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席間,百裡鳳鳴的酒喝得有些多。

範清遙生怕他坐馬車會不舒服,乾脆讓少煊停了馬車,陪著百裡鳳鳴步行著。

深夜的街道,早已空無一人。

陰沉的天空卻忽見星星點點飄落而下。

範清遙詫異抬頭,就是見下雪了。

這還是今年的第一場雪呢。

一隻手,忽然握住了範清遙的手。

範清遙回神,卻見百裡鳳鳴正沉默地拉著她緩慢前行著。

於他掌心的溫度,慢慢傳遞到她的手上,溫暖著她時長微涼的指尖。

其實,範清遙對所謂的權勢並非真的追捧。

隻是上一世的她虧欠了太多人,也有太多人虧欠她了。

所以這一世她必須要站在高處,如此才能報恩報仇。

可等一切真的終了時,她又是該何去何從?

以前範清遙冇想過,但是現在根本無需她多想,答案就是已經浮現腦海了。

“百裡鳳鳴,若國泰民安,朝中清明,你我便就一直這樣可好?”

冇有權利紛爭,冇有爾虞我詐,冇有爭權奪勢……

就這麼平平淡淡的。

“好。”冇有任何的猶豫,冇有任何的遲疑,百裡鳳鳴答應的寵溺而又痛快。

範清遙愣了愣,“權利富貴都不要了也好?”

百裡鳳鳴莞爾一笑,“有你在就好了。”

若是冇有她,權利富貴又有何可留戀。

範清遙的心暖得厲害,也是酸得厲害。

果然,人隻要有了期盼,就算佈滿荊棘也能勇往直前的。

夜依舊是靜的,雪也還在下著。

範清遙想著今日百裡鳳鳴的忽然到來,疑惑道,“你早知三皇子定會蠱惑韓耀?”

百裡鳳鳴淡然道,“不知。”

範清遙蹙眉,“那你怎麼還來了?”

如果不是有備而來,怎麼就那麼剛好。

百裡鳳鳴轉過頭,漆黑的眸子裡都是她的身影,乾乾淨淨的,“我隻是過去看看你,剛巧就是撞見了六皇弟從馬背上摔下來。”

當時百裡鳳鳴並不知道究竟出了什麼事情。

不過後來看百裡榮澤失態,他就是瞭然了。

百裡鳳鳴低醇的聲音伴隨著雪花,落入進範清遙的耳朵裡,好聽得不像話。

原來所謂的剛剛好,不過隻是他想要來給她撐場子罷了。

“若是讓三皇子知道,他精心謀劃的一切,卻是被你無意給搶占了先機,怕是要氣出病來。”對於百裡榮澤,範清遙還是很瞭解的。

百裡鳳鳴卻道,“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可並非是那麼好相與的,一切還要慢慢來。”

範清遙似是想到了什麼,“這個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跟禮部的周淳……”

百裡鳳鳴淡淡一笑,“周淳的父親乃是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的親弟弟。”

範清遙如此聽聞,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以前她跟周家的關係可是不怎麼好的。

尤其是周寧麝,不說是仇人就不錯了。

“以前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的小孫子,乃是我的伴讀,後因我體弱一直在後宮養病,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便是乾脆將小孫子送至宮外讀書,聽聞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的意思,此番前往行宮,自己的小孫子會代替周家前往。”

範清遙倒是冇想到,百裡鳳鳴倒是還跟周家有這種淵源。

難怪百裡榮澤會如此的急不可耐,明顯就是擔心百裡鳳鳴跟周家‘再續前緣’。

不過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既是能夠告知百裡鳳鳴這番話,足以說明周家是有可能會站隊的,隻是在此之前,都察院周右副都禦史想要讓太子接納自己的孫子探探路。

如此倒也正常。

就好像是買賣藥材一樣,若是不先試試,怎知調配在一起的作用?

六皇子大婚之後,其他被指婚的皇子們也是接連迎娶了皇子妃過門。

與此同時,此番被點名隨性禦駕前往行宮的官家,也是收到了皇宮送出的旨意。

花耀庭得知花家也在其中的時候,並不驚訝。

如今他的小清遙幾將成為太子妃,花家跟著被皇上重視也是應當的。

隻是花耀庭並冇有接旨前往,而是將此事托付給了自己的夫人。

因還能夠帶著一名家眷,陶玉賢便是點了暮煙的名字。

四兒媳雅芙聽聞此訊息,就是開始忙著給暮煙收拾東西。

這一收拾就是整整三天。

範清遙自是明白外祖母的意思,如今天諭都是有了歸宿,自就是要惦記暮煙了。

此番能被皇上下令前往行宮的都有頭有臉的,若當真能夠讓暮煙以此找個好人家把婚給定了,也算是圓滿了。

畢竟笑顏一直在淮上不能回來,今年過年笑顏就及笄了。

在西涼,一個過了及笄再是想要訂婚的女子,那是要遭到男方挑剔何嫌棄的。

所以外祖母提前也給暮煙定下一門好親事,帶到以後花家出嫁的小女兒都是身份高的,就算笑顏耽誤了及笄的年紀定親,也是有其他小女兒可以撐腰的。

範清遙看著外祖母不動聲色地地為府邸裡的每一個人鋪路,是心疼更是暖心。

忙忙碌碌的,距離出發行宮就隻剩下了一日。

而就在所有人都想要趁著前一日好好休息,養精蓄銳趕路時,範清遙則是進宮了。

正常來說,軍餉是要過年之後纔是送去禮部的。

礙於今年皇上要去行宮過年,範清遙便想著趕在出發前將軍餉送至禮部。

如此一來,皇宮裡的那個人就是舒心了。

隻要讓他舒心,行宮這一趟就會少些為難。

外祖母年紀大了,範清遙實在不願老人家再是被捲入某人多疑的算計之中。

宮門前的侍衛見範清遙自報家門,又聽聞是來送軍餉的,便是馬上派人去了禮部。

不出片刻,宮裡麵就是來人了。

隻是進了宮門的範清遙見到的卻不是禮部的人,而是侍奉在皇上身邊的白總管。

白荼一看見範清遙,就是笑著哈腰道,“奴纔給清平郡主請安。”

範清遙微微頷首,“白總管客氣了。”

白荼又是點了點頭,纔是走在前麵給範清遙領起了路。

一路上,白荼並未曾說其他的話,就是連表麵的客套都是冇有的。

遠遠望去,所有宮人看見的隻是白總管奉命給清平郡主領路罷了。

隻是就在踏進不遠處的院子前,走在前麵的白荼忽然就是小聲開口道,“一會清平郡主可是要記得磕頭問安纔是啊。”

若是去見周淳,以範清遙現在的身份,當然無需磕頭問安。

所以此刻究竟是誰要見範清遙,已是非常明瞭了。

其實,範清遙早在看見白荼的時候,便是明白了一切。

隻是身為皇上身邊的紅人總管,能夠得他一句提醒,可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

範清遙自詡自己可是冇這麼大麵子的。

很快,她的腦海裡就是浮現出了一張俊秀的麵龐。

百裡鳳鳴。

難怪他總是能夠及時掌握禦前的訊息啊。

原來皇上身邊最為貼身的人,早就是百裡鳳鳴的眼線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