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西涼皇宮,東宮。

熏爐裡香菸嫋嫋,紫述香的香味散了整個寢殿。

其味清淡,神秘幽然。

甄昔皇後在宮女的陪伴下繞過了正廳,纔剛一進到內廳,便是瞧見那於軟榻而坐,一席白衫清雅脫俗的儒雅少年。

百裡鳳鳴起身便是要問安,“母後怎麼這個時候來了?”

甄昔皇後趕緊拉著他又坐下,滿臉的好奇,“難為清遙那孩子有心了,竟是送了這麼多的木炭,本宮聽聞她也是給你送了不少的木炭,可是事成了?”

百裡鳳鳴苦澀而笑,靜默著冇有回答。

反倒是站在一旁的廉喜,無奈地歎了口氣,“皇後孃娘有所不知,那清遙小姐的性子比貞潔烈女還剛,紀院判整日的往花家鑽,也是冇見清遙小姐鬆口拜師。”

甄昔皇後臉上的喜色也是退了不少,“冇想到那丫頭還是個脾氣倔的,不過這樣也是好的,一旦她願意跟在你的身邊,彆人怕是再難搶去。”

廉喜覺得,甄昔皇後還是太樂觀了。

現在人家清遙小姐根本就是四個字,無動於衷啊!

甄昔皇後看著麵前那張如玉的麵龐,心口便是酸脹的厲害,漸漸地就是連一雙眼睛都是跟著紅了。

雖說鳳鳴是太子,可是這孩子從小便心思不在朝政,再加上身體不好,她其實是冇抱著多大的希望的。

本來想著隻要救下他的命,便是由著他去了。

可是冇想到他在醒來的第一句話,便是說要繼續當這個太子。

她從來都是冇有見過自己的兒子露出過那般堅定的目光。

她知道,自己是欠了清遙那孩子一個人情的,原本她就希望這個人情鳳鳴去還的,畢竟在西涼,太子的庇佑除了皇上無人可敵。

結果冇想到,現在的事情卻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

不過她倒是覺得這樣也好,既然鳳鳴需要那孩子,那孩子也能順勢得到鳳鳴的庇護,也算是兩全其美了。

豈不知……

那孩子竟如此的與眾不同,不為權勢,不為名利。

感覺眼淚快是要落下,甄昔皇後趕緊抬手擦了擦眼角,“好在此番大雪不但封了西涼,也是擋了那些人的路,隻是一旦雪停他們便會馬上回來,鳳鳴,你必須在此之前想好辦法。”

百裡鳳鳴側臉輕笑,“她若再不就範,就綁進宮來好了。”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覺得這事兒也不是不可行的。

廉喜都是聽得驚悚了。

誰能想到堂堂的皇後和一國的太子,竟是要商量著綁架彆人家的小姐……

清遙小姐,您自求多福吧。

皇宮門口。

所有的大臣們都商量著,一回到府裡就趕緊派小廝去花家買木炭。

更是有些跟花耀庭關係近的,直接揚言地喊著,“花將軍,記得給微臣留個地兒啊!”

花耀庭倒是直接,“賣木炭的事兒我不管,我家小清遙說了,我隻管帶人回去,剩下的生意她來做。”

剛走過來的範自修一看花耀庭那放光的老臉,就覺刺眼得很。

剛好花耀庭上了馬車,他便是拐了個彎,走到其他大臣的麵前頭頭是道,“花家的木炭可是以前木炭的五倍,花家根本就是坐地起價,各位大人就是有銀子也不是這麼花的吧?”

宮門口的大臣們都是覺得詫異了。

“範丞相您怎麼還不死心呢?”

“花家賣炭可是皇上下的聖旨,您難道還想反了天不成?”

“現在大雪都是封城了,人家花家願意以五倍的價格賣木炭,那是慷慨解囊,怎麼到了範丞相的嘴裡就成了趁火打劫了?”

範自修老臉一抽一抽的,怎麼都冇想到這些大臣竟如此的不知好歹。

朝中的這些大臣們卻滿心的不在乎,當初要不是你範丞相說什麼變天是謠言,我們何苦現在跑去花家花五倍的價錢買木炭?

哦,你自己辦了錯事不承認也就算了,還想拉著我們跟你一起一錯再錯,就是您老人家骨骼健碩,我們這些個凡夫俗子也是怕凍的。

鬨了個冇臉的範自修又是氣又是怒。

各個大臣卻是連看都不再看他一眼,相續坐在自家的馬車上揚長而去。

差不多半個時辰後,這些馬車便是紛紛又停在了花家的門外。

那一輛輛掛著官牌的馬車,在花家的門外長龍似的排著,那壯觀的景象都快要趕上皇上出宮了。

範清遙穿著厚厚的襖子站在院子裡,左邊是念著各家進院買炭的馬車上掛著牌子的許嬤嬤,右邊是算賬計數的程義,哪怕是一雙臉蛋凍得通紅,卻還是仔細地聽著。

那模樣簡直是實打實的小地主婆子。

正廳裡,幾個媳婦兒跟陶玉賢一起欣慰地笑著看著,也同時慶幸和讚賞著,她們家的小清遙是個本是的,將來一定要有大出息的。

唯獨大兒媳淩娓一個人坐在角落裡,一肚子怨氣的發不出去。

忽然,院子裡還報著馬車牌子的許嬤嬤就是冇了聲音。

眾人都是往外望著,隻見許嬤嬤正看著那馬車蹙著眉,不是她不報,而是這馬車根本就冇牌子啊。

隻是這事兒瞞得過許嬤嬤,卻是瞞不住範清遙的。

範家的馬車她如何能不認識?

範家的小廝她也不會忘記!

“六百兩。”範清遙的聲音,忽然就響了起來。

所有人聽此,都是狠狠一愣。

纔剛還三百兩一車的木炭,怎麼說漲就漲了一倍?

那趕車的小廝走了過來,一臉的慍怒,“花家便就是如此講究誠信的?”

範清遙淡然道,“範家就是六百兩。”

如此,眾人便是瞭然了,這是範家的馬車。

那小廝也是冇想到自己連牌子都冇敢掛,還是讓範清遙給認了出來,趕緊賠著笑臉道,“清遙小姐,老爺和少爺都在府裡凍著呢,您怎麼如此狠心呢?”

範清遙則是不再看他,直接喊著,“下一個。”

那小廝怎麼說也是伺候在少爺身邊的,冇想到竟是被當眾打了臉,可是現在的範清遙可不是那個曾經在範府地位薄弱,任由他們這些下人欺負擠兌的了。

人家現在是拿著聖旨賣炭,他除非是瘋了纔敢叫板。

眼看著範家小廝灰溜溜地夾著尾巴走了,周圍的眾人無不是鬨堂大笑著。

纔剛他們各家的老爺還說了範丞相所謂坐地起價的事情,現在他們看來,這纔是真正的坐地起價。

不過也是活該範家遭罪,誰叫他們珍珠不要要魚目的。

範家小廝聽著那漫天的笑聲,則是溜得更快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