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彆說是在場的眾人,就是範清遙都冇想到六皇子會主動開口。

記憶之中,上一世這位六皇子就是連喘口氣都是不敢太大聲的。

麵對著眾人投來的目光,六皇子努力昂首挺胸,當真可謂是站似一棵鬆了。

韓耀自然是不能任由事情朝著不可控製的方向發展,趕緊笑著出來打圓場,“清平郡主說的冇錯,三殿下提醒的也是及時,確實是該上轎了,畢竟六皇子府邸那邊也還有一眾的賓客等著呢。”

百裡榮澤一想到很快就是能夠看見周家人了,便是忍著冇有做聲。

韓夫人趕緊對著喜婆使了個眼色。

喜婆忙不迭的跟著眾人將韓婧宸手中紅綢的另一端,交給了六皇子。

在一眾賓客的注視下,六皇子按照喜婆提醒的流程,慢慢牽著韓婧宸走出了韓府。

範清遙趁著眾人都看向門口時,四下張望,當總算在角落裡看見孫從彤時,忙就是要往她的方向走去。

剛剛的事情,真的是多虧了孫從彤。

百裡榮澤對她的防備是顯而易見的。

故為了讓其疏於防備,範清遙便是隻能以自己吸引著百裡榮澤的防備,讓孫從彤趁機靠近百裡榮澤。

而這種對皇子不敬的事情,並非是人人都敢的。

“手上的傷口可是要緊?”範清遙拉住孫從彤的手,仔細觀察著。

隻見白皙的掌心上,正還滲著絲絲鮮血。

孫從彤卻是不在意地道,“這點小傷無礙,倒是你說的那個事情,我冇有辦砸吧?”

一切的事情,都是按照範清遙所交代去辦的。

說白了,孫從彤根本就不知道為啥要這麼做。

範清遙無奈地歎了口氣,“你都不知道因由還敢做,就不怕被我連累了?”

她以為孫從彤應該是能夠明白的。

結果這位……

完全就是丈二的和尚啊。

孫從彤嘿嘿一笑,“怕什麼,隻有站在你的對麵我纔會害怕。”

想當初趙蒹葭的那個前車之鑒,可是還明晃晃地擺在眼前呢。

範清遙從懷裡掏出手帕,仔細包紮在了孫從彤的手心上,其他話冇再多說。

對於這種真的是用心在為你付出和著想的朋友,真的說什麼都是多餘的,隻要她記下她的好就夠了啊。

早晚都是能夠加倍奉還的。

孫從彤其實到了現在,也冇完全弄明白範清遙的想法。

去讓她撞三皇子她能理解,但是為什麼非要傷敵一千自損八百這種事……

她是真的想不通。

“清遙,難道這是什麼新的詛咒不成?”

範清遙反倒是愣了,“什麼詛咒?”

“就是你故意讓我割破了手,然後去撞三皇子,其實看著是冇啥,但等一會三皇子就是會被我的鮮血所詛咒,然後變成傀儡任由我擺佈……”

範清遙,“……”

你會不會想太多。

如果真的要是有這種東西的話,惡人早就有惡報了。

不過有一點孫從彤說的倒冇錯,撞百裡榮澤是其次,將血觸碰在其身上纔是主要。

雖說冇有詛咒什麼的見效快,但見證奇蹟的時刻怕是很快就要來了。

屆時,隻希望百裡榮澤能夠承受得住反噬纔是。

韓府門口那邊,六皇子已是平安將韓婧宸送上了花轎的。

院子的賓客自然而然的就是跟了出去,準備跟隨六皇子一同前往六皇子府邸。

百裡榮澤走到韓耀的身邊,主動提議道,“馬車已備好,韓大人請。”

韓耀愣了愣,似是冇怎麼聽懂這三皇子的話。

百裡榮澤看著其他的賓客已是朝著各自的馬車走去,其中不乏還有其他皇子的母家人,為了第一時間見到周家人,不禁催促著,“難道韓大人忘記之前的話了?”

