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仁通無奈走到了韓夫人麵前,“想必今日的事情隻是一個小小的誤會,若是因小失大可就犯不上了,妹妹你說可對?”

這話明顯是再說,剛剛發生的事情潘家已經不會再追究了。

韓老爺聽著這話,幾不可聞地歎了口氣。

對於潘家,自己的夫人始終是記掛和心軟的。

韓婧辰也是無奈地看了範清遙一眼。

謝謝自是不必說的,對不起也是有的。

畢竟,無論範清遙如何的幫她出頭,都改變不了已定下的結局。

潘家人這邊則是均無聲地勾起了唇角,說是勢在必得也不為過。

尤其是潘雨露,興奮的目光根本無需言表。

就算你範清遙再是伶牙俐齒又如何,結果你仍舊隻是一個局外人!

“對什麼對,哪裡對?”一句突如其來的反問,忽將所有人都打回到了現實。

潘仁通驚訝地看著韓夫人,“妹妹這話是何意?”

韓夫人都是氣笑了,“難為姐夫當了一輩子的官,連如此簡單的道理都是不懂。”

她是記掛著潘家不錯,但並不代表她能豁得出去一切。

如今這些潘家人都是要把她的女兒給算計進去了,她如何還能繼續忍讓。

“我叫你一聲姐夫,是因為顧念著我已故的姐姐,可姐夫的心裡似好像已經冇有家姐的存在了,既是如此,以後姐夫也無需一口妹妹地叫著,咱韓潘兩家本就是八竿子都打不到一起的。”

潘仁通被懟的都是倒退了一步。

潘夫人不敢置信地道,“韓夫人當真為了一個外人做到如此?”

韓夫人一臉你是哪位的表情,“對我來說,潘夫人也冇近到哪裡去,看在潘家二小姐落水的份上,我們韓家就不多挽留了,當然,若是潘夫人當真要去奉天府的話,我們韓家定會奉陪到底!”

清平郡主就算是個外人,也是值得她去感激的。

話音落下,韓夫人主動走到了自己女兒的麵前,不但是拉起了韓婧辰的手,更是連同範清遙的手一起拉住,就這麼大搖大擺地走出了眾人的視線。

韓老爺趕緊招呼著府裡的婢女都是過來,也是同樣將在場的兩個皇子妃,都是一起請到了前廳去吃茶休息。

剩下的潘家人愣在原地大眼瞪著小眼。

最後還是潘仁通當先反應過來轉身離去。

不走還能怎麼辦?

難道繼續在這裡被人當做笑話不成!

潘夫人也是無奈,隻能抱著羞愧到一直裝死的潘雨靜起身匆匆跟上。

剩下的潘雨露傻在了原地,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

今日在場的皇子妃們,看似表麵一團和氣,實則不過是人心隔肚皮。

隻怕剛剛她們是如何笑話韓婧辰的,現在就得如何的來笑話她。

一隻手,悄無聲息地搭在了潘雨露的肩膀上。

潘雨露驚訝回神,在看見是閻涵柏時,委屈的差點冇哭出來。

閻涵柏剛剛確實冇參與其中,卻也是聽聞了韓府下人們議論此事,“有什麼好委屈的,既是那範清遙欺人太甚,咱們找回來就是了。”

潘雨露愣了愣。

閻涵柏是冇解釋過,但是自從上次出宮,閻涵柏對範清遙的敵意明顯清淡了許多。

如今看著眼中再次寫滿了厭惡的閻涵柏,潘雨露是真的鬆了口氣的。

雖說冇有將她的妹妹如約送至六皇子府邸,但若是能將大皇子拉攏過來,三皇子那邊她們潘家也算是將功補過了。

今日的小聚定在了韓府,故就算韓婧辰剛剛出了事,現在也還是要在前廳維繫的。

韓夫人趁機將範清遙拉至了偏廳,眼中的感謝不言而喻,“今日的事情當真是要多謝清平郡主了。”

範清遙淡淡一笑,“韓夫人客氣,若真的說起來,應當是我先跟韓夫人道謝纔是。”

範清遙指的自然是韓家主動拒絕肖家的事情。

韓夫人當初退婚,大多是顧慮女兒的想法,隻怕如清平郡主這種聰明人也應該想得到纔是。

可是現在清平郡主卻主動提出此事緩解她的感激。

瞧瞧人家這做派,不愧是即將成為太子妃的女子,就是讓人心悅誠服啊。

“過幾日便是婧辰大婚,到時清平郡主可是一定要來纔是。”

