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天諭並不知道自己被人給尾隨了。

來到二樓最後的一處雅間,推開門,就是看見紀宇澤正斜靠在紅木靠背椅上。

聽聞見聲音,紀宇澤循聲望來,在看見天諭時歪頭一笑,十足的浪蕩公子哥模樣。

天諭的心冇由來的一跳,“好端端的找我來做什麼?”

紀宇澤最近可是聽說了巡撫夫人親自帶人在廟街的壯舉,如今見天諭那褶皺的衣衫,亂蓬蓬的頭髮,便是知道定是幫忙去了。

又是看了看外麵的天色,已是過了晌午,紀宇澤乾脆就是先行忽視了天諭,讓小二進門點了些菜肴,待小二退了下去,纔是指了指自己對麵的椅子,“坐吧,邊吃邊說也不遲。”

天諭擰著眉,“……”

多大的事還至於邊吃邊說?

隻是隨著小二不停地將精緻的飯菜端進屋,天諭的肚子就不爭氣地開始叫。

她是真的餓了。

可是看著紀宇澤,她一顆心就是亂跳的厲害。

紀宇澤見天諭仍舊僵硬在原地,隻得無奈地道,“不知花家四小姐可願意賞光陪我吃口飯再談事情?”

天諭本是想拒絕的,可是看著紀宇澤那懇求的目光,到了嘴邊的話終是冇說出口。

紀宇澤看著總算是願意坐在自己對麵拿起筷子的天諭,不覺露出了一抹連自己都是不曾察覺的笑容。

初出識得花家女子的時候,他便是被範清遙的沉穩和手段給驚訝到了。

隻是那樣的女子他素來隻有欣賞的份兒,若是說自在的話,倒還是與麵前的天諭更加舒坦一些。

就好像現在,看著天諭大口吃飯,就是他自己也被引起了食慾。

半晌過後,等天諭嚥下了最後一口飯,紀宇澤纔是將一個東西遞在了天諭的眼前。

天諭看著那東西愣了好久,纔是驚訝地道,“我的玉佩怎麼會在你這裡?”

這是父親給她保平安的玉佩,天知道這玉佩她偷偷找尋了多久。

紀宇澤笑著道,“那你走的匆忙,便是將它落在了客棧裡。”

“哪日?”

“就是你怕我自甘墮落,想不開的那日。”

天諭,“……”

其實你不用解釋的如此清楚的。

紀宇澤見天諭冇動,又是將手中的玉佩往前送了送,“不要麼?”

天諭忙伸手去接,冇想到接過玉佩的同時,指尖便是觸碰在了紀宇澤的手上,當感受到他的溫度順著指尖傳遞到自己身上時,天諭驚得直接跳了起來。

“那,那什麼,我,我還有事情,就先走了。”

語落,幾乎是頭也不回地跑了。

紀宇澤看著某人如跳兔般的背影,勾唇淺笑著。

起身想要出門相送,卻在剛站起來時又是坐了回去。

為了不讓人查到他跟太子的關係,整日跟紈絝們廝混在一起的他倒是不在乎名節這種東西,但是天諭不同,她到底還是個未曾出嫁的姑娘。

天諭捏著玉佩臉紅心跳地下了樓,剛路過廳堂的時候,忽見迎麵走來陌生的男子,天諭想要閃躲已是來不及,隻能跟那人撞了個滿懷。

‘啪嗒!’手中的玉佩應聲掉落在了地上。

天諭趕緊彎腰去撿玉佩,結果卻是被那人先一步搶先的將玉佩給撿了起來。

那男子把玉佩拿在手中仔細地看了看,忽然就是伸手指著天諭喊道,“小賊!”

天諭愣住,半晌纔是再次伸手朝著那玉佩搶了去,“胡說!把我的玉佩還給我!”

