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儀宮裡,百合將愉貴妃和潘德妃結伴而走的事情,告知給了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聽聞後,無奈地歎了口氣,“倒是可惜了潘雨露那個孩子。”

心性是急了些,但好在不算壞的。

百合輕聲道,“皇後孃娘仁慈。”

甄昔皇後自嘲地輕笑了一聲,“仁慈也要看用在什麼人的身上,若潘德妃當真是個知趣的,日後潘雨露出嫁時本宮也會給她壯足臉麵,但若她非要站在本宮的對麵,就彆怪本宮不講情麵了。”

臉麵這種東西,從來都是給值得的人的。

“鳳鳴那邊可是有什麼動靜?”甄昔皇後問。

百合如實道,“自從皇上賜婚後,太子殿下便一直在東宮,並未曾踏出一步。”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

雖說婚是賜了,但該做的樣子還是要做的。

就是要稍微委屈一下小清遙了。

百合有些心疼地道,“就是不知清平郡主接下來能不能受得住。”

甄昔皇後倒是放心,“小清遙自是能受得住的。”

隻是可惜了……

不是所有人都有小清遙的能耐。

正是如此,小範清遙才顯得是那樣的珍貴。

就在太子賜婚的訊息放出去三日後,其他適齡皇子的賜婚的聖旨也接連送至。

隻是礙於太子和清平郡主的婚事實在是太過轟炸,反倒是將其他皇子的婚事顯得平淡無奇了。

此番賜婚的有大皇子,二皇子,三皇子,六皇子。

不出意外的,六皇子妃仍舊是韓婧辰。

隻是讓人冇想到的是,本應該是太子妃人選的潘雨露,竟是成了三皇子妃。

範清遙知道此事的時候,正在和碩郡王府裡。

對於此事,範清遙倒是冇什麼意外的。

正如義母所說,無論是潘雨露的家勢,還是潘雨露有個當妃的姑姑撐腰,都是範雪凝所無法相比的。

愉貴妃就是矬子裡麵拔大個兒,自也是輪不到範雪凝當這個三皇子妃的。

隻是有一點讓範清遙疑惑。

愉貴妃是如何讓範雪凝做到心甘情願,眼睜睜看著百裡榮澤迎娶她人的。

想著那日在龍延殿感受到的盯視……

範清遙默默在心裡將在場的人都是掃過了一遍。

驀地,一個陌生的人影閃過腦海。

範清遙忽然就是蹙起了秀眉。

難道,不是範雪凝無法阻止,而是現在的範雪凝根本阻止不了?

如果要是當真如此的話,事情就越來越有意思了啊。

和碩郡王妃還未曾出月子,整個人都是臃腫地靠坐在床榻上,“愉貴妃還真是精打細算的很,這麼快就是把潘家給收入囊中了。”

潘雨露的父親是通政司副使,正四品,看似並不出眾。

奈何通政司做的卻是處理本國,以及各個聯盟國的來信來訪事項。

跟西涼關係密切的聯盟國足大十餘個,其中更是包含了兵力物力之雄厚的大國。

三皇子現在看隻是個普通的皇子,但若是以後得到了聯盟國的支援呢?

“聽聞高祖那會兒,高祖就不是正統的太子,正是因為高祖得到了西涼聯盟國的暗中支援,纔是徹底碾壓了當時的太子,讓皇上不得不廢除太子封高祖為新任儲君。”

有個前車之鑒擺在那裡,和碩郡王妃如何能不擔憂。

“義母還在月子裡,切莫太過憂心纔是,多想想小世子纔是最好的。”範清遙輕聲地哄勸著。

愉貴妃一想到自己的兒子,果然臉上的笑容就是多了。

隻是……

“難怪當初郡王一聽說我要給你說媒,就差拿刀阻攔著了,現在想想還是怪我自己多事,險些就是斷送了你跟太子殿下的姻緣。”和碩郡王妃一想到自己曾經做過的糊塗事情,就是愧疚得不行。

範清遙握著和碩郡王妃的手,目光柔軟,“義母無需愧疚,義母為我著想,我自是明白的,況且當初義母也是根本不知情,要怪都是怪我冇有提前跟義母說明,隻是以後肖家那邊義母切記要多多防備纔是。”

既肖夫人為愉貴妃辦事,隻怕肖鴻飛也已是站在了百裡榮澤的身後。

和碩郡王妃點了點頭,“放心,義母明白的。”

稍晚些的時候,和碩郡王大步流星的回到了府邸。

見範清遙剛好在,他便是叮囑廚房做了幾道可口的飯菜,留範清遙一起吃晚飯。

席間,和碩郡王所擔憂的跟和碩郡王妃差不多,都是害怕愉貴妃藉助潘家的勢力,對西涼的聯盟國伸手。

最主要的是,“禦前那邊似已經有了訊息,說是軫夷國的人會初駛西涼,雖然具體的原因並冇有查到,但卻已可知此番前來西涼的人會是軫夷國的攝政王。”

軫夷國,範清遙還是聽說的。

這個國家財力巨大,戰力驚人,之所以能夠跟西涼達成聯盟,完全是因為西涼願意每年提供給軫夷大量的藥材。

說白了,雖是聯盟,可實則這些年都是西涼在低頭保平安。

和碩郡王又是道,“聽聞軫夷國的陛下年前的時候駕崩了,唯一的太子年紀太小又身患頑疾無法登基,故現在軫夷國的朝政都在由那位攝政王掌管。”

軫夷國的攝政王權傾朝野,百裡榮澤若是當真趁機與這位攝政王暗中私通……

那麼不管軫夷國的攝政王是對西涼的皇上施壓,還是暗中幫助百裡榮澤,其威脅對於百裡鳳鳴來說的都是致命的。

這麼簡單的道理,範清遙還是懂的。

不過相對於義父的愁眉不展,範清遙想的卻是,“臨近年關,軫夷國的攝政王卻親自前往西涼,其必有著重要的事宜纔是,三皇子確實是有通政司那邊近水樓台,但若是義父提前查明軫夷攝政王來此的目的,或許先得月的未必是三皇子。”

當年軫夷能為了藥材而跟西涼聯盟,便足以看出軫夷是以利益最大化的國家。

各國皇家對於皇子和公主都是言傳身教的,既曾經軫夷國的陛下是如此人,那麼現在掌管朝政的攝政王必也是將利益擺在最前麵。

故掌握其來西涼的目的,並爭取給予最大的幫助,纔是製勝之道。

和碩郡王聽得可謂是醍醐灌頂,“是義父糊塗了,等明日進宮時,義父定會找機會跟太子好好商議此事。”-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