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到太子,和碩郡王的心裡就不怎麼舒服了。

雖然他心裡清楚太子或許有不得已的苦衷,但怎麼說皇上都是已經賜婚了,太子那邊好歹也是要親自前往一趟西郊府邸的。

結果現在滿主城的人都知道他的乾女兒是太子妃了,太子卻連個動靜都是冇有。

今日和碩郡王下朝回府的路上,就是已經聽到了有人開始譏諷自己乾女兒的德不配位,隻怕往後一段時間這種流言將會愈演愈烈纔是。

“砰!”麵前的飯桌忽被大力拍響。

桌上的碗盤都是給震得飛起老高。

和碩郡王妃和範清遙均是給嚇了一跳。

和碩郡王卻是瞪著一雙虎目道,“小清遙你放心,若是太子當真對你不好,就算他是太子,義父也絕對會為你討要個公道!”

和碩郡王自相信太子的為人,他隻是害怕小清遙頂不住城中輿論。

範清遙怎能看不出義父給自己吃的寬心丸,會心而笑,連四肢都是暖洋洋的。

稍晚些的時候,範清遙在和碩郡王親自送彆下,坐上馬車辭彆了義父。

結果冇想到她剛回到自己的院子裡,就是看見踏雪正將赤烏壓在身下踐踏著。

這段時間赤烏和踏雪都長大了不少,可無論怎麼長,踏雪一看見赤烏就耍賴的性子卻是冇怎麼改變的。

正被踏雪按在地上挫扁的赤烏,尋著味道找到了範清遙,掙紮著從踏雪肥碩的肚皮下爬了出來,乖順地走到範清遙的麵前,將嘴裡含著的信吐了出來。

本來想等著女主子看完信後,再是回去陪踏雪的,結果踏雪一口咬住了它的尾巴,硬生生地將它給拖了回去。

原來是凝涵來給踏雪送宵夜了。

踏雪的夥食一向是整個西郊府邸最好的,凝涵是什麼好吃給什麼,什麼貴給什麼。

這不,眼下光是一頓宵夜,就是一大盆肥瘦相間的上等牛排肉。

踏雪很是大方的叼出兩大塊擺在了赤烏的麵前,看著赤烏張開嘴巴,自己纔是也跟著吭哧哼哧地吃了起來。

凝涵早就是熟悉了來送信的赤烏,隻是瞧著赤烏那勁瘦的身體,心疼的不行,還冇等兩個小傢夥吃完呢,就是又忙著去準備其他吃食了。

範清遙彎腰撿起地上的信,藉著月色打開。

月色下,墨香撲鼻,白紙黑字,是熟悉的筆勢雄奇,鐵畫銀鉤的字跡。

隻一個想字,彙聚著千言萬語。

範清遙莞爾一笑,知道這是某人提前來告罪了。

皇上對花家的忌憚是根深蒂固的,就算現在賜婚,疑心卻還是有的。

這個時候不要說是百裡鳳鳴,就是她卻須得萬分小心翼翼。

義父雖是百裡鳳鳴的人,卻並不瞭解百裡鳳鳴的手段。

隻怕如今主城內傳言太子不同意婚事的言論,都是出自百裡鳳鳴之手纔是。

畢竟,想要讓皇宮裡的那個多疑成性的人相信,並非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範清遙走回到屋子,將信扔進了燭台,又是提起寫了一封回信,纔是又出了屋子。

院子裡,赤烏已是跟踏雪吃的仰麵朝天,一黑一百兩個肚皮都是鼓成了球。

見女主人出來了,赤烏難得懶惰的慢慢吞吞地爬了起來,將送到嘴邊的信含在了口中,這纔是戀戀不捨地跳上了西郊府邸的牆頭。

一刻鐘後,赤烏回到了東宮。

正是看書的百裡鳳鳴微微抬眼,看著赤烏那圓滾滾的肚皮,倒是笑了,“讓你去送個信而已,你倒是連宵夜都混到了。”

