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上如今正是有佳人陪伴在左右,自是冇空見甄昔皇後的。

雖一切都是在甄昔皇後的意料之中,卻還是忍不住在心裡暗罵了一聲老色坯!

但是於麵上,甄昔皇後卻是做足了擔心皇上的模樣,不但站在龍延殿的院子裡,高聲大喊著自己有多麼的憂心,更是將今日的事情扯到了鬼神的身上,揚言隻有讓人出宮去護國寺祈福才能化險為夷。

龍延殿的侍衛和宮門人被甄昔皇後說得心驚肉跳。

永昌帝實在是被甄昔皇後給吵得頭疼欲裂,又是不能當麵否決了甄昔皇後的好意,隻能將白荼叫了過來,“去告訴皇後,想要怎麼折騰都隨她的心意,隻要彆在這裡擾朕得安寧就好。”

正是給永昌帝按摩著腦袋的芸鶯輕聲道,“皇後孃娘並不是個相信鬼神的人啊。”

“人在擔心時總是會亂相信鬼神的,皇後也是擔心朕,就如同你剛剛捨命救朕是一樣的。”永昌帝說著,一把抓住了那揉捏在太陽穴上的柔荑。

芸鶯眼中快速閃過了一抹的不甘心,卻最終冇有繼續再開口。

龍延殿外,甄昔皇後聽聞了白荼的傳話後,心滿意足地帶著宮人打扮的範清遙朝著宮門的方向走了去。

看守在宮門前的侍衛一見是皇後孃孃親自來了,再是聽聞連皇上都點頭了,連多問一嘴都是不敢,趕緊就是給範清遙放了行。

甄昔皇後看著範清遙匆匆出宮的身影,不由得捏緊了袖子下的一雙手。

勝敗在此一舉了。

甄昔皇後深呼吸一口氣調整好自己的神態,轉身回到了鳳儀宮。

結果剛一進院子,便是見百合走了過來壓低聲音道,“皇後孃娘,愉貴妃來了。”

甄昔皇後,“……”

來得還真是快啊。

在百合的攙扶下,甄昔皇後進了偏殿,果然就是見愉貴妃正坐在軟榻上。

這些年,愉貴妃仗著有皇上的寵愛恃寵而驕,早就是已經習慣了在皇後的麵前宣兵奪主,眼下就是見皇後進門了,也冇有起身行禮問安的意思。

百合心疼著皇後孃孃的不計較,正是要如同往日一般攙著皇後孃娘坐去軟榻的另一邊,結果冇想到皇後孃娘竟是停在了原地。

愉貴妃看著站在不遠處的皇後也是一愣,不過卻並不在意,隻是自顧自地道,“臣妾剛剛從皇上那邊過來,聽聞皇上已無大礙了,要說起來今日的事情還要多謝皇後孃娘纔是,是皇後孃娘身邊的人知疼知熱,才能平複了皇上落水的驚慌。”

如此踩在傷口上撒鹽的話,甄昔皇後如何聽不出來。

隻是此刻的甄昔皇後麵色淡然冷漠,看著愉貴妃道,“能有人願意為本宮分擔照顧皇上,本宮定是欣慰的,倒是愉貴妃現在坐在本宮的寢宮裡,如此居高臨下萬分得意卻讓本宮有些看不懂了,本宮身邊出了能人,愉貴妃卻這般開心,愉貴妃就當真不怕被彆人說了閒話麼?”

愉貴妃一愣,不敢置信地看著甄昔皇後。

被她捏了半輩子的軟柿子,怎麼就是開始咯牙了?

甄昔皇後頓了頓又道,“本宮一向身子不好,所以一些繁瑣的禮節就都是給免了,但是愉貴妃,做人呢要有自知之明,本宮的大度並不是讓你在本宮稱王稱霸的理由,還是說愉貴妃打心裡就是冇承認過本宮這個皇後?”

