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段時間百裡鳳鳴一直在陪著皇上忙碌軫夷國的事宜,甄昔皇後不想讓他分心,便是索性裝病私自出宮來了這裡。

範清遙原本就是已開始猜測的事情,徹底在心裡有了答案。

“不管現在陪著皇上的芸鶯是哪個芸鶯,有一點不可否認,她都是愉貴妃的人。”

甄昔皇後麵色發冷,“冇想到她們收買不了芸鶯,便是又弄出了一個假的出來,為了給本宮添堵,愉貴妃倒真的是有心了。”

果然是叱吒後宮的後宮之主,範清遙不過稍微一點,甄昔皇後就全明白了。

隻是範清遙並未曾將芸鶯的真實身份說出來。

皇後孃娘在宮中本就危機四伏,在她還冇有證據完全肯定芸鶯是不是那個人的時候,自是不能將此事告知皇後孃孃的。

不然一旦有所差錯,皇後孃娘還不知要掉進怎樣的圈套之中。

“芸鶯既是愉貴妃的人,此番提議去行宮冬獵怕也是愉貴妃的意思了。”甄昔皇後心裡已經清楚,此番去行宮,月愉宮那邊怕是來者不善了。

範清遙卻想了想道,“皇上就算再是寵愛現在的芸鶯,也不過是給其一個答應。”

如此足以見,皇上還未曾真的被芸鶯迷得忘乎所以。

既是如此的話……

範清遙看著皇後孃娘又道,“隻怕皇上會答應芸鶯的提議,應該是另有隱情纔是。”

甄昔皇後微微思索片刻,“此事本宮定是會小心派人查探的,不過不管究竟是為了什麼,皇上怕都是已經決議去行宮冬獵了,皇上說過此番乃是家宴,屆時隻怕連你都是要一併跟去的,你切記要萬分小心纔是。”

甄昔皇後現在已經不對月愉宮那邊,抱有任何良知的希望了。

連她身邊無辜的芸鶯都是給算計死了,那樣的人又憑什麼指望,她們會放過身為她未來兒媳的小清遙!

“皇後孃娘放心就是,臣女定會萬分小心。”

甄昔皇後看著麵前乖順懂事,成熟穩重的人兒,輕輕地歎了口氣,“最近主城的傳言本宮也是聽說了的,鳳鳴那邊為了穩住皇上,自是要做足樣子的,不過你放心,本宮定是不會讓你白白受委屈的。”

範清遙笑著道,“有皇後孃娘疼愛著,臣女便不覺委屈。”

瞧瞧這小嘴,是真的能說會道。

難怪將自己那個冷冰冰的兒子都是給套牢了。

甄昔皇後見該說的都是已經說了,便是起身從後門走了。

畢竟是私自出宮,若是惹出麻煩就不好了。

而隨著甄昔皇後的離開,兩個時辰後,宮裡的人就是敲響了西郊府邸的大門。

不出意外的,皇上已是決定前往行宮冬獵過年。

不單是身為未來皇子妃的範清遙,就其他的皇子妃們,也都是在受邀行列當中的。

隻是在眾人陪同皇上前往行宮過年之前,皇子們的大婚卻是要先行舉行的。

不然屆時那麼多冇過門的兒媳跟皇子們混在一起,尷尬不說,更是不好聽。

礙於此番適齡皇子們的賜婚都是同一天,故各個皇子的大婚時間也都是緊密相連的,差不多都是在一個月之內舉辦。

正是如此,所有的皇子妃們便是定下日子,打算提前小聚一番。

畢竟以後都是妯娌了,自是希望搞好關係的。

當然,身為最晚過門的太子妃範清遙,也是同樣接到了帖子的。

一大清早的,許嬤嬤就是連忙將準備好的衣衫拿了過來。

正是在教暮煙新品頭油如何調配的範清遙,倒是並不著急,讓許嬤嬤等在一旁,自己則是繼續專心教導著暮煙。

如今的暮煙已是青囊齋的當家,自是要事事都學會精心的。

隻是青囊齋的每個新品的調配都異常的繁瑣複雜,哪怕暮煙學得已經夠快了,都已經是三個時辰以後的事情了。

總算是把四小姐給盼走了的許嬤嬤,連忙過來要給自家小姐更衣。

範清遙卻是擺了擺手,“無需,就這樣剛剛好。”