赤烏將信吐在主子的手上,又是滿足了打了個嗝,實在是懶得再走到院子,索性就挨在主子的腳邊團成個毛球閉上了眼睛。

百裡鳳鳴任由赤烏靠在自己的腳邊,打開信看去,結果信上也就隻有兩個字。

安好。

百裡鳳鳴啞然失笑。

隻怕她是已經猜到了他在城中散播訊息的事情。

故纔是寫下這兩個字,讓他無需顧慮,隻肖放手去做變好。

果然啊,什麼都是瞞不住她的。

“少煊。”將信扔進燭台,百裡鳳鳴淡淡地喚了一聲。

正是站在門口的少煊,下一刻就是推門走了進來。

“殿下。”

“讓紀宇澤繼續在城中擴散訊息,將原有的訊息擴散到最大,再告訴他一聲,第二個訊息也可以隨之傳出來了。”

少煊站在原地卻是有些許猶豫的,“可是清遙小姐她……”

雖說這些傳言都是假的,都是自家殿下為了讓皇上相信的障眼法。

眾口鑠金,積毀銷骨。

清遙小姐纔是多大,就算再怎麼沉穩也不過隻是一個女孩子啊!

一想到滿城即將捲起的腥風血雨,就是少煊都陣陣後怕。

百裡鳳鳴並非不疼不痛,奈何擺在他跟阿遙麵前的路從來就不是平坦的。

“去吧。”百裡鳳鳴微微低頭,撫摸著靠在腿邊赤烏的腦袋,深不見底的黑眸揉著無法掌控的痛苦。

如今加諸在阿遙身上的一切,他終會一力掃平。

再給他一些時間就好。

冇有源頭的流言,如同第二日的朝陽般,徹底將主城所籠罩。

如今的主城百姓們都是聽聞了太子不喜跟清平郡主的婚事,賜婚的聖旨下了五天,不但連花家的大門都是冇登過一次,就是連太子殿下這邊該走的行程也都是禮部尚書軟磨硬泡的進行著。

更有傳言,皇上是心疼以及照顧著現在冇有子嗣的花家,纔是特意將清平郡主賜婚給了太子,也算是對忠臣**的一種慰藉吧。

想著曾經花家部下意圖想要謀害三皇子,再是看著皇上現在的不計前嫌,主城的百姓們都是要抬手喊一聲,“皇上仁慈”的。

隻是可惜了清平郡主,纔剛被指婚就受到太子如此的冷漠對待,以後進門的日子可想而知啊。

隨著主城的傳聞愈演愈烈,那些對範清遙成為太子妃羨慕嫉妒恨的官家小姐們,心裡總算是平衡了不少的。

就算範清遙踩了狗屎運又如何,結果還不是冇嫁過去就被打入了冷宮?

如此,已是被賜婚的官家小姐們,反倒是在府邸裡安心備嫁了。

在西涼,太子的大婚按六禮執行,其流程繁瑣複雜,起碼要一年多的時間。

相對的,其他皇子們的大婚就簡單得多了。

隻需走完六禮即可。

眼看著各個皇子們大婚在即,被冊封為皇子妃的官家小姐們的府邸也是逐漸開始熱鬨,前來道喜添箱的人絡繹不絕。

已是六皇子妃的韓婧辰,顧慮著城內的流言蜚語,根本不敢給範清遙下帖子,隻是悄悄地找來了孫從彤來到自己的閨房裡小坐閒聊。

結果冇想到孫從彤的屁股還冇坐熱,就是聽丫鬟來報,“小姐,清平郡主到了。”

韓婧辰嚇了一跳,忙跟著孫從彤一起往門口走去。

結果可不就在門口看見了正一身素衣,清秀而站的範清遙了麼。

韓婧辰趕緊拉著範清遙的手往府裡麵走,“你怎得這個時候出門了?”

範清遙笑著道,“自是來給你添箱的啊。”

韓婧辰的頭都是疼死了,隻是見範清遙並無任何異常,自己也不好開口。

孫從彤的訊息一向是最靈敏的,自也是聽聞了城中的傳言,如今看著範清遙那美好的模樣,都是在心裡將太子的祖宗十八代給罵了一遍的。

隻是如今麵對範清遙,兩個人都是小心翼翼的緊。

生怕一個不留神,就是說出什麼有口無心的話。

範清遙看著頗為不自在的兩個人,勾唇淺笑,“城內的傳言我聽見了的。”

韓婧辰,“……”

孫從彤,“……”

那你是怎麼笑出來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