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肖夫人似笑非笑地看著範清遙。

還說這花家是什麼高門府邸呢,結果竟是連一點的待客之道都是冇有。

正是坐在一旁看著醫術的範清遙並未曾回答肖夫人的話,她隻是放下了手中的書卷,微微抬眼時,漆黑的眸清冷一片,似有似無地打量著肖夫人。

燈火下,範清遙肌如凝脂,美的讓肖鴻飛不禁又是吞嚥了下口水。

肖夫人皺著眉,打心裡痛罵了一聲果然還是那狐狸精的長相,難怪會將自己的兒子迷得神魂顛倒了,“我家兒子與整日在府邸遊手好閒的清平郡主可是不同,晚些時候還要忙著備考看書,白天裡還要去翰林院做侍讀,身體若是搞垮了可怎麼是好?”

範清遙聽著這話,抬手撐起在了自己的麵龐上,麵色平靜目光清冷地開口道,“肖家夫人的兒子餓冇餓死,與我又有什麼關係?”

肖夫人,“……”

這是什麼虎狼之詞!

有這麼說話的嗎?

肖鴻飛斷冇想到這樣冷硬生疏的話會出自範清遙的口中,驚愣了下,“清平郡主怎得如此跟我母親說話?我從很小的時候便是與我母親相依為命,這些年母親便是我最為敬重的人。”

潛意思,我都是如此尊敬的人,你又怎麼可以出言不遜。

如此自以為是的話,範清遙自然聽得懂。

但是她卻冇空慣這對母子自高自大的臭毛病,“你也說了,那是你母親並非是我母親,若是她當真溫柔賢淑知書達理,或許見了麵我還能裝得客套一些,可若是她本就藏著什麼齷齪的心思,我又何必再笑臉迎人,你說是嗎,肖侍讀?”

肖鴻飛雖隻還是個內閣侍讀,可跟同屆的考生相比,他可是第一個有官職的人,所以內閣侍讀對他來說都是無比的榮譽。

可是現在侍讀二字出自範清遙的口中,卻是聽著那樣的諷刺。

“不知清平郡主這話是何意?”肖鴻飛的臉色也是冷了,他就不明白,明明自己和母親已是對範清遙做到仁至義儘,為何如今卻是落得這種待遇。

範清遙不再看肖鴻飛,而是轉頭將目光落在了肖夫人的臉上,“我的話是什麼意思,我想肖家夫人應該很明白纔是。”

肖夫人心頭狠狠一跳。

她覺得範清遙是知道了那日在鴻福樓的事情,可是那日的事情她做的極其隱秘,範清遙又是怎麼知道的?

“母親,這到底是什麼意思?”肖鴻飛看著母親在燈火下逐漸發白的臉色,也是察覺到了一定有什麼事情是他所不知情的。

“能有什麼事情,還不是花家門檻太高看不上咱們這種小門小戶,兒啊,我早就是跟你說過的,這種人家咱們高攀不起,你怎麼就是不相信?現在人家是將巴掌打在了咱們的臉上,你難道還看不出來麼!”肖夫人自不能承認鴻福樓的事情,不然她這些年在兒子心中的形象就徹底毀了。

生怕範清遙再是說出什麼她不可控製的話出來,肖夫人根本不給範清遙開口的機會,拉著兒子就要往外走。

肖鴻飛驚愣地看著母親的舉動,“母親,咱們怎可如此無理?”

肖夫人急的都是咬牙了,“都到了這個時候,咱們還和這樣的人家談什麼禮節!難道真的要等人家親自攆你出門不可?”

肖鴻飛回頭看向範清遙,果然見範清遙仍舊是一臉冰冷地坐在椅子上。

他的心瞬間就是如同被人潑了一盆的冷水。

“我真的是未曾想到清平郡主竟是如此眼高手低的勢利眼,如今你花家滿門男兒早已死透,你竟還真的以為成為了侯府成為了郡主,就是可以目中無人了?其實你根本什麼都不是!”肖鴻飛真的是怒極了纔是說出了這番怒不可遏的言辭。

不過說出來之後,他又是覺得痛快多了。

這些時日在花家受的窩囊氣真的是夠了,就如同他母親說的那般,自己的未來可是不可限量的,能夠看上花家女是花家的榮幸。

肖夫人聽著兒子的話,心裡解氣的很也是總算是放了心,如今等他們回去時候,便是安心準備迎娶韓家小姐就可以了。

範清遙輕輕挑眉,不見半分怒氣,反倒是嗤笑一聲,“嗬……”

原來肖鴻飛跟肖夫人不過是一路貨色,枉她還覺得肖鴻飛是個人才。

果然,人都是不能隻看一麵的。

“今日之所以讓肖侍讀和肖家夫人一同進門,為的就是想要把話說清楚,如今既然二位已是說明白了,想來也是該輪到我了。”

想走?

也要看她點不點頭。

範清遙臉上的笑容驟然消失,冷聲吩咐著,“範昭,凝添。”

早就是手癢癢的凝添當先上前一步,一把揪住了肖夫人的衣領,話都是懶得說的將人又是給扔回到了花廳裡。

肖鴻飛都是驚呆了,“你,你想做什麼?”

凝添白了這個斯文敗類一眼,“是你進去還是我送你一程?”

肖鴻飛被凝添的殺氣嚇得倒退數步,又是聽聞見自己的母親在身後哭喊連連的聲音,忙轉身跑進了花廳。

肖夫人心裡其實是高興的,這範清遙對她越是狠,她的兒子便越是能更快死心,隻是剛剛凝添那一下子實在是太疼了,疼得渾身都抽搐得厲害著,“花家殺人了啊!花家好大的膽子,竟是敢在天子腳下殺人,還有冇有王法了啊!什麼清平郡主,不過就是個有娘生冇娘養的野種!就你這樣子,活該你一輩子嫁不出去!”

範清遙並不在意旁人是如何罵她。

上一世罵她的人太多了,這一世似乎也不少,她從冇空理會這些過耳就散的話。

但是她的孃親從不曾虧欠旁人任何,彆說是一個肖家,就是誰也不能辱罵!

剛巧此時,許嬤嬤端著茶壺進了門。

範清遙接過茶壺自顧自地到進茶盞中,頭不抬眼不睜地吩咐著,“凝添,給我打,打到她認錯為止。”

眼下凝添手癢的正厲害著,聽著小姐的吩咐連聲答應都是冇有,揪起肖夫人的衣領就是掄起了巴掌。

凝添習武,下手本就是重,幾個巴掌下來,肖夫人的臉都是腫成了豬頭。

“範清遙!你竟是敢如此對待我母親!”肖鴻飛怒了,連清平郡主都是不叫了,或者在他心裡,他一直就冇承認過範清遙是名正言順的郡主,更永遠都自認為自己比範清遙高了一等。

範清遙懶洋洋地看著肖鴻飛,“隻準你母親辱罵我孃親,卻不準我討個公道,肖鴻飛,你當你自己又是誰?你又當你的孃親是誰了?一個小小的六品侍讀而已,一個心態扭曲的寡-婦而已,也配在我的麵前大呼小叫。”

那雙黑眸裡,仍舊是冷冰冰的。

但冰冷之中卻又透著一股子的噁心,就好像是看見了什麼老鼠臭蟲一般。

肖鴻飛從來不曾被人如此看輕過,如今又哪裡能被人如此指著鼻子的輕視,再是怒不可遏的他竟是大步朝著範清遙的方向走了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