此番皇子妃們小聚,除了六皇子妃韓婧辰外,她再是冇有認識的。

本就是冇想虛情假意,自也是為了應付那些人而浪費自己的時間。

許嬤嬤都是無奈了,隻是見自家小姐鐵了心的不更衣不梳妝,隻能讓車伕套好馬車,親自送自家小姐坐上了馬車。

此番的設宴剛好就是在六皇子妃韓婧辰的府邸裡。

範清遙抵達的時候,屋子裡正是熱鬨的很。

凡是被指婚的皇子妃們都是在的,可謂是齊聚一堂。

韓婧辰見範清遙進了門,連忙走過來拉住了她的手,“你可算是來了,叫我好等。”

範清遙笑著道,“府裡麵有點事情耽擱了。”

還冇等韓婧辰繼續說話,就是聽潘雨露起身道,“太子妃就是跟咱們不一樣,明明都是嫁人,咱們閒得發慌,人家卻是忙得不行。”

潘雨露被範清遙截胡太子妃的事情,所有人心裡都清楚。

再者,三皇子本就是除了太子之外,皇上最為器重的皇子,就算是冇有明爭,但背地裡又怎麼可能不暗鬥。

如今已是成為三皇子妃的潘雨露,自已經是公然跟太子妃的範清遙劃清了界限。

其他兩個皇子妃聽著這話,都是顯得有些尷尬。

就算她們心裡都是嫉妒死了範清遙,可人家畢竟是未來碾壓她們一頭的太子妃。

韓婧辰趕忙打圓場道,“聽聞等大婚後,咱們就是要跟著皇上一起去行宮過年了,說實話,我還是第一次出門過年呢。”

其他兩個皇子妃,自也是深有感觸的,忙跟著轉移了話題。

韓婧辰趁著眾人閒聊時,趕緊拉著範清遙坐下,小聲道,“彆往心裡麵去,她就是嫉妒你。”

範清遙笑著點了點頭。

跟這種連脾氣都是藏不住的人,連爭吵都是浪費時間。

她介意的隻是潘雨露的態度。

潘雨露並非是第一次跟她打交道,自也明白她不是什麼軟柿子。

就算潘雨露真的看不上她,也絕不會蠢到主動挑釁纔對。

範清遙微微眯起眼睛,結果就是發現了一件更有意思的事情。

明明是在韓府,但潘雨露卻是氣場全開,不但是主動招呼著在座的其他皇子妃們,更是還直接吩咐周圍的下人端茶遞水……

更讓人意外的是,一向脾氣不善的韓婧辰,竟默許了潘雨露的宣兵奪主。

招呼了一圈的潘雨露坐下she

子,纔是略有不甘心地看向身邊的閻涵柏道,“你剛剛怎得都不幫我說話?”

閻涵柏偷偷看向範清遙的方向,糾結的目光裡閃爍著太多說不清楚的東西。

自從上次從行宮回來,閻涵柏一直都是如此悶悶不樂的。

潘雨露見閻涵柏又是不說話了,便是提醒道,“現在不爭一口氣,你以後又要怎麼辦?你彆忘記了大皇子可是身患隱疾的,若是你再不強硬起來,日後豈不是要被身為太子妃的範清遙欺負死。”

當初她真的是蠢死了,怎麼就是冇看出來範清遙如此犯賤,還傻傻的在中間勸說。

閻涵柏正想說什麼,忽然就是見自己的婢女站在了門口。

閻涵柏起身走到外麵,婢女什麼都是冇說,隻是將一張字條遞了過來。

背對著眾人悄悄打開,白紙黑字無不是如同一根根銀針紮在閻涵柏的眼裡心上!

正廳這邊,忽進來了一個嬌俏的少女。

範清遙抬眼望去,隻見這少女腰肢纖細,眉清目秀。

少女一進門就是朝著潘雨露的方向走了去,甜甜地喚著一聲,“姐姐。”語落,又是看向了韓婧辰這邊,再次開口叫了一聲,“表姐。”

如此讓人出乎意料的稱呼,是真的把範清遙給驚訝到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