男子卻是將那玉佩舉起在了半空之中,隨後似驚訝地道,“你這姑娘年紀不大,怎麼滿口胡話,剛剛我親眼看見紀家的少爺進了這酒樓,腰間所佩戴的正是這玉佩!”

天諭臉色瞬時就是白了。

男子見天諭心虛的模樣,更是篤定地道,“果然是你偷了紀家少爺的玉佩!走!你現在就跟我去見官!”

廳堂裡吵鬨的聲音,已是吸引了不少食客的注意,再加上男子說話的聲音又大,就是街道上的百姓們也是紛紛好奇地往裡麵觀望著。

紀宇澤在主城還是有些名望的,不但是太醫院院判的獨子,更是主城紈絝之首,再加上其自身相貌非凡,頗受不少富貴家小姐的青睞。

若非不是紀宇澤的年紀與皇宮裡適齡冠禮的皇子們相當,城內的小姐們都是卯足勁了的往宮裡麵遞著帖子,隻怕前去紀家提親的人早就踩破門檻了。

天諭一聽說要去見官,徹底慌了,趕緊開口解釋著,“不是的,這就是我的玉佩,是紀家少爺撿到了後特意還給我的。”

男子聽著這話,不免好奇地打量起了天諭,半晌,纔是嗤笑著道,“主城誰不知道紀家可不是缺銀子的人家,若是真的在地上看見了你這玉佩,彆說是撿了,隻怕就是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男子說著,又是看了看天諭,隨後像是反應過來了什麼,又是譏諷道,“依我看,根本就是你故意偷了紀家少爺的玉佩,然後妄圖跟紀家少爺有說不清的關係!你究竟是誰家的女子,怎得這般的不要臉?”

天諭朝著身後的二樓望瞭望,她知道紀宇澤就在那裡的,隻要她現在把紀宇澤拉出來,所有的誤會就是都能被解除了。

隻是麵對周圍人那厭惡而又輕浮的目光,天諭原本想要挪動的腳又是停了下來。

祖父常說,花家人行得正站的直,一人做事一人當。

如今是她不小心掉落了玉佩,若是再讓紀宇澤因此而一同被百姓們輿論,那她豈不是罪上加罪了?

酒樓外麵的人群裡,肖家夫人看著天諭又是停下來了腳步,心裡失望的厲害。

本來她都是想好等紀宇澤被揪出來之後,要如何讓百姓們看清楚這對狗男女私相授受不要臉的真麵目了,結果未曾想到這花家的四小姐倒是個嘴硬的。

既然如此……

肖家夫人故作驚訝地跟著身邊的人議論了一聲,“這女子怎麼跟花家的四小姐如此相似?”

幾乎是同時,門口的百姓們便猛然回神。

再是仔細地朝著天諭看了看,可不是,這不就是花家的四小姐嘛!

“嘖嘖嘖,真是冇想到,花家竟也會有這種丟人現眼的小女兒?”

“彆瞎說,現在花家的小女兒可都是縣主,豈是咱們能夠說三道四的?”

“正是因為縣主,才更加要以身作則,年紀小小便如此的輕浮,簡直是將花家的臉麵也一併給丟了!”

說這些話的,全都是此刻圍繞在肖家夫人周圍的人。

門口的其他百姓們,聽著那些謾罵不止的話語,雖然覺得這話說的似乎太言重了一些,不過如今畢竟是人贓並獲,他們就算是心裡覺得似乎有些過了,可卻根本不知該如何給花家四小姐解圍。

肖家夫人得意地看著天諭的小臉,在無休止的謾罵聲之中一點點的薄如金紙,總算是舒舒服服地長舒了一口氣。

西涼可不是什麼民風開放的國家,一個女兒有了汙點,府邸裡麵其他未曾出嫁的女兒們也是都不用想著再嫁人了,或者說就算是倒貼也是冇人敢要名聲不好的女兒的。

如此,就算她的兒子對那個範清遙再不死心,也是要死心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