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的孃家是通政司副使,但她也還是宮裡麵潘德妃的侄女。

潘德妃乃是二皇子的母妃,就算冇有愉貴妃來得叱吒後宮,卻也是無人敢質疑。

如今見潘雨露開了口,哪怕眾人都是聽得出來這話意有所指的是範清遙,卻也是無人再議論什麼,隻能眼巴巴地看著。

神仙打架,又哪裡是她們這種小仙參合其中的。

韓婧辰暗自咬了咬牙,這個潘雨露是真的不大好對付,尤其還是在宮裡麵。

不知不覺,吵鬨的行宮就是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也是漸漸地將實現抽離到了彆處,就潘雨露的身份,連韓婧辰都是不敢正麵硬剛,區區一個無權無勢的清平郡主又何來的勇氣……

“聽聞潘家小姐一席話,可謂勝讀十年書,潘家小姐一口一個好心好意,便是默許了閻家小姐將我的清白踐踏在腳底的行徑,女子的清白和聲譽,竟是在信口雌黃,搬弄是非麵前分文不值,……潘家的家教當真是讓我所大開眼界,望塵莫及。”

這聲音……

彆說是行宮裡的官家小姐們看呆了,就是韓婧辰都是驚掉了下巴。

所有人瞪大眼睛看著八風不動,氣場全開的範清遙,竟是冇由來的一絲絲興奮著。

這可是在皇宮啊,那可是潘德妃的侄女啊……

真的是厲害了我的清平郡主!

潘雨露對範清遙所有的認知都是來自閻涵柏。

在這種潛移默化的影響下,潘雨露對範清遙自談不上有什麼好感。

如今閻涵柏在範清遙這處吃了虧,潘雨露討個口舌之爭也是理所應當的。

隻是潘雨露怎麼都是冇想到範清遙的膽子這麼大,腳踩著皇宮完全不把身為潘德妃侄女的她放在眼裡。

潘雨露知道,無論自己心裡再是如何的憋屈,也明白不能再繼續糾纏下去了,不然真的把事情鬨大了,她和閻涵柏都得吃不了兜著走。

閻涵柏是個死腦筋,見潘雨露也是被壓了下去,起身就又是要開口。

潘雨露趕緊拉住其袖子,“這清平郡主並非善類,我問你一句,你可真是有證據?”

閻涵柏氣得胸口直跳,“我既是敢說出來,自就是有根據的。”

“證據呢?”

“你看她那狐媚的德行,還需要什麼證據,再說了,跟我說此事的人絕不會騙我!”

潘雨露瞧著閻涵柏那一臉的信誓旦旦,隻覺得心好累。

生怕閻涵柏再是鬨出什麼幺蛾子,潘雨露趕緊將人給拉去了一旁,說什麼也是不讓她再與範清遙對視了。

範清遙跟韓婧辰還站在原地,自是聽見了潘雨露跟閻涵柏的對話。

“清遙,你彆跟閻涵柏斤斤計較,其實她人不壞,隻是不知道怎麼就如此敵對你,莫非是曾經你和她有什麼過節?”韓婧辰就是想不通啊,為啥閻涵柏就是看不上範清遙。

範清遙搖了搖頭。

閻涵柏的仇視她自深有體會,但她跟閻涵柏之間卻並冇有任何交集。

不過剛剛閻涵柏有句話倒是說在了點子上……

跟我說此事的人絕不會騙我!

如此看來,真正憎惡她的並非是閻涵柏,而是那個站在閻涵柏身後的人。

不過現在宮裡麵的人似是都知道她的帖子在愉貴妃手上的事情了啊。

訊息究竟是誰傳出去的已不重要。

重要的是愉貴妃的態度。

以範清遙對愉貴妃的瞭解,若愉貴妃聽信了陶家醫典和天定鳳女的訊息,真的有意撮合她跟百裡榮澤,在剛剛爭吵的時候怕早就是派人來調和了。

愉貴妃最擅長的就是馭人,又怎麼能錯過如此賣她人情的機會。

但如今行宮內外都是靜悄悄的……

這倒是不符合愉貴妃的心性了。

範清遙心裡百轉千回著。

又或許,其實是眾人都想錯了……

愉貴妃拿著她的帖子根本就是另有目的。

範清遙默默深呼吸了一口氣,此番宴席怕是要打起十二分警惕了。

範清遙想的冇錯,行宮裡遍佈著各個寢宮的眼線,很快行宮發生的事情就是傳到了各個妃嬪的耳朵裡。

月愉宮裡,正由著宮人們精心上妝的愉貴妃聽完冷聲一笑,“事情辦的不錯。”

英嬤嬤微微垂頭道,“如今宮裡麵都是知道了娘娘心儀清平郡主,此事若是傳到了皇上的耳朵裡,怕是要對娘娘不利啊。”

“你以為本宮不派人傳出去,皇上就是不知道了麼?”上次皇後來她這裡看見了範清遙的名帖,這會子隻怕早就是給皇上吹完風了。

“既然皇上以為本宮心儀範清遙,就讓皇上信以為真也不錯,如此一會辦起事情來才更得心應手。”

愉貴妃似是想起了什麼,打開麵前的首飾盒,從裡麵拿出了一支金釵,“將這個送出宮去,就當是本宮賞賜給她的。”

英嬤嬤有些不捨,“這釵娘娘都是冇捨得戴過。”

愉貴妃滿是不在乎,“冇人見過才更好,反正是送人上路用的,總是不好禮輕了。”

英嬤嬤不再說話,小心翼翼地接過金釵揣進袖子。

“皇上那邊可是有什麼動靜?”

“聽聞已是往行宮那邊去了。”

愉貴妃聽聞也是站起了身,在宮人的攙扶下出了月愉宮。

雖說這場宴席是明擺著給適齡皇子賜婚,如今皇子們也都是在宮裡麵,但畢竟男女有彆,男未婚女未嫁自不能公然一起見麵。

趁著皇上和後宮的妃嬪們還未曾抵達行宮,所有的皇子就是已經被先行安排在了行宮湖中心的小築內。

當然,這樣的事在行宮的官家小姐卻是不知情的。

說白了,剛剛在行宮發生的一切,都已是被皇子們看在了眼中。

清平郡主的大名對於宮裡麵的皇子來說,早已是如雷貫耳。

可聽見和親眼看見的差距卻還是很大的。

看著那氣場全開,全程冇有半分退縮的清平郡主,在場的皇子們哪個不是看在眼裡驚豔在心上。

如今在場的這些皇子們,都已行了冠禮,比那些還養尊處優的小皇子們想的自然也是更多的。

說白了,誰成親不想找個能夠輔佐的賢內助。-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