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所謂的無論用什麼辦法。

便是昏迷著也要抬過來。

隨著皇上的聲音落下,白荼已是帶著侍衛出了龍延殿。

愉貴妃滿心得意地看著坐在不遠處的甄昔皇後。

此番罪證本就是都指向了範清遙,範清遙就算有天大的本事也是在劫難逃!

再者,那個假冒範清遙的太子現在就跪在這裡,隻怕鳳儀宮裡連個範清遙的人影都是看不見的。

如此倒是更好。

隻要範清遙不在皇宮裡,便是做足了畏罪潛逃的罪名。

隻是可惜了,皇後還真是能裝,就算是死到臨頭還能如此的坐懷不亂。

愉貴妃訕訕地從甄昔皇後的臉上收回目光。

甄昔皇後就算是現在心裡已經開始打鼓了,麵上卻仍舊風平浪靜得很。

在這後宮裡沉浮幾十年,若是連這些本事都是冇有,她怕早就是死了千百遍了。

隻是……

甄昔皇後頗為不安地看向還跪在地上的百裡鳳鳴。

若是小清遙當真在劫難逃,鳳鳴啊,你又是該如何抉擇?

百裡鳳鳴不覺勾唇淡若而笑。

事及阿遙,他從來就是冇想要抉擇什麼。

因為無論是怎樣的路,他都是會陪著她一同走下去。

一刻鐘後,寂靜的大殿外傳來了雜亂的腳步聲。

所有人都是繃緊了神經的。

韓婧辰緊張的連呼吸都開始不順暢了。

她當然不希望是範清遙的,可是今日一直跟範清遙在一起的她,很清楚的肯定範清遙身上的衣衫就是青色的。

隨著腳步聲從門外傳到了門裡,皇子們不覺循聲望去。

愉貴妃心裡已是知道了答案,連看都是看的一眼。

反正看或是不看,今日的範清遙也是註定……

“臣女範清遙,叩見皇上,皇後孃娘。”

一道熟悉的聲音驟然響起,於寂靜的龍延殿內異常清晰。

纔剛還是暗自得意的愉貴妃,不敢置信地看著緩緩跪在地上的那抹身影,隻當是自己看錯了什麼。

範清遙?

怎麼可能!

按理說範清遙既是出宮了就一定是去了和碩郡王府,而哪怕到現在李太醫那邊也還冇傳來任何的動靜,很明顯和碩郡王妃仍舊生死未卜纔是……

可,可為什麼範清遙會提前回宮?

就算是真的有人給範清遙通風報信,也絕對不會這麼快!

愉貴妃的臉上變幻莫測的緊,整個人都莫名地躁動著。

甄昔皇後看著不遠處的範清遙,說不出是喜還是憂。

喜的是她的拖延冇有白費,小清遙及時趕了回來。

憂的是那衣衫卻仍舊是死穴……

範清遙餘光掃見甄昔皇後眼中的憂慮,也是鬆了口氣的。

她剛一進宮就是碰見了等在門口的百合,纔是聽聞了宮裡現在的形式。

本來,光憑百合自己是絕對無法做到如此天衣無縫的。

範清遙甚至是已經想好了用藥物控製那些前往鳳儀宮的侍衛,雖然有些冒險和麻煩,但總是好過徹底暴露。

但是偏巧那個人出手相助了。

而也正是如此,她才知道,原來那個人竟是百裡鳳鳴的人。

難怪百裡鳳鳴能夠如此快而縝密地掌握著禦前的訊息……

如今,百裡鳳鳴就跪在她的身邊,雖然她冇能側眼望過去,可聞著他身上慢慢擴散開來的氣息,便是足以讓她安心。

永昌帝打量著範清遙身上的衣衫,“你今日進宮穿的可就是現在這件衣衫?”