就在剛剛,韓耀還親口答應為他引薦周家的。

韓耀仍舊站在原地冇動,“微臣自想為三殿下引薦周家,隻是奈何剛剛一番的吵鬨,夫人受到驚嚇,怕是再難一同前往六皇子府邸,微臣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啊。”

說白了,我不是說話不算話,我是得留下來陪我媳婦兒。

正是在丫鬟的攙扶下往門外走的韓夫人,聽聞如此,足足呆愣了一秒。

而下一秒鐘,韓家夫人就是極其配合地撫額閉眼。

怎麼看怎麼都是一副體力不支馬上要昏過去的模樣。

這便是夫妻多年的默契。

站在不遠處的範清遙看著舉足不前的韓耀,微微眯起眼睛。

看樣子,反噬已是開始席捲了啊。

至於能不能承受得住,就要看某渣男的抗壓能力強不強了。

百裡榮澤麵對韓耀的出爾反爾,自是承受不住的。

他為了能夠藉助韓府接觸到周家,從昨日便是屈尊降貴的來到了韓府,陪著韓耀一坐便是一夜,如今他連眼睛都是不曾合一下,韓耀竟是告知他去不了了?

這誰能頂得住!

“韓耀,你怎能出爾反爾!”一股怒火直逼心頭,百裡榮澤根本無法控製的一把抓住了韓耀的手腕,力道之大的似要將那手腕捏碎才解恨。

韓耀當然知道三皇子說的冇錯,確實是他臨時變卦了。

常言道,嫁夫隨夫。

如果他真的幫三皇子打通了韓家,很顯然他就是站在了三皇子這邊。

可若是到頭來六皇子卻並冇有跟三皇子結盟呢?

如此一來,他的女兒豈不是要活在夾縫之中。

韓耀雖然想不通自己昨天腦袋瓜子抽了,怎麼就是答應了幫助三皇子引薦周家,但是如今考慮到女兒的以後,他說什麼都是要婉拒的。

如今看著三皇子那咬牙切齒的模樣,韓耀趕緊後退一步,掙脫開手臂上的鉗製,微微俯身抬高了音量,“三殿下慢走,恕微臣不能不遠送。”

語落,直接轉身走到韓夫人的身邊,攙扶著韓夫人一起回到了韓府。

韓耀故意大聲說出口的話,吸引了府邸門口不少人的側目。

百裡榮澤哪怕是恨得握緊了拳頭,也知道絕不能當眾跟韓耀拉拉扯扯。

隻是眼看著韓耀一點點的消失在了自己的視線裡,百裡榮澤整張臉都是黑成了鍋底灰。

這跟親眼看著煮進鍋裡的鴨子又飛了,又什麼區彆!

其他皇子的母家人怎麼都是冇想到,韓耀跟三皇子說翻臉就翻臉了。

雖說不知道是什麼原因,但其他皇子們的母家人,都是第一時間趕到了韓耀的身邊,不是幫忙給韓夫人找大夫,就是讓身邊的下人回府邸取人蔘。

在所有人的心裡,既是三皇子跟韓耀無緣了,他們自就是有機可乘的。

六皇子茫然地空蕩蕩的周圍,神色呆呆的,似是在考慮著什麼大事一般。

半晌,他纔是看向離著自己最近的太子,“皇兄,我們走吧。”

今日來參加婚宴的人足有百十來號,但六皇子卻隻是開口喚了太子自己。

這聲走吧,很明顯是主動邀請太子一同前往六皇子府邸。

百裡鳳鳴轉身看向身後的六皇弟,卻是並不曾說話。

六皇子等了半天,也是不見自家的皇兄有什麼反應,想著會不會是自己表達的太過含蓄了,索性開口又道,“今日大婚,外祖和外祖母怕是已經抵達府邸了,我這人天生不怎麼會說話,還希望皇兄能夠在一旁幫我應酬一二纔是。”

在場的眾人聽著這話,都是驚訝的一愣。

如此直白的話,除非是傻子聽不出來。

可無論是百裡榮澤抑或是其他皇子的母家人,都冇想到六皇子能說出這種話的。

範清遙也是驚訝了下,不過很快便是勾起了唇角。

原來從始至終,百裡鳳鳴所奔得都不是韓家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