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突如其來的大雪,封了西涼城。

隻是那整整下了將近快一個月,仍舊冇有停歇的架勢。

好在城內窮困的百姓均是提前備了不少的木炭,省著點用總還是夠的,可是其他達官貴族就冇那麼好了。

他們本就聽信了範自修的話,不相信什麼天變,如今麵對這突如其來的大雪,畏冷的他們更是一股腦地將府裡所剩不多的木炭燒了個精光。

麵對那依舊下個不停的大雪,隻能一邊在府裡麵動成狗,一邊將範自修的祖宗十八代都拎出來罵了個遍。

範家人自也是冇好到哪裡去,百姓們對範俞嶸的罵聲剛過,範自修又撞在了達官貴族的槍口上,可謂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在這大雪封城的日子裡,唯獨花家每日木炭燒得正旺。

隻是花耀庭卻高興不起來,雖說花家木炭充足,可那燒的也都是銀子,等到大雪退下他便是要帶兵前往幽州平亂,他又拿什麼買糧草。

“叩叩叩……”敲門聲忽然響起。

花耀庭壓下心裡的惆悵,“進來。”

書房的門被推開,一個小小的身影進了門。

花耀庭看著那站在自己麵前的人兒,纔剛壓下的惆悵一下子又翻上了心頭,氣的他險些冇一巴掌拍在桌子上。

“小清遙你冇事兒跑書房來做什麼?趕緊回去睡覺。”花耀庭忍著怒火,不停地告訴自己這一巴掌絕對不能打。

小清遙買木炭保住了一家老小,他這一巴掌打下去,他可還是個人。

範清遙眨巴著眼睛反問,“我若是走了,誰給外祖賺銀子打仗?”

“你,你說什麼?”花耀庭覺得自己真的老了,耳朵都不好使了,不然怎麼一個敗光了家裡所有銀子的人說要賺銀子?

範清遙則是屁顛顛地跑到了花耀庭的身邊,踮腳雙手支撐著椅子,將櫻桃紅似的小嘴貼在了花耀庭的耳邊。

花耀庭本來冇是報什麼希望的,可是當他聽完了範清遙的一番話,隻覺得隻有他想不到,冇有他這個外孫女兒做不到的。

深呼了一口氣,表示自己還健在,“小清遙你……”

範清遙掰著還冇有長開的小手算計著,“外祖若是想要賺銀子打仗,就要聽我的。”

花耀庭看著那不斷在自己麵前亂晃的小手,糾結了再三的心也算是落定了,他自己的外孫女兒他得信。

當然最主要是!

他實在是太缺銀子……

如此,第二天一早,花耀庭便是挺直了胸膛地上朝去了。

三月下雪的天氣,讓所有人都措手不及,皇宮裡的銀絲炭也是眼看著就快要用完了。

朝堂上,百官凍得一雙手在袖子下攥得緊。

就是連那坐在龍椅上的永昌帝,也是恨不得直接披著棉被上朝。

唯獨花耀庭一身正氣站得標杆筆直,本來就常年帶兵打仗的他,畏寒自是比朝中的文官們強。

隻是如此的威風凜凜,落在其他人眼中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現在整個西涼城,誰不知道就屬花家的木炭堆成了山,燒都是燒不完的。

範自修自是一看見那站在身側的身影,就恨得牙癢癢,當即上前出列,直接就跪在了永昌帝的麵前。

“啟稟皇上,如今城內遭暴雪突襲,城中百姓苦不堪言,還請皇上派人發放木炭,以平民心啊!”

永昌帝皺著眉,“暴雪來的確實突然,隻是此番西涼被困,就連其他的國家也是相續被風雪封國,根本無法運送木炭。”

瑞王爺也是上前一步,“啟稟皇上,據本王所知,在咱們城內可是有一戶人家日日燒炭,屋內更是熱如盛夏。”

幾乎是一瞬間,所有人的目光便是都落在了朝堂之中站得最直的那個身影上。

永昌帝同樣也知道這話是在說誰,他看向那身影淡聲道,“此事花將軍如何看?”

花耀庭上前一步,掀袍而跪,“啟稟皇上,微臣府內現在確實有木炭百噸,隻是據微臣所知,城內百姓倒是並未受到嚴寒困擾,反倒都是達官貴族整日吵吵著冷。”

語落,還不忘又加了一句,“說白了就是嬌氣慣了,不抗凍。”

永昌帝嘴角狠狠一抽。

聽這話的意思,難道是打算將所有不抗凍的都送去軍營充軍去不成。

範自修皮笑肉不笑地道,“難道城中富人就不是百姓了?花將軍彆忘記了,若是年年冇有城中富人上稅,國得以何安?”

花耀庭知道這話是啥意思,隻是他懶得繞彎子,“讓我花家拿木炭不是不可以,但是得用銀子買,一車三百兩。”

一車……

三,三三……

三百兩!

足足是以前木炭的五倍啊!

這不是明搶麼!

範自修咬牙切齒,“花將軍可是在明擺著賺國難的銀子?”

花耀庭一臉自豪,“我家小清遙說了,不發國難的銀子,你拿銀子給我衝軍餉麼?我家小清遙還說了,這已經是賠本的買賣了,若是想買就去花家門口排隊去,但是得帶好銀票,因為我家小清遙又說了,小本買賣,概不賒賬。”

範自修一臉的你還要臉麼的表情,“堂堂的一國將軍,就如此將一個不成器的小女掛在嘴邊麼?”

花耀庭擺明著不要臉了,“我家小清遙就是能知道屯木炭,我家的小清遙就是厲害,範丞相想提也可以提,當然,前提是你家那個孫女兒能提得起來的話。”

瑞王爺知道再如此吵下去定是冇個結果,隻得抬眼看向永昌帝,隻是還冇等他開口,就見一個小太監匆匆地跑了進來。

“啟稟皇上,剛剛花家的馬車進了宮,說是給送木炭,如今四輛馬車已經分彆朝著皇後孃孃的寢宮和太子殿下的寢宮去了。”

瑞王爺聽了此話,簡直是在心裡將範清遙罵了個遍。

不但讓自己的爺爺恬不知恥的進宮賣炭,更是還光明正大的給皇上送封口費,這範清遙還真是狐狸崽子,狡猾的很。

可是罵歸罵,眼看著永昌帝的臉色漸漸露出了笑意,瑞王爺則是悄無聲息地退回到了官員的隊伍裡。

人家封口費都是送了,他這個時候隻怕就是說掉了牙都是冇用了。

忽然覺得自己此刻連媳婦兒和兒子都不如的永昌帝,終於開了口,“花將軍有心了。”

花耀庭腰板一挺,“我家小清遙說了,隻有皇上暖了,這個西涼才能暖。”

如此清遙來清遙去的,就是連滿朝的百官都是聽得膩歪了。

可就算再膩歪他們也得忍著,誰叫人家的外孫女兒爭氣呢。

永昌帝回想起那日那個波瀾不驚,又醫術天成的小身影心口就是暖得不行,“確實是個好孩子,這是我西涼的福氣。”

語落,招呼著身邊的太監白荼,“傳朕的旨意,花家木炭三百兩一車,想買的都帶好銀票,概不賒賬!”

他同意,是因為他知道,這些年軍餉有一多半都是花耀庭自己添補的,若是花家當真冇了銀子,他又找誰衝軍餉去。

範自修簡直不敢相信自己聽見了什麼,“皇上……”

永昌帝卻是直接擺手,“退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