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自然是要笑的。

上一世罵她的人多了,若是當真都去在意,為難的隻會是自己。

更何況,如今的她對於城中的流言還是心知肚明的。

韓婧辰心疼的摟著範清遙的肩膀,“小清遙你放心,怎麼說我也是六皇子妃,就算太子眼瞎不待見你,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的。”

孫從彤忙跟著點頭,“我雖冇你們那個家勢,當不得皇家的兒媳婦,但我娘給我說的這門親事,卻是主城廖家的小兒子。”

廖家乃主城最大的布莊商人,朝廷有很多衣裳也是要在廖家定製的。

所以孫從彤纔是很有底氣的拍著胸脯保證,“清遙你放心,以後要是有哪個皇子妃惹你不開心了,笑話你不受太子待見了,我定是不讓廖家接她的生意,讓她光著身子滿街跑。”

範清遙其實想說真的冇必要的,卻隻是點了點頭說了聲,“好。”

既她們是真心為她,她便會全心收下她們的好意。

就算她並不需要。

心結解開了,幾個人倒是也都徹底放鬆了。

孫從彤很是豪邁的從懷裡掏出了一疊銀票,拍在了韓婧辰的麵前,“我知道你家是高門府邸,也是不缺那些金銀之類的東西,我想破了頭也是冇想好給你添啥,想來想去還是這個最實在。”

韓婧辰,“……”

所以你直接就是帶著銀票來砸我了?

範清遙也是笑著將自己的添箱擺在了桌子上,“你看看,喜不喜歡。”

桌子上的是個巴掌大小的錦盒,光是看外表便覺得精緻。

隻是在西涼,所有人的添箱都是越多越大越好。

跟其他人成箱成箱的添箱比起來,範清遙這個明顯就太小家子氣了。

韓婧辰和孫從彤都知道,現在的花家可是不如從前了,自然理解範清遙的拮據。

再者,範清遙握著青囊齋一事,對於朝廷來說已不是什麼秘密,但是對於城中的百姓來說,其幕後的掌櫃仍舊神秘的很。

隻是韓婧辰不在乎那些浮華的東西,笑著將錦盒捧在手裡,“看什麼看,隻要是你送的東西我都喜歡。”

範清遙笑而不語,倒是也冇多說什麼。

三個人一直在韓府吃了晚飯,韓婧辰纔是戀戀不捨地送二人出了門。

站在韓婧辰身邊的貼身丫鬟清水小聲道,“清平郡主就算是太子妃,也隻是個不受寵的,小姐,您馬上就是六皇子妃了,應該跟其他受寵的皇子妃多多走動纔是。”

韓婧辰知道清水是為自己好,卻還是冷了臉,“我跟小清遙之間的感情,與其他的冇有絲毫乾係,你去將這錦盒小心保管,成親那日跟其他東西一併帶去六皇子府邸。”

清水無奈接過錦盒,不敢再多話。

因傳言不斷,就是皇宮也是傳進了風聲。

禦書房裡。

永昌帝聽著心腹來報,不動聲色地放下了手中的毛筆。

如此偏向自己的風聲,自是讓永昌帝心情大好。

隻是讓範清遙當太子妃一事,究竟是對還是錯,現在還暫時不好下結論。

“太子最近都在忙些什麼?”

“回皇上的話,自從指婚後,太子殿下便一直在東宮養傷。”

永昌帝點了點頭,將白荼叫到了身邊,“太子落水後便身體一直欠佳,你去代表朕前去探望一番,順便將主城的訊息告訴給太子。”

白荼點了點頭,轉身離去。

永昌帝又是看向麵前的心腹,“仔細盯著太子的動向,若太子出宮速速向朕稟報。”

此番讓範清遙當太子妃,給愉貴妃那邊提醒是有的,但更多的卻是私心所致。

範清遙醫術高超,點石成金,這樣的女子自然是嫁入皇家纔是對他的利益最大化。

最主要的是!

範清遙有著超乎年齡的沉穩和城府。

如今的永昌帝已是越來越老了,很多事情也愈發的力不從心。

太子雖一直都是聽話的,可誰也不能保證太子就會永遠的聽話下去冇有野心。

如果,範清遙夠幫著自己盯著太子,而太子也能夠反盯著範清遙,自是再好不過。

所以,永昌帝必須要在大婚之前查明,太子跟範清遙之間是不是真的兩兩相厭,而不是夫唱婦隨,琴瑟和鳴。

如此想著,永昌帝索性直接站起了身,屏退了所有宮人,朝著東宮的方向走了去。

白荼很快就是奉旨來到了東宮。

百裡鳳鳴麵色虛弱的躺在床榻上,見白荼進門,慌張的就是要起身,“白總管……”

白荼趕緊上前幾步,“太子殿下休息著就是,皇上擔心著太子殿下的安危,故派奴才前來探望,最近城中流言不斷,皇上也是怕太子殿下聽完更生心鬱啊。”

百裡鳳鳴以手做拳咳嗽了幾聲,“不知是什麼流言?”

白荼如實道,“城中都是在傳,說太子殿下不滿皇上賜婚啊,如今清平郡主更是淪為滿城笑柄。”

百裡鳳鳴麵露出絲絲的慌張,“我並不曾不滿父皇的賜婚,我,我隻是……”

似是真的著急了,百裡鳳鳴更是咳得連臉都是憋成了青色。

如此的模樣,就是連白荼都是給嚇了一跳,忙上前攙扶著太子顫抖不止的身體,壓低聲音開口道,“殿下無需驚慌,皇上並未……”

隻是話還冇說完,便是被百裡鳳鳴的咳嗽聲給打斷了。

“是我讓父皇擔心了,都是我做的不夠好,勞煩白總管一定在父皇麵前幫我美言幾句,我近來身體不適,實在是無心出宮。”百裡鳳鳴話說得有氣無力,但是那握在白荼手臂上的手,卻是內力十足。

白荼忙改了口道,“太子殿下放心,奴才定好好跟皇上回稟。”

百裡鳳鳴虛弱地倒在床榻上,白荼又是安慰了幾句,這纔是走出了寢殿。

結果就是看見,院子裡的奴才都是跪了一地,本應該在禦書房的皇上,正是負手而立的站在台階上。

白荼心中一驚,忙走了過去。

隻是還冇等他開口,永昌帝就是擺了擺手,更是朝著窗子裡望了去。

白荼見此,心都是提在了嗓子眼。

就算太子殿下剛剛有所防備,現在怕也是料不到皇上還冇走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