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愈發接近年關,主城的天氣也愈發的跟著冷了下去。

冬月二十七,百裡鳳鳴秘密向永昌帝進獻了第一批礦石,永昌帝龍顏大悅。

百裡鳳鳴趁機表明淮上礦山人手短缺,跟永昌帝提議乾脆直接在淮上當地擴招人手,對外則是以朝廷屯兵為理由掩人耳目。

民間招兵,素來跟正統在軍營之中強化訓練的正兵不同。

再者,百裡鳳鳴雖掌握著淮上礦山,卻一直都在永昌帝的眼皮子底下。

故而未曾多想,永昌帝便是準許了百裡鳳鳴的請求。

範清遙知道此事的時候,難得的出了一身的冷汗。

百裡鳳鳴這一招可謂是在老虎口中拔牙,凶險萬分。

不過也正是如此,舅舅們也可以不用再如此小心翼翼的過活。

很快,範清遙就是接到了赤烏送來的信。

三日後,少煊將親自前往淮上為朝廷征召屯兵。

範清遙知道這是一個千載難得的機會,趕緊將鵬鯨叫到了過來。

“小姐,這是現在賬目上所有能夠挪動的銀子。”不過一刻鐘的時間,鵬鯨就是將青囊齋的賬目擺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範清遙看著賬麵上百萬兩的銀子,速速讓鵬鯨將這所有的銀子全部換成了銀票。

當天晚上,這些銀票就是被送到了蘇紹西的手上。

蘇紹西早就知道範清遙有想要在幽州開鋪子的打算,倒是也不驚訝。

隻是讓蘇紹西冇想到的是,範清遙並冇有讓他直接拿著銀票前往幽州,而是讓他先行抵達涼城,並且先行隨意在涼城買下一間鋪子,再是雇傭幾個夥計。

涼城是位於幽州和淮上之間的一座小城,因其貧窮落後,已是快要被西涼所遺棄。

蘇紹西看著地圖上座標的涼城有些懵,不過還是在第二日就帶人啟程了,心裡隻盼望從來從不按章法出牌的範清遙,萬不要真的抽什麼瘋纔好。

卻不知,範清遙不但抽風。

而且還抽得不輕。

蘇紹西走後的當天,範清遙就是將天諭叫到了麵前。

在幽州開鋪子的事情,範清遙已是跟天諭提前打了招呼,如今天諭也是不慌。

“三姐姐放心,我明日便啟程。”前往幽州幫三姐姐開新鋪子的事,她都是已經跟孃親說了的,雖然是未知的,可她總是想要往前走走看。

再者,如今她都是已經訂了婚的,如今也是得先給自己賺足嫁妝,日後纔是好能風風光光的嫁人。

範清遙卻是道,“無需如此著急動身,後日少煊便是會帶著人前往淮上,你隻需跟著他一起上路即可,等抵達涼城後,自會有人找你彙合。”

舅舅們已開始練兵屯兵,銀子的花費自是不可控製的。

青囊齋已是被皇宮裡的那個人徹底盯死,故青囊齋賺得銀子再多也是死的。

所以範清遙必須將死銀盤活,並暗中開枝散葉。

如此纔是能夠供應上舅舅那邊的屯兵需求。

當天晚上,範清遙就是讓人把天諭要出門的訊息給擴散了出去。

隻是將目的地從幽州變成了涼城。

很快,主城的百姓們就是都知道花家的三小姐要出門給自己賺嫁妝了。

皇宮裡很快也是聽見了風吹草動的。

禦書房裡。

永昌帝看著麵前的心腹,微微皺眉,“確定了是涼城?”

心腹頷首,“屬下已查清,蘇家的少當家已先一步抵達了涼城,並已花家的名義,在涼城盤下了一家鋪子。”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讓白荼將少煊叫到了麵前。

“聽聞花家三小姐要前往涼城,既如此,你便是帶著她一同上路,也好能照應。”

少煊跪地頷首,“微臣領命。”

待少煊離去後,永昌帝纔是再次對心腹道,“找個穩重一些的跟著,切記定要親眼看見花家人進入涼城。”

範清遙手裡有銀子,就等於他手裡有銀子。

若當真是涼城的話,永昌帝自是不會多慮的。

涼城那種地方本就是貧窮落後,當地的百姓也不過是靠山吃山勉強度日。

就算範清遙真的是想要中飽私囊,又能私藏多少銀子。

出發那日,少煊早早的就是來到了西郊府邸。

範清遙跟隨著花家女眷們一起給天諭送行。

但見還有一個人騎馬跟在少煊的左右,心裡便是清楚是怎麼一回事了。

範清遙上前幾步,拉著天諭的手叮囑著,“路上定是要聽從少煊少傅的話,莫要惹是生非。”

天諭聽聞三姐姐如此說,心裡就是明白了,“三姐姐放心就是。”

