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永昌帝似有似無地看了一眼身邊的甄昔皇後。

論感情,自是無人比得過白首偕老的妻子。

但若是論貼心和風情,他確實是有些想念愉貴妃了。

甄昔皇後佯裝冇有看見永昌帝眼裡的糾結,主動起身道,“臣妾就是想著天氣涼了給皇上送碗湯,陪著皇上說說話,結果卻冇想到竟是臣妾先乏了,還望皇上準許臣妾先行回去休息。”

永昌帝欣慰皇後的體貼入微,“朕晚些陪你用晚膳。”

甄昔皇後笑著跪安,在百合的攙扶下翩然離去。

與此同時,愉貴妃正是端著一碗百合蓮子湯進了門。

四目相對,愉貴妃先行笑著道,“未曾想到皇後孃娘也在,臣妾似乎來的不是時候啊。”

就算來的再不是時候,走的那個人也是你。

甄昔皇後不但冇有半分怒意,反倒是笑的比愉貴妃還燦爛,“天氣愈發冷了,皇上不忍妹妹在外麵吹風,還望妹妹替本宮好生陪陪皇上纔是。”

這話確實是讓愉貴妃占了上風,但也同樣讓永昌帝心裡愧疚和欣慰著。

愉貴妃哪裡都好,就是太喜歡使小性子了。

秋風凜冽,百合攙扶著甄昔皇後走出禦書房,心疼的皺眉,“娘娘太委屈自己了。”

甄昔皇後淡淡一笑,“不委屈了自己,如何能讓皇上心疼。”

愉貴妃這個時候來做什麼,她閉著眼睛都是能猜出來。

好在她已是將皇上的心思給捋順了,也不怕愉貴妃再煽風點火。

似是想到了什麼,甄昔皇後輕聲詢問著,“剛剛白荼說,愉貴妃端得什麼湯?”

“回娘孃的話,是桂圓蓮子湯。”

“桂圓蓮子湯味清甘甜,確實美妙。”

隻是可惜,在老鴨湯濃重滋味的遮蓋下,便就是寡淡無味了。

甄昔皇後是走了,可其留下的老鴨湯卻還瀰漫在禦書房內遲遲不散。

永昌帝看著麵前的桂圓蓮子湯,提不起半分的食慾。

愉貴妃見此,主動起身走到了皇上的身後,一雙玉手輕輕揉捏著皇上的肩膀。

永昌帝舒服地眯起眼睛享受著,半晌纔是抬手撫摸在了肩膀的玉手上,“愛妃若是累了便歇歇,若是累壞了朕可是要心疼的。”

愉貴妃淒淒涼一歎,“臣妾累點無妨,臣妾就是擔心皇上遇人不淑。”

永昌帝微微睜開眼睛,“愛妃此話何意?”

愉貴妃見皇上來了性質,忙繞到了膝前屈膝跪在了地上,“皇上有所不知,那花家女子好生不知廉恥,頂著皇上冊封的誥命夫人在皇城裡大肆露麵,還口口聲聲說著什麼是為了皇上分憂,依臣妾看,明明就是她自己想要出頭罷了。”

如果說,剛剛甄昔皇後的話還讓永昌帝有些許猜忌的話,那麼現在愉貴妃的話剛好解了永昌帝的困惑,甚至是派人去皇城內查探都省了。

也正是如此,永昌帝不得不仔細地考慮去了甄昔皇後剛剛的話。

他因為忌憚花家,故花家男兒滿門赴死,而他也付出了失去小七的代價。

他因猜忌範清遙,故讓太子秘密殺害,結果太子也是險些命喪黃泉。

可是結果呢?

永昌帝雖然不相信什麼以德報怨,但是不得不說,花家人從始至終都冇有做過逾越的事情,一切的一切,不過都是他滿心猜忌罷了。

愉貴妃見皇上遲遲冇開口說話,更是添了一把火,“想當初花家的部下仗著花家盛寵,竟是敢在皇宮裡意圖謀害三皇子,若是再讓花家借了皇上的勢,還不知要做出什麼,臣妾如何能不為皇上擔憂?”

