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此時正是坐在馬車裡的範清遙,看著麵前如深穀幽蘭的少年,說不驚訝是假的。

她自明白百裡鳳鳴對她的真心實意。

但她同時也瞭解,百裡鳳鳴絕非是那種因小失大,自亂陣腳的人。

麵對範清遙的疑惑,百裡鳳鳴隻是微微收了下手臂,將她軟軟的身體抱緊於懷中。

微微垂眸,唇角有意無意地摩挲著她精緻的耳廓,“我很想你。”

低柔婉轉的聲音,帶著撩人的尾音。

範清遙的耳根被他撥出口的氣息吹得微微發燙,就是心臟都跟著莫名一顫。

看著近在咫尺的俊秀麵龐,範清遙隻覺得自己的呼吸也開始跟著升溫,就連說出口的話都有些灼人,“你剛剛是故意的。”

就算百裡鳳鳴真的想要來見她,也有的是其他的方法。

但是他卻選擇了一個最為惹人注目的。

百裡鳳鳴將懷裡的她又是摟緊了幾分,將她固定在自己的胸前,貪戀地留戀著那朝思暮想的白皙麵頰,聲音濃鬱的猶如一罈百年美酒,“算是吧。”

範清遙麵對他的坦然,心裡就是瞭然了。

半晌,纔是輕聲又道,“可是皇後孃娘?”

百裡鳳鳴一聲低笑,“母後還說要瞞著你,不讓你有那麼大的壓力,結果你一下子便是猜中了,倒是難為了母後的用心良苦。”

對於皇後孃孃的出手,範清遙並不覺得驚訝。

皇宮裡的那個人是點頭答應了她跟百裡鳳鳴的婚事,但這婚事之中交織著的卻都是那個人自私的野心和強大的控製慾。

而百裡鳳鳴若想讓皇宮裡的那個人打消疑慮,唯一能夠的便是什麼都不做。

所以這件事情幾乎不用猜,範清遙就知道是誰出的手。

範清遙想得冇錯,甄昔皇後自是不能任由事態就這麼發展下去。

皇上不是就希望鳳鳴跟小清遙冇有感情,形同陌路,如此那兩個孩子纔是能夠被他所控製麼,那麼她便就順了皇上的心意,索性將皇上的心意做到極致。

百合想著今日是皇子妃們小聚,難免擔憂,“也不知清平郡主要被嘲笑成什麼樣。”

皇家的女子她見得太多了,表麵上惹人鬨鬨的,可實則都是存了攀比踩壓的心思。

百合心裡的擔憂,甄昔皇後自是瞭然的。

隻是她都當做寶貝的兒媳婦,還輪不到旁人指指點點什麼。

“月愉宮那邊可是還不消停著?”

“這段時間愉貴妃仍舊暗中派人打探著皇後孃娘離宮的事情,不過卻一直冇有抓到什麼實質的證據。”

甄昔皇後真的覺得,曾經的自己放下了太多的東西。

不然現在的皇宮,又是哪裡輪得到月愉宮那邊指手畫腳。

“你派個以前跟芸鶯關係比較好的宮人,去宮門前走一圈,無需遮遮掩掩的,大大方方地告訴她們,本宮就是出宮了,就是去見小清遙了。”

百合一愣,“如此一來,怕是愉貴妃又要借題發揮了。”

“要的就是讓她們借題發揮。”

月愉宮那邊盯上了她,早晚都是會將她私自出宮一事給咬出來。

如今這皇宮看似她仍舊是六宮之主,可實則背地裡養活得都是愉貴妃的爪牙。

既是如此,倒不如她主動一點把訊息放出去。

至於究竟誰能拿捏到皇上的心思,就要各憑本事了。

甄昔皇後一想到曾經愉貴妃種種趾高氣昂的模樣,目光漸漸下沉。

人無千日好,花無百日紅。

這個道理愉貴妃怕是這輩子都不會明白。

所以甄昔皇後不著急,路還長,一切不過纔剛剛開始。

隨著鳳儀宮這邊把皇後孃娘私自出宮的訊息放出去,不出半個時辰,禦前那邊就是傳來了芸鶯答應拜見皇上的訊息。

甄昔皇後特意未曾梳妝打扮,頂著個素顏就是出了門。

百合急忙走了過來,“皇後孃娘,小廚房裡的老鴨湯還冇燉夠火候啊。”

甄昔皇後不在意地勾了勾唇,“燉的再好也冇人喝,倒不如給本宮省些柴火。”

百合,“……”

甄昔皇後端著老鴨湯邁進禦書房時,果然就是看見芸鶯正給皇上揉捏著肩膀。

“小廚房剛剛燉好的老鴨湯,臣妾便是想著趕緊給皇上送來。”甄昔皇後如同冇有看見芸鶯一般,徑直走到了皇上的身邊,將手中的湯中放在了書案上。

永昌帝卻是微微睜開眼睛,一把將麵前的湯盅掃翻在了地上。

“稀裡嘩啦——!”

還冒著熱氣的老鴨湯,全部扣翻在地。

芸鶯趕緊朝著地上跪了去,“皇上息怒啊。”

永昌帝一把握住了芸鶯的手,眼中的擔憂之色顯而易見,“此事與你無關。”

甄昔皇後捕捉到皇上眼裡那藏不住的擔憂,麵上則是不動聲色地就要轉身離去。

永昌帝冷冷地看向皇後的方向,“朕的話還冇說完,皇後想要去哪裡?”

甄昔皇後似無奈轉身,未曾等皇上繼續開口,便是主動跪在了地上,“臣妾隻是想念皇上了,便想著過來瞧瞧,若知皇上心情不好,臣妾自不敢來打攪,反正這些日子臣妾也是習慣一個人想不開了。”

永昌帝微微眯起眼睛,“皇後這話是什麼意思?”

“臣妾不敢隱瞞皇上,前幾日臣妾私自出宮過一趟。”

站在永昌帝身後的芸鶯不覺皺了皺眉,萬冇想到甄昔皇後竟敢主動招認。

永昌帝靜默地看著皇後,似也是在思量著。

甄昔皇後頓了頓又道,“臣妾聽聞再是不久,皇子妃們便是要小聚了,臣妾便是想著去看看清平郡主,就算太子不上心,可皇上已是賜婚,結果冇想到……”

永昌帝情緒不明地擺了擺手,“皇後繼續說。”

“清平郡主膽大妄為,對臣妾的到訪不但不知感恩,清平郡主更還揚言,自己本就與太子相看兩厭,既太子也是相同的想法,如此倒是也剛剛好,花家已是出了一個和離的人,就算再出一個也無妨。”

芸鶯似是驚訝的道,“皇上賜婚便是天子定奪,清平郡主怎麼敢。”

甄昔皇後頗為讚同地看向芸鶯,隻是說出口的話卻不怎麼好聽了,“若清平郡主當真跟芸鶯答應同樣心性,本宮自然不擔心。”

芸鶯,“……”

真的是冇想到如此情形之下皇後還能抽空罵她攀附權貴,見利忘義!

這便就是皇後的威嚴和手段麼-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