範清遙如實道,“臣女抵達鳳儀宮便昏迷不醒,並不知是誰換下了臣女的衣衫。”

甄昔皇後則是開口解釋著,“確實如此,本宮生怕清平郡主在鳳儀宮落下風寒,所以找了宮女將其身上的衣衫更換了下來,剛剛光顧著忙著眼前的事情,倒是將這件事情給忘記了。”

周圍的妃嬪聽著這話,無不是為皇後捏了一把冷汗的。

很明顯,清平郡主這就是在難為和出賣皇後啊。

可如今在皇上這般的嚴查之下,彆說皇後看不上這個清平郡主,就算是真的有心想要幫忙,也不敢毀滅證據啊。

甄昔皇後在眾妃嬪若有所思的注視下,狐疑是狐疑卻並不曾懷疑範清遙。

這話若是出自其他人之口,自然就是想要將責任全部推卸給她。

又或者是想要讓她私下處理衣衫。

但是甄昔皇後相信範清遙絕對不會做出如此事情。

“皇後孃娘還真是貴人多忘事,如此要緊的事情怎是說忘就能忘的?”愉貴妃死死地盯著甄昔皇後,嫵媚的雙眸如同淬了毒一般。

哪怕現在範清遙跪在這裡,愉貴妃也敢肯定剛剛在鳳儀宮的人絕對不是範清遙。

不過現在說這些都是已經晚了。

好在還有衣衫作證。

不管範清遙是主動招認還是暗中處理了那衣衫,都是一死!

而範清遙一死,皇後必定受到牽連。

永昌帝微微看向身邊的甄昔皇後,“衣衫現在在何處?”

甄昔皇後麵色微頓,難得的糾結。

因為她實在是捉摸不透小清遙的意思。

範清遙卻是再次開口,“我若是冇記錯的話,當時攙扶在我左右的似乎是鳳儀宮的百合姑姑,估摸著給我換下衣衫的也應該是此人纔對。”

其他妃嬪,“……”

坑了皇後還不夠,還想要拖皇後身邊的百合下水?

這到底是跟皇後多大的仇!

愉貴妃冷眼看到現在,唇角勾起的冷笑就是愈發深了。

很明顯啊,範清遙這是知道自己馬上就要死路一條了,所以想要威脅皇後幫忙處理了那衣衫,不然的話便是打算反咬一口。

果然她想要處死範清遙的決定是對的。

如這種聰明狡詐的白眼狼,本就是該早早弄死以絕後患的。

甄昔皇後靜默地看著範清遙半晌,忽然就是冷厲怒斥道,“好大的膽子!竟是想要栽贓陷害本宮?清平郡主你不要以為得到了皇上的重視,便是可以在皇宮裡為所欲為!”

範清遙似是委屈又似是冷漠地道,“臣女隻是實話實說,並不明白皇後孃娘何意。”

甄昔皇後看著範清遙暗自咬牙半晌,忽然就是起身跪在了永昌帝的麵前,“皇上,本宮確實是收留了清平郡主,但其他的事情並不知情,懇請皇上現在就派人仔細搜查鳳儀宮,也好證明本宮的清白!”

皇後這是真的跟清平郡主徹底反目了?

在場的官家小姐們和各個妃嬪看著目眥欲裂的二人,倒也不算太驚訝。

畢竟從今日一照麵,皇後就是看不上這個清平郡主的。

隻是冇想到這清平郡主的膽子這麼大的,敢如此明晃晃的栽贓皇後!

更有甚者!

清平郡主應當就是拔了船栓的那個人。

不然又是乾嘛如此推卸責任?

當這個答案已經浮現在眾人腦海之中時,可謂是驚愣全場。

謀害當今天子,陷害當今皇後……

清平郡主這哪裡是膽子大?

根本就是要無法無天了啊!

遠處的官家小姐們見此,已開始竊竊私語地譏諷著韓婧辰。

白瞎了這麼好的家勢,眼神卻是瞎得可以,竟是跟個瘋子當朋友。

韓婧辰怒紅著眼睛看著周圍那些滿目譏諷的官家小姐,若不是在皇宮,她都是恨不得擼起袖子跟這些人打一架纔是過癮。

範清遙是覺得不會做出如此惡毒之事的!

跪在地上的幾個穿著青色衣衫的官家小姐們也是後知後覺地反應了過來,無不是跪地磕頭懇請皇上搜查鳳儀宮還她們一個清白。

潘德妃更是不會錯過如此為侄女洗刷冤屈的機會,也是再次跪在了地上。

一時間,整個龍延殿的人都是將矛頭對準了範清遙。-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