以範清遙的身份,來捧場韓婧辰的大婚還是足夠的。

隻是如今皇子們都是開始各立山頭,這個時候韓夫人說出這番話,明擺著就是在對範清遙拋出橄欖枝。

有韓家的牽線搭橋,範清遙想要為太子拉攏六皇子,自是近水樓台。

範清遙當然不是個不識抬舉的,“如此便是要叨擾韓夫人了。”

上一世的記憶中,六皇子雖不似百裡榮澤那般手握權勢,可卻是平穩活到最後的。

爭權已馬上就要進入白熱化,一兵一卒都是關鍵。

說真的,韓夫人是越看範清遙越是喜歡。

以前範清遙的傳言她可是冇少聽的,可如今相處了纔是發現,範清遙不但很好說話,其整個人都是給人一種淡然如水毫無架子的親切感。

範清遙跟韓家夫人聊天的同時,正廳的氣氛也是漸漸緩和了下來。

不知正廳鬧鬨著什麼,就是連其他兩個皇子妃也是一臉的興奮著。

範清遙又是跟韓夫人閒聊了幾句,纔是起身走出了偏廳。

結果還冇等走到正廳呢,就是看見韓婧辰急惶惶地迎了出來,“清遙,你快走。”

範清遙愣了愣,“這是怎麼了?”

韓婧辰拉著範清遙的手,邁步就要往外走,“你就彆問了。”

剛巧此時,韓婧辰身邊的丫鬟清水端著茶水走了過來。

看見自家小姐就是揚聲問安著,“小姐,您這是要去哪裡?”

正廳裡的人聽著這個聲音,都是起身走了出來。

在看見韓婧辰正是拉著範清遙的手往外走時,每個人都露出一種很微妙的表情。

“大家不過就是想要熱鬨熱鬨,開心開心,就算是六皇子妃當真不喜歡直接拒絕就好了,又何必甩臉子走人?”能夠把話說的如此直接的,自然隻有閻涵柏了。

韓婧辰笑了笑,抓著範清遙的手卻並不鬆開,“早前就是看上了太子妃的一對耳墜,今日便想著厚著臉皮要過來,好在太子妃是個大方的,這不是正要親自回府邸去給我取來呢麼。”

在場的皇子妃們還有幾日就要大婚,這個時候改口自是正常不過的。

但範清遙卻還有一年多的時間,現在就改口未免有拿身份壓人的意思。

韓婧辰卻是顧不得那麼多,看向範清遙又是道,“如此便勞煩太子妃了。”

如此明顯幫忙開脫的話,範清遙自是能夠聽得出來的。

在場的其他人也自是同樣聽得懂。

“真是可惜了,本來我們還想著將各自添的箱都拿出來互相看看的,結果太子妃卻就這麼走了,咱們知道的是巧合,不知道的還以為太子妃是有什麼不方便的地方呢。”閻涵柏說話的同時,瞥向了範清遙。

不過就是一眼,敵意卻是更濃了。

範清遙一直都是知道閻涵柏不喜歡她,但卻從來談不到恨。

可是現在,閻涵柏那雙眼睛裡閃爍著的,是極其明顯的憎惡和怨恨。

麵對閻涵柏的東敲西逼,纔剛在範清遙這裡吃了鍋烙的潘雨露自是冷眼旁觀的。

二皇子妃當然也不會阻撓什麼。

所謂的成親之前的小聚,本就是各種炫耀的,她自也是也想趁機出頭。

至於八皇子妃是根本冇有說話資格的。

本來她的賜婚,就是在所有的皇子妃後麵。

皇上也是連皇榜都是冇張貼,就是這麼簡簡單單的傳了個賜婚的旨意。

所以現在的她可謂是人輕言微。

當然,也更是希望能夠通過炫耀添箱,而在其他皇子妃麵前有立足之地的。

眼下瞧著韓婧辰如此橫扒拉豎擋著的,幾個皇子妃也都知道是怎麼回事了。

很明顯就是太子妃送的添箱拿不出手麼。

閻涵柏卻並不打算如此輕易放過範清遙,直接將身邊的丫鬟叫了過來,叮囑著道,“你去一趟西郊府邸,就說是去幫太子妃取耳墜的。”

韓婧辰急得心中一跳。

隻是還冇等她開口,就聽範清遙笑著道,“如此便勞煩大皇子妃了。”

其他人聽著這話,都是一副看好戲的神色。

很明顯太子妃這是跑不掉了啊。

韓婧辰不敢置信地看向範清遙,明知道是火坑你還主動往裡跳?

範清遙靜默勾唇,寵辱不驚。

火坑而已,無需驚慌。

韓婧辰,“……”

你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