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從彤一進門,就是擠眼睛擰眉毛的,“你也太不夠意思了,我不找你,你便是真的不知道找我啊。”

隨後走過來的韓婧宸也是無奈得很,“範清遙,你到底有冇有把我當朋友?”

最近花家一直出事,若非不是自己的爹一直攔著,不讓她攪合進花家的是非裡麵,她怕是早就溜出來敲花家的大門了。

如今花家也算是平穩過渡了,她便是想著登門拜訪一下,未曾想到剛一下馬車就是碰見了同樣剛剛走下馬車的孫從彤。

主城就這麼大,訊息傳的也是快。

韓婧宸早就知道孫從彤跟趙蒹葭翻了臉,而她本身也不是個翻舊賬的人,既是人家洗心革麵,她自是不會多做計較的。

朋友這兩個字,對範清遙來說是那麼陌生。

上一世的她根本就冇有朋友,所以根本不懂朋友之間的相處之道。

“等花家徹底平穩了,咱們再見麵纔是最好的。”這是範清遙的心裡話,她實在是不願將對她表露善意的人牽扯其中。

韓婧宸伸手對著範清遙光潔的額頭彈了個腦瓜崩,“說什麼傻話呢,既是朋友自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的,我當初欣賞你的時候,便就冇在意過你的身份。”

孫從彤一把將範清遙摟在懷裡,“婧宸說得冇錯,清遙,我們是朋友,一輩子長長久久的那種,哪怕就是以後我們都是嫁人了,咱們還是要坐在一起談天說地的。”

範清遙愣愣地看著麵前的兩個人,一股從不曾的感覺充斥著整個胸口。

甜甜的,卻又澀澀的。

原來所謂的友情竟是這般滋味的。

韓婧宸和孫從彤一直在範清遙這裡膩歪到一更都是敲響了,纔是戀戀不捨地離開了西郊府邸。

隻是兩個人才走冇多久,花月憐就是進了門。

“月牙兒,你看看這個……”

花月憐說著,就是示意身後的丫鬟將捧著的東西放在了桌子上。

一個是足有半米多高的紅珊瑚擺件,一個是金線鑲玉的團扇,兩樣東西加起來怕是要有千兩黃金了。

花月憐從是冇見過如此貴重的東西,聽聞是孫家和韓家的添箱,便是趕緊拿到了女兒的麵前。

範清遙想著剛剛孫從彤和韓婧宸的話,抿唇而笑,“既是她們的心意,孃親收下就是了。”

花月憐心有不安,“可是咱們也冇給孫家和韓家下帖子啊。”

“現在下也來得及。”範清遙招呼著許嬤嬤過來,親自提筆寫下了兩個帖子,人家既是如此有心,她自不好再是將她們拒之門外的。

所謂的友情,應當就是禮尚往來的吧。

花月憐還想說什麼,範清遙卻是不等孃親開口,便是主動起身送孃親出了門,明日便是孃親的大喜之日,自是要養足精神的。

待孃親出了院子,範清遙纔是又把月落和鵬鯨叫進了門,“東西都是備好了?”

月落點了點頭,“小姐放心,都是已經準備妥當了。”

範清遙淡淡地笑著,孃親大婚,她自是不能讓孃親丟了人的。

一旁的鵬鯨心疼地敲打著手中的算盤,若不是親眼所見,他是真的不敢相信自家的小姐竟也有如此敗家的時候,這纔回來幾日啊,賬麵上的銀子就是被搜刮的乾乾淨淨。

那可是足足的四百萬兩啊!!

明日便就是花家唯一一位小姐的大婚之日,府邸裡的下人們幾乎是連夜忙碌著。

遠在淮上的花家男兒們同樣喜極而泣,夜不夢寐。

他們萬萬冇想到,小清遙不過是纔剛回到了主城,便是給他們帶來瞭如此驚天的好訊息,如此他們就真的是放心了,自己的妹妹總算是有了一個好歸宿,隻是可惜他們卻不能親自到場祝福。

花家男兒一夜未免,西郊府邸的人也同樣一夜未曾閤眼。

寅時剛到,天色仍舊朦朦朧朧地黑著。

早就是坐立難安的花家人就是已經開始忙碌了。

二兒媳春月先行端著一碗粥進了門,剛剛起身的花月憐臉都是還冇洗,便是被強行按在了凳子上喝起了粥,不多時,三兒媳沛涵和四兒媳雅芙也是趕了過來,幫著花月憐洗漱更衣,盤發上妝。

一番的忙碌後,花月憐已是梳妝打扮齊全。

其他的幾個兒媳看著光彩依舊的花月憐,是欣喜更是心酸。

雖說巡撫府也在主城,可以後到底是無法朝夕相處了。

範清遙捧著一個盒子進門時,便是瞧見了孃親正跟幾個舅娘們哭哭笑笑的。

似是覺得在小輩麵前不好丟了麵子,幾個兒媳纔是止住了哭聲,心照不宣地紛紛出了門,將這份短暫的相處留給了花月憐母女。

範清遙也不說破,隻是將手中的盒子輕輕地擺放在了孃親的麵前,“這是女兒給孃親的添箱,跟舅娘們的比怕是俗氣了一些,孃親莫要嫌棄纔好。”

花月憐抿唇而笑,女兒送的東西哪怕是塊石頭她都是歡喜的。

隻是在她伸手打開那盒子的時候,整個人都是驚愣住了。

不大不小的盒子裡,竟堆著滿滿噹噹的銀票!

“月牙兒,這,這是……”就算花月憐不仔細數,也能估算出來這裡麵每一張都上萬兩的銀票究竟價值幾何。

範清遙笑眯眯的,“這些都是我賺來的,孃親放心拿著就是了。”

“不行,太多了,還是留下來添補家裡麵的好,我用不上這些銀子的。”花月憐連忙拒絕著。

範清遙不由分說地將那盒子塞進了孃親的懷裡,“家裡麵用的銀子我可以再賺的,孃親嫁過去便是一家的當家主母,怎好身無分文,捉衿見肘?”

就算是孫澈不在意,但她不能不在意。

日後在夫家能不能值得起腰身來,靠的便是孃家陪送的這些嫁妝。

孃親既是要嫁人,自是要風風光光的。

站在一旁的貼身丫鬟明白清瑤小姐的心思,也是輕聲勸著,“小姐收下吧,清瑤小姐說得冇錯,手裡有銀子底氣總是足一些的,若是日後花家真的需要,小姐再是拿出來也不遲。”

花月憐想著,自己手裡的銀子便是花家的退路,點了點冇有再推辭,隻是看著麵前的女兒,再是忍不住伸手緊緊地摟在了懷裡,“月牙兒,你怎如此懂事,你讓孃親如何不心疼啊……”

範清遙窩在孃親的懷裡,輕輕地閉上了眼睛。

不用愧疚,真的不用。

跟上一世眼睜睜看著孃親死在麵前,這些彌補真的不算什麼的。

外麵響起了吹吹打打的聲音,是夫家的人來接親了。

花月憐雖自己不在意孫家無長輩,可一想到城中的流言蜚語仍是有些發怵。

範清遙起身拿過丫鬟的紅蓋頭,親手蓋在了孃親的頭上,“孃親隻管好好的出嫁便是。”

不會有人看孃親笑話的。

誰也不會。

更不能!-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