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那麼一瞬間,範清遙忽然就是有了一種感同身受的疼意。

彷彿她看見百裡鳳鳴眼中那些說不出道不明的痛,都是在心疼著曾經愚蠢的她。

但是很快,範清遙便是否定了。

曾經屬於她的一切,他根本就從不曾參與過。

而曾經他的一切,也從來都是冇有過她的出現。

上一世,早在她剛剛回到範府的那一日,百裡鳳鳴便是因病薨逝了。

鑽進窗欞的風吹開範清遙耳邊的一縷黑髮,百裡鳳鳴本能地抬起手,輕輕撚起那縷秀髮掖回到了她的耳後。

飽滿的指尖似有意無意地擦碰在她細嫩白皙如同羊脂的耳根,如同他此刻的聲音一般讓人倍感酥酥的癢意,“所以阿遙想要嫁給誰?”

範清遙用一種這還用的眼神看著他。

百裡鳳鳴啞然失笑,貪戀在她耳後肌膚的手指慢慢摩梭在了她的麵龐上,她的肌膚還真的是讓人上癮,“隻是想要親口聽你說出來。”

範清遙,“……”

所以太子殿下你不但腹黑還幼稚了是麼?

“名帖的事情你無需擔心,皇宮那邊還有母後周旋,倒是過幾日的皇宮設宴,我怕事未必能夠顧全到你。”

他不在意任何阻撓在眼前的人或事,隻怕她會再次轉身離去。

範清遙自然明白他的意思,“好。”

越是想要讓皇上同意了他和她的婚事,便越是表現的不能在意。

隻有反其道而行,才能讓皇上慢慢放下對她亦或是花家的戒心。

“此番你回宮,幫我問問皇後孃娘,可是在愉貴妃那裡看見了範雪凝的帖子。”雖然範雪凝回來的目的範清遙並不感興趣,但她一向喜歡打有把握的仗。

百裡鳳鳴當然知道她在範家還有個妹妹,“好,儘快給你訊息。”

說了一陣子的話,時間也是差不多了。

無論是範清遙還是百裡鳳鳴,哪怕是再不捨也是要各自離去。

半個時辰後,範清遙先行出了書房,因為心裡還掛念著和碩郡王妃的身體,又是拐了個彎給和碩郡王妃把了平安脈,纔是在和碩郡王的親自送彆下坐上了馬車。

回到府邸的時候,天都是已經濛濛地黑了下去。

西郊府邸門口正是有個人影晃動著,趕車的凝添看見來人,二話不說跳下馬車就是將那人給按在了地上。

被按在地上的肖鴻飛都是懵了,但見那抹讓他朝思暮想的身影走下馬車,忙急切掙紮著地喊道,“清平郡主!”

奈何手無縛雞之力的肖鴻飛根本就不是凝添的對手,幾番掙紮都是冇能掙脫,眼看著範清遙都是走過來了,肖鴻飛隻覺得丟了人一般的麵色發臊。

範清遙走過去微微垂眸,纔是吩咐著,“凝添把人鬆開吧。”

肖鴻飛這纔是從地上爬了起來,本是慌張的拍打著身上的灰塵,結果卻是在範清遙的眼中連一絲的擔憂都是冇有看見。

明明都是見過幾次麵了,怎得還如此冷冰冰的?

再是想起那日母親的話,肖鴻飛的臉色也是有些沉了沉,“不知這幾日清平郡主都是去了哪裡?我整日來拜訪卻始終不見清平郡主一麵。”

範清遙疑惑地看了眼身邊的凝添。

凝添搖了搖頭,門房的事情一直都是護院在做的,她也不清楚。

肖鴻飛冇想到連這點消失範清遙都是不敢承認,不但是肯定了母親的話,更是又覺得範清遙平添了一絲的虛偽,“枉我母親還一直誇讚清平郡主的大恩大義,未曾想到卻是個敢做不敢當的……”

話還冇說完,脖子就是被一隻手被錮緊了。

凝添本就對肖家夫人一肚子的怒火,如今又見肖鴻飛這般口出狂言,若非不是在意著自家小姐的名節,她都是恨不得現在就打他個滿地找牙。

肖鴻飛的臉都是嚇白了,一向飽讀聖賢書的他哪裡見過如此一言不合就動手的?

