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一刻鐘前。

渾渾噩噩的和碩郡王妃,在孩童的啼哭聲之中漸漸清醒。

恍然如做了一場噩夢的她,隨著眼前再次恢複了清明,就是看見了自己的孩子正在自己的臉龐邊張牙舞爪地哭著。

隻是和碩郡王妃開口喚出的第一個名字卻是,“小清遙……”

正是給和碩郡王妃止好血的範清遙,仔細改好棉被,這纔是走到了義母的麵前,“義母無需擔心,血已經止住了,但是這段時間義母都不要再下地,以免落下不可挽回的病根纔是。”

現在的範清遙,真的談不上有多好看了。

雙手早已被鮮血所染紅,頭髮微微散亂著,就是連麵頰都沾染著血水。

可是和碩郡王妃看著渾身是血的清瘦身影,竟是覺得那樣安心。

“是義母不好,是義母冇有看清旁人的性子便亂點鴛鴦譜,險些坑害了你和你姊妹們一輩子啊……”

和碩郡王妃哭得壓抑而又顫抖著。

而那個在範清遙心裡逐漸清晰的答案,也終於浮出了水麵。

“義母纔剛生產,不宜大喜大悲,我還有一件事情需要拜托義母……”範清遙說著,便是朝著還在地上昏著的李太醫看了去。

李太醫既是敢給義母灌血崩藥,所投靠著誰便已經冇有任何的爭議了。

此番她是救了義母,但這個名頭還需要李太醫來擔著纔是最穩妥的。

愉貴妃能買通李太醫膈應皇後孃娘。

她自也是能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讓愉貴妃也好好噁心一番。

和碩郡王妃強咬著唇角憋住心裡的愧疚,也是漸漸想起了李太醫,更是明白自己的平安並非是這場戰-爭的結束。

範清遙仔細叮囑著義母,唯恐落下任何的細節。

此番出宮不單單是她自己要萬分小心,更是還牽連著皇後孃娘和百裡鳳鳴,若有稍微的差池,無論是誰都將九死一生。

和碩郡王妃自然明白這個道理,隻是聽聞著小清遙的話,仍舊止不住地看向地上的李太醫,“真的冇問題嗎?若是……”

範清遙直接打斷道,“義母放心,隻需按照我說的辦即可。”

和碩郡王妃聽此,也隻能配合著點了點頭。

範清遙見時間差不多了,便是轉身躲在了屏風後麵。

與此同時,昏迷著的李太醫連同幾名產婆都是有了甦醒的征兆。

和碩郡王妃看著慢慢睜開眼睛的李太醫,隻覺得心都是跳到了嗓子眼,在被褥下的手更是攥緊了的。

李太醫和門口的產婆還冇等完全睜開眼睛,便是聽聞見了嬰孩的啼哭聲。

那聲音清脆刺耳,直接將幾個人激得睜開了眼睛。

看著那已是擺放在和碩郡王妃床榻邊的嬰孩,李太醫如夢初醒般地瞪大了眼睛。

“這,這是……”他似乎覺得自己好像有一瞬間冇有了意識,不然為何連和碩郡王妃什麼時候生完的孩子都不知情?

可是他又好像全程都清醒著,因為他感覺不到任何時間的流逝。

“李太醫真的是謝謝你啊!謝謝你保住了我們母子的性命,世人常說醫者父母心,今日我算是真的是親眼看見了,未曾想到李太醫竟如此激動,竟是昏了過去,好在吉人自有天相……”

和碩郡王妃說這話的時候,眼睛的眼淚不自而流,整個人都顫抖得厲害。

似真的是無法言語的感激著。

李太醫,“……”

晴天霹靂!

李太醫不敢置信地看著和碩郡王妃,“真的,真的是微臣……”

和碩郡王妃感激的不要不要的,“自然是隻有李太醫才能這般的妙手回春,李太醫放心,我定會讓郡王將此事如實稟報給皇上……”

站在門口的產婆們,其實也是恍恍惚惚著的。

隻是聽聞了和碩郡王妃的話,根本就不知道發生了什麼的她們,忙進門恭維著。

那一聲聲的妙手回春,再是華佗……

簡直是猶如催眠一般麻痹著李太醫的神經。

李太醫沉默地繞到和碩郡王妃的腳前,仔細打量著生產的傷口,瞬間如遭雷擊。

和碩郡王妃隻怕李太醫是察覺道了什麼,趕緊再次開口,“雖說此番接產多虧了李太醫,可畢竟男女有彆……”

隻是還冇等她把話說完,便是見李太醫微微頷首,“和碩郡王妃說的是,微臣這就去給郡王報喜,郡王妃和小世子吉人自有天相,郡王知道必定大喜。”

這次輪到和碩郡王妃愣住了。

真的就是如此簡單的相信了?

自然不是。

站在屏風後麵的範清遙眸色沉了沉。

義母身上的止血針還不曾被拔掉,止血散也還放在義母的腳邊。

故李太醫並非是被瞞住了,相反的……

是看了個清清楚楚纔對。

李太醫既能夠在皇宮侍奉主子們這麼多年,醫術自差不了的。

所以無論她的迷幻散再是如何的天衣無縫,都不可能隱瞞得過李太醫。

既是如此,倒不如將一切都明晃晃地擺在他的麵前。

範清遙相信,李太醫定知道該如何抉擇的。

已是站在和碩郡王麵前的李太醫,不是知道該如何抉擇,而是必須要坦言相告。

他給和碩郡王妃灌下的放血藥有多凶猛,他如何不知?

尤其是當他親眼看見那還在給和碩郡王妃止血的銀針,一切便就都明白了。

並不是他醫術高明,而是和碩郡王府內藏著一個比他醫術還要高超的人。

針法超群,死骨更肉。

這樣的人完全可以殺他於無形,卻偏偏留了他一條命。

李太醫雖然懊惱冇有完成愉貴妃的交代,卻更加在意的是自己的這條命,若是連命都冇有了,還談什麼榮華富貴。

既然和碩郡王府這邊不想撕破臉,他不如便如了這心意順水推舟。

起碼丟失了愉貴妃那邊,他還有保全郡王妃和世子的殊榮。

這樣的榮譽足夠讓他在皇上麵前立足,就算是愉貴妃再怎麼恨也不敢要他性命。

李太醫是想開了。

可肖夫人卻被雷劈得都是要糊了。

若是和碩郡王妃真的化險為夷,她,她又該怎麼辦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