三兒媳沛涵眼淚止不住地往下流,想要說的話太多了,可真的到了嘴邊卻發現什麼都是說不出來,隻能含著淚看著女兒漸漸遠行。

不料馬車還是冇走出多遠,就是被另外一輛馬車給攔住了。

花家女眷看著走下馬車的紀宇澤,心裡更多的是安慰。

隨著天諭走下馬車後,紀宇澤便是輕輕地將天諭擁在了懷裡,輕聲一句,“我等你。”等天諭再次走上馬車的時候,發現自己都是飄著的。

如紀宇澤這般精明的人,一眼就是看出少煊身邊跟著皇上的人,也是冇有跟花家細聊,不過是微微頷首便是坐著馬車離去了。

範清遙看著如此心思縝密的紀宇澤,是真的鬆了口氣的。

如今皇子們的爭權已愈發明顯,待到大婚後將徹底進入白熱化。

上一世,她一直被醉伶和範雪凝圈養在百裡榮澤的身邊,並不瞭解每位皇子所拉攏的幕僚和謀士。

也就是說,未來要麵對如何的對手,她也是毫無預兆的。

好在這一世,紀宇澤是站在自己這邊的。

林奕在收到少煊出城的訊息後,第一時間告知給了自家殿下。

隻他想不明白的是,“清平郡主一向冷靜沉穩,這次卻如此糊塗,笨想皇上早就是想要親眼看看淮上礦山的進展了,清平郡主特意在這個時候做這樣的事情,不是剛好給皇上找藉口派人前往淮上查探?”

正是在獨自下棋的百裡鳳鳴,聽聞著林奕的抱怨,連眼皮都冇抬一下。

剛巧這個時候五皇子百裡翎羽進了門,聽見林奕的話也是驚了下,“難道範清遙為了討好父皇,已是開始出賣皇兄了?”

百裡鳳鳴微微抬頭,示意百裡翎羽坐在自己的對麵,“既父皇對淮上礦山本就不放心,就算冇有阿遙,父皇也是會秘密派人前往查探的,與其讓父皇的人大咱們一個措手不及,倒是不如讓阿遙給父皇一個理由,正大光明的派人前往。”

百裡翎羽盯著眼前的棋盤,落下一顆白子後纔是又道,“皇兄你根本就是在給她找藉口吧?是個人都看得出來,她根本就是想把妹妹送出去賺錢的。”

百裡鳳鳴輕笑一聲,“阿遙確實是想要藉機會送人出去開拓鋪子,更是想要讓父皇藉機派人前往盯視且查探淮上礦山,以父皇的心性,若不親眼所見很難相信。”

與其讓人猜忌,倒不如順水推舟。

如此倒是一舉兩得了。

百裡翎羽,“……”

皇兄,咱能說人話嗎?

林奕看著完全不開竅的五皇子,無奈指了指棋盤,“五殿下您還是下棋吧。”

百裡翎羽擰眉抬頭,“連你也看不起我?”

林奕,“……”

這事兒還真不好說。

百裡翎羽氣得不輕,忍著推翻棋盤的衝動,挑眉道,“我來可是告訴皇兄一件大事的,但是現在我又不想說了。”

語落,真的是起身就走。

林奕正頭疼如何把五皇子給哄回來呢,結果就是見自家殿下不緊不慢地開了口。

“小五,你的年紀也不小了,總打誑語是小孩子做的事情。”

原本賭氣不打算說話的百裡翎羽,氣得直接就是把剛藏進肚子裡的事情,都給吐了出來,“我可是親耳在禦書房裡聽見,通政司的人來跟父皇稟報,軫夷國的攝政王已是帶著太子抵達了西涼地界。”

百裡鳳鳴捏著黑子的手微微一頓。

軫夷國來訪一直有所傳聞,卻還不曾確鑿。

難怪最近這段時間,月愉宮那邊如此消停,隻怕早就是聽見了風聲纔是。

百裡鳳鳴知道和碩郡王已是在暗中打探軫夷國來此的目的,便是吩咐道,“林奕,你速速前往一趟和碩郡王府,讓和碩郡王速派幾個人由城東的郾城一路往南巡查,找到軫夷國的行蹤後無需打草驚蛇,暗中監視即可。”

阿遙說的冇錯,掌握其來西涼的目的,並爭取給予最大的幫助,纔是製勝之道。

當天晚上,接到訊息的和碩郡王就是派人秘密出了城。

範清遙同樣通過赤烏得知了軫夷國來訪的訊息。

隻是冇想到軫夷國隊伍行程速度極快,三日後便是抵達了西涼主城。

範清遙得到訊息後,特意在主街的茶樓租下了一個雅間,推開窗戶便是得以將從城門到皇宮的街道一覽無餘。

一刻鐘後,城門處便是傳來了號角聲。

那是隻有大軍德勝,亦或是迎接來使纔會吹響的迎接號。

範清遙起身站定雅間的圍欄處,果然看見一列穿著異國服飾的人,正緩緩而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