如此,他便是愈發相信了母親的話,花家不過是看著表麵風光,實則裡麵都是一群隻懂得舞槍弄棒的莽夫,彆說是現在花家不行了,就是以前花家鼎盛時,花家的女兒也是不配進他肖家門的。

剛巧此時匆匆回來的範昭聽見了這邊的聲音,冷一看見肖鴻飛隻覺得頭大,忙走到自家小姐身邊輕聲道,“該請的人已經請來了。”

到底是外人在場,請總是比抓好聽一些。

範清遙點了點頭,“如此倒是巧了,既肖家公子也是來了,不妨進來坐坐,稍後我再是派人將肖家夫人一併請過來,有些話還是當麵說清楚的好。”

肖鴻飛自然不知範清遙這話的意思,反倒是覺得範清遙連自己的母親都是要請過來了,明顯是有了和解的意思。

雖他不大能夠看得上花家做事的態度,但是對於範清遙他卻仍舊是念念不忘的。

“清平郡主說的對,有些事情還是說開一些比較好。”隻要範清遙願意改成他期盼裡的模樣,他想日後範清遙進了肖家的門,自也是能夠讓母親歡心的。

範清遙淡淡一笑,並未作答,“凝添,把人請進去吧。”

凝添冷冷地看了肖鴻飛一眼,直接把人給推進了門。

範清遙等肖鴻飛走遠了,纔是吩咐範昭道,“讓人先把抓來的那個看好了,你親自帶著人去請肖家夫人過來。”

範昭點了點頭,忙帶著幾個人就是走了。

範清遙回到了府邸裡,先是去給外祖和外祖母請了安。

未曾想到女眷們此刻都是在正廳裡熱鬨著呢,畢竟今日紀家來求親的場麵實在是太匪夷所思,哪怕到現在花家的女眷們都是有些回不過神的。

花家二老見範清遙進了門,忙招呼了過來坐。

誤會已經解開,天諭也是從祠堂放了出來,本來沉浸在喜悅之中的她,在看見三姐的時候更是心暖的眼睛酸酸的。

她知道,若是冇有三姐,她怕事還在祠堂那邊跪著呢。

花耀庭看向範清遙詢問道,“今日紀家人上門提親了,小清遙以為如何?”

範清遙仔細地想了想,纔是開口道,“紀宇澤此人雖在主城是出了名的紈絝,卻從未做出什麼出格的事情,而且我好像聽聞,紀宇澤似乎是在師父身邊長大的。”

陶玉賢點了點頭,“這話倒是冇錯,要說紀弘遼此人性子是倔強了些,但人品極其端正,他教導出來的孩子怕也是差不到哪裡去的。”

範清遙知道,外祖母都是說出了這樣的話,怕已是滿意了這門親事。

畢竟花家看人,從來看的都不是錢財官位。

長輩既是已經有了定奪,範清遙便不再多說什麼,又是小坐了片刻纔是起身離去。

果然,還冇等她走出正廳呢,花家二老就是已經開始商量起了過禮的事宜。

雖然現在的天諭年齡還差了三歲,但定親卻也是馬虎不得的。

天諭真的冇想到自己自己不但受罰還能夠嫁給紀宇澤,拉著三姐的袖子感動的都是不知該說什麼好了,“三姐姐,我,我……謝謝三姐姐……”

範清遙笑著拍了拍天諭的肩膀,“一家人說什麼傻話,無需這般謝我,上門提親的事情是紀宇澤主動提出來的,想來他對你也是有情的。”

天諭的臉瞬間紅了個通透。

竟然是這樣的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