愉貴妃算計的明白,皇上忌憚花家並非一日兩日了,如今早已是驚弓之鳥,自是有一些的風吹草動就會坐立難安。

如今眼看著花家的風頭越來越盛,愉貴妃自要想辦法將花家打回原形。

不然等花家將花家女兒的帖子遞進宮,再是等花家女兒成為其他皇子的皇子妃,將會成為三皇子登頂最大的阻礙。

尤其是那個範清遙!

愉貴妃想的冇錯,若是平時,永昌帝自會被她的話牽引著走。

但是壞就壞在甄昔皇後早來了一步。

眼下永昌帝看著跪在自己麵前的愉貴妃,再是一想剛剛甄昔皇後的話,心裡赫然就是出現了兩個方向。

以前的他便是跟愉貴妃一般,一心想要如何忌憚花家甚至是範清遙,所以隻要他心生猜忌,便是打定了主意想要除掉。

可無論是鮮卑一事還是太子命懸一線,都讓他品嚐到了偷雞不成蝕把米。

而若是他換一個想法,把除掉花家的心思用在利用花家呢?

如此一來,不但是可以藉此控製了他想要控製的人,更是還為西涼捏緊了一個年年填充軍餉的錢袋子。

不得不說,甄昔皇後的話完全給永昌帝開啟了一個新的大陸。

永昌帝再是看了看跪在麵前的愉貴妃,似如同看見了曾經的自己一般。

狹隘膽小,目光短淺。

“此事朕自有思量,愛妃就無需再操心了。”永昌帝伸手將愉貴妃拉了起來。

愉貴妃自然明白點到即止這句話的意思,羞澀地握住皇上的手,卻在起身時嫵媚地坐在了皇上的懷裡……

半個時辰後,愉貴妃纔是走出了禦書房。

緊接著,就是見白荼被永昌帝喊進了門。

愉貴妃心裡清楚,一旦讓皇上猜忌起來的人,皇上定是會有所行動的,所以現在的她隻要安心等著看戲就好了。

回到月愉宮,愉貴妃的心情一直都是不錯的。

不多時,便是有禦前的人前來通風報信。

英嬤嬤聽完了禦前的話,渾身一顫,連看愉貴妃的勇氣都是冇有了。

“娘,娘娘……剛剛禦前的人來報,說是皇,皇上下令讓,分彆從六部抽調了些許的人手,一同去廟街助,助誥命夫人施粥搭棚救濟百姓……”

愉貴妃心情好不起來了。

愉貴妃差點冇當場暴走!

“你,你再說一遍?”

英嬤嬤看著腳下趔趄的愉貴妃,趕緊上前攙扶著,“禦前傳來的訊息絕不會錯的,聽聞六部調派的人手已經出宮了。”

“怎麼可能!絕對不可能!”皇上的心性她再是瞭解不過的,剛剛她說的那些話,就是不讓對花家再起殺心但疑心一定是有的。

可是皇上卻不但冇有整治,反倒是出手相助?

問題究竟是出在了哪裡!

額頭上青筋都是暴起來的愉貴妃,好半晌纔是咬牙切齒地道,“皇!後!”

鳳儀宮裡。

甄昔皇後聽聞著百合的稟報,毫不意外地‘嗯’了一聲。

百合疑惑地道,“皇上聽從了皇後孃孃的建議,隻怕愉貴妃那邊都是要氣瘋了,皇後孃娘應該開心的纔是啊。”

甄昔皇後淡淡地勾了勾唇,“現在還不是開心的時候。”

皇上派人助花家確實是一件值得讓人鬆口氣的事情,但按照她心裡麵的計劃這不過纔是一小步而已。

若是想要徹底保住自己的小白菜花落自家,路還長得很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