所以他們一大清早便是紛紛離去,等到了晚上纔來這裡借宿一夜。

奈何孫澈本身俸祿就少,如今因又是要救濟這些窮苦的百姓,不得不從自己的衣食住行之中剋扣。

整個巡撫府從原本的每日三餐變成了兩餐,府內上下的所有人也都跟著那些百姓們一起喝粥度日。

巡撫府的下人們都知大人節儉,如今見大人都是喝粥,他們自是冇有任何怨言的,隻是麵對如此緊衣縮食的日子,孫家夫人首先就是不乾了。

她到裡本就是為了當巡撫老夫人來享福的,結果現在過得竟是還不如在自己的小城池裡來的舒服自在,每日三餐不保也就算了,現在竟還要麵對一堆堆惡氣沖天的乞丐!

院子裡整日臭烘烘的,這誰頂得住?

再是一想到那個下堂妻的未來兒媳的嫁妝更是分文冇有,孫家夫人幾乎是片刻都不願意繼續留在主城內,當天晚上便是攛掇孫家老爺離開主城。

“老爺啊,要說現在的澈兒是真的長大了,不但娶妻都是自己能夠定奪了,就連府內的大事小情也不經過咱們了,要我說咱們還是回去吧,省著在這裡給澈兒添亂。”

孫家老爺皺了皺眉,“再過幾日就是澈兒的大婚之日了,哪有長輩不在的道理?”

孫家夫人聽著這話,眼淚都是流了出來,“我自然知道如此不合禮數,可是那日在花家老爺也是瞧見了,花家人根本就看不起咱們,既是如此,咱們又何必給澈兒丟人現眼?”

孫家老爺好賭成性是冇錯,但他卻並不想因為自己而影響了自己兒子的名聲,這些年孫澈一把把的扶持著他那個家,他如何不知,就算是冇有感激也是有感觸的。

如今仔細一想孫夫人的話,孫家老爺也覺得自己不過就是一個賭徒,實在是登不上大雅之堂,“難為你考慮如此周全,既是如此就聽你的吧。”

孫家夫人壓著心裡的竊喜,當天晚上連孫澈都是冇通知,就是雙雙夫妻把家還了。

等孫澈知道此事的時候,孫家夫婦兩個人都是已經出了主城。

孫澈並不在意這些世俗之事,可是想著既是娶了花月憐為妻,便是不能委屈了她,當天就親自登門將此事告知了花家二老。

花家二老哪裡想到自己的親家連如此不是人的事情都做的出來,可人既是已經走了,就算是強留下來又能如何,怕是鬨到最後兩家人都要不開心。

花月憐聽完後,卻是笑著道,“我嫁的是你這個人,又並非是你的父母,既然老人家想離開便是離開吧。”

人家都是已經不嫌棄她的棄婦之身,她又何故非要強迫人家父母的接受?

孫澈雙眼發紅,直接就是跪在了花家二老的麵前,“還請嶽父嶽母大人放心,此生我孫澈必不負花月憐,若違背誓言,定天打五雷轟!”

陶玉賢和花耀庭對視了一眼,也隻能點頭作罷。

隻要女兒想得開就比什麼都強。

“老太爺,老夫人,不好了!”許嬤嬤氣喘籲籲地走了進來。

本來她今日是去給自家小姐取嫁衣的,結果卻是聽聞城中百姓無不是在議論著孫家二老離去的事情,以至於現在主城的百姓都是知道了此事。

如今城內的傳言有多難聽,她都是冇臉學。

陶玉賢緊擰著眉頭,再次擔憂地看向了自己的女兒,“月憐,你……”

花月憐未曾想到自己的婚事讓父親母親如此操心,愧疚且坦然地道,“讓父親和母親為女兒傷神了,女兒經曆瞭如此許多,早就是看開了的,不過是流言而已,又有何可畏懼?”

花耀庭欣慰地點了點頭,“好!不愧是我花家人。”

花家二老一向開明,並不曾將所謂的流言蜚語放在心上。

而他們越是如此,孫澈便越是內疚。

一整日孫澈都是守在花家,希望能夠以自己的行動驅散那些流言。

明日便就是大喜之日,哪裡有新郎官守在孃家陪著新娘子的?花家上下倒是對孫澈的舉動很是暖心,隻是外麵的流言卻並未曾因此而消退。

範清遙坐在自己的小院子裡,抱著胖成求的踏雪,看著麵前的凝涵那氣到不行的樣子,黑眸沉如水。

“小姐,外麵現在都在傳咱們花家仗勢欺人,還說什麼孫家根本就不同意這門婚事,是畏懼咱們花家的勢力,所以才迫不得已同意的,甚至是把孫大人留在咱們府中的事,都是給說成了是咱們花家強迫孫大人留下的。”凝涵都是氣死了,她家的夫人怎麼就這般命苦呢。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輕輕撫摸著踏雪那軟軟滑滑的絨毛。

孫家夫人再怎麼不是個東西,都是孫澈的繼母,所以她本想著隻要將人給攆走,其他的事情便水到渠成了。

結果冇想到那孫家夫人竟是如此的不識好歹。

“去將範昭叫來。”

凝涵點了點頭,轉身跑走了。

不多時,範昭進了門。

“小姐。”

“明日你帶著人一路陪著孃親去巡撫府,無需進去,在外麵守好,彆讓孫家夫人溜進門纔是。”

凝涵愣了愣,“小姐的意思是……孫家夫人根本冇走?”

“若是當真走了,主城又何來這麼多的流言蜚語。”

範清遙的周身漸漸冷了下去,就連一雙手都是開始發涼。

既然孫家夫人豁出了臉,那她打臉自不會客氣。

範昭剛走,凝添便是回來了。

範清遙看著臟兮兮的凝添,輕聲叮囑,“今晚你無需再去巡撫府了。”

凝添點了點頭纔是又道,“可是需要我將巡撫府的乞丐都驅散?”

範清遙搖了搖頭。

將那些乞丐招到巡撫府,可不單單隻是為了攆走孫家夫人那麼簡單的。

踏雪似是以為主人冷了,主動團城了一個毛團,將那雙撫摸在自己身上的手,一同卷在了自己的身下暖和著。

“小姐,有客到了。”許嬤嬤笑著匆匆進門。

範清遙疑惑抬頭,結果就是瞧見了兩個久未曾見麵的人影進了門。-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