愉貴妃是冇承認過。

但這話卻絕對不能說出口。

皇後是皇上立下的,若是她直接開口否認,豈不是連皇上的臉都給打了。

愉貴妃咬了咬牙,萬般不甘心地起身跪在了地上,“是臣妾疏忽了禮節,還請皇後孃娘莫要往心裡去纔是……”

甄昔皇後邁步坐在軟榻上,擺了擺手打斷道,“愉妹妹無事便回去吧,如今本宮這裡還有官家小姐要照顧著,實在是冇空再跟愉妹妹東扯西拉。”

愉貴妃跪在地上又是一僵,連早已準備好的說辭都卡在了嗓子眼裡。

年輕的時候皇上寵愛著她,後來皇上又是萬分疼愛著她的兒子,甚至是超越了太子,所以愉貴妃早就是將皇後當成手下敗將了。

以至於現在麵對如此強勢的甄昔皇後,愉貴妃隻覺得腦子都有些不夠用了。

皇後孃娘這是吃錯了什麼藥?

甄昔皇後當然要強硬的,不然如何將愉貴妃給攆出去。

隻是愉貴妃也不是吃素的,目的未曾達到之前她斷不會輕易離去。

“皇後孃孃的教誨臣妾銘記在心,臣妾此番過來也是擔憂清平郡主。”今日愉貴妃做足了對範清遙的疼愛,如今上門關心自也是情理之中。

甄昔皇後看了看裡側的屋子,“今日清平郡主受了不少的驚嚇,來到本宮這裡冇多久就是昏睡了過去,愉妹妹的心意本宮自會傳達,等清平郡主醒了後,本宮定會讓她親自去給愉妹妹請安。”

愉貴妃雖還低著頭,唇角卻悄悄勾起了一個弧度。

果然,宮門那邊的眼線說得不錯,剛剛被皇後送出宮的就是範清遙。

不然現在皇後在這裡左右阻攔又是為何。

“說來也是巧了,臣妾特意帶著孫太醫一併過來了。”

站在門口的英嬤嬤聽聞,趕緊讓候在一旁的孫太醫進了門。

孫太醫跪在甄昔皇後的麵前,“落水事小,可若不及時驅寒恐慌邪氣入體,懇請皇後孃娘讓微臣為清平郡主醫治,以免耽誤了病情纔是。”

百合在一旁皺了皺眉。

說得如此誠心誠懇,若皇後孃娘不答應,豈不是能了不顧她人安危的小人了?

甄昔皇後卻擺明瞭軟硬不吃,“剛剛紀院子判在時,已是順手給清平郡主問過脈了,愉妹妹與其在這裡浪費時間,倒不如讓孫太醫去給其他的官家小姐問個平安脈,畢竟此番進宮的這些人裡麵,說不準誰就是以後的皇子妃了。”

愉貴妃,“……”

這皇後今天是屬蛇了麼,怎麼如此難纏!

孫太醫到底隻是一個臣子,見皇後孃娘如此說話了,哪怕是一心想要幫愉貴妃也是不好再開口的。

愉貴妃壓下一口氣,低聲道,“既如此,臣妾便是不打攪皇後孃娘了。”

語落,當真站了起來。

隻是就在愉貴妃轉身的時候,暗藏狠厲的眉眼忽朝著門口的英嬤嬤看了去。

英嬤嬤心神領會,直接就是邁開大步地走了進來,“老奴在行宮的時候可是親眼看見清平郡主什麼事都冇有的,如今明知我家娘娘前來看望,卻躲在床榻上不出來,莫不是根本就不想給我家娘娘請安不成?”

英嬤嬤衝進來的速度很快,百合反應過來想要去阻止已然是來不及。

甄昔皇後眼皮重重一跳,“放肆!本宮的鳳儀宮豈是你一個奴才撒野的地方?”

愉貴妃故作慌張地走了過來,卻是擋在甄昔皇後麵前不肯讓開,“皇後孃娘息怒,皇後孃娘息怒啊……”

甄昔皇後現在不想跟愉貴妃糾纏,起身就要往裡屋走。

與此同時,已是站在了床榻邊上的英嬤嬤一把掀開了垂落在地上的床幔。-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