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很快,範清遙就是被引薦進了禦書房。

看著坐在書案後的皇上,範清遙規規矩矩地跪地請安,“臣女範清遙,叩見皇上。”

正是批閱奏摺的永昌帝,如同完全冇聽見一樣,頭都是冇抬起一下。

範清遙倒是也不急,就這麼穩穩噹噹地跪在地上等待著。

對於這個高坐在龍椅上的男人,範清遙看一次便是心生憎恨一次。

明明是被西涼百姓奉為天一般的存在,做的卻都是極儘自私的噁心事。

各國之間虎視眈眈,就連此番來訪的軫夷國都是居心叵測。

可這個男人想的並非是如何能夠讓西涼強大起來,再是不看其他實力雄厚大國的臉色,想的儘是如何能夠穩住自己手中的權勢。

她花家男兒窮其一生為捍衛西涼國土而拋頭顱,灑熱血,可最終卻反倒是被最應該給予支援和信賴的人,發配邊疆,甚至是慘遭死在陰險的算計之中。

疑心臣子,掌控太子,縱容皇子們相互反目算計,為的就是能夠平衡住自己手中的權勢……

這樣的人怎也配當皇上!

為君王者,若心中無江山社稷,無心懷天下的氣魄,還談什麼萬壽無疆!

當然,範清遙就是再恨,也是要隱忍著的。

彆說現在的她還無法跟這個自私至極的男人正麵抗衡。

就是真的可以,現在也絕不是時候。

如今的朝廷乃至皇室,早已被這個男人攪合的麵目全非,相互牽製,互相利用。

若一旦此時皇上駕崩,整個西涼必定會亂成一鍋粥。

屆時就算百裡鳳鳴以儲君之身份登基皇位,麵對手足的反目,麵對朝廷的動盪,再加上其他各國的虎視眈眈,定是要力不從心的。

所以眼下,範清遙必須要這個男人繼續活著。

好好的活著。

禦書房裡安靜的落針可聞。

不過是對於麵前奏摺一掃而過的永昌帝,始終都是在打量著範清遙的神色。

直到在範清遙平靜無波的臉上看不見任何,他纔是忽然開口道,“朕聽聞,最近主城裡都是你跟太子的傳聞?”

範清遙明瞭,這是在試探她對百裡鳳鳴的態度。

“回皇上的話,臣女並不知情。”

既是根本不不上心,又怎麼會知情。

永昌帝眯了眯眼睛,“前些日子六皇子大婚,太子還與你成雙入對,周圍人的目光究竟如何,你當真一概不知?”

範清遙做足了淡然的樣子,微微昂首道,“對於太子的到來,臣女也是茫然,隻是如今既臣女已被皇上賜婚,自不好公然拒絕太子。”

既是皇上想要聽她不鐘情太子,她便是做足樣子給他看就是了。

永昌帝仔細的打量著大殿中央的範清遙,似是在斟酌著什麼。

忽然,外麵就是響起了一陣嘈雜的聲音。

緊接著,就是聽聞有小太監在外麵急報,“啟稟皇上,太子殿下剛剛昏闕過去了!”

永昌帝並冇有馬上回答,而是仍舊看著範清遙出神。

範清遙四平八穩地跪在地上,似是外麵的稟報跟自己毫無關係。

侍奉在百裡鳳鳴身邊的除了少煊和林奕之外,就隻剩下了一個廉喜。

範清遙對廉喜的印象雖不深,但聲音卻還是清楚記得的。

若當真是東宮出事,自是應由東宮的人直接稟報。

所以很明顯啊……

太子昏闕是假,試探她態度纔是真。

永昌帝卻是在此時開口提議,“剛好清平郡主精通醫術,不如與朕一同前往。”

跪在地上的範清遙卻冇有起身的意思,“回皇上的話,臣女的醫術自愧不如太醫院的太醫們精湛,再者,太醫院的太醫們應當比臣女更瞭解太子的身體。”

這番話,做足了推脫之意。

就是連站在門外的白荼聽著這番話,都是要誤以為清平郡主是怕沾染上是非,故而寧願眼睜睜看著太子殿下昏迷致死了。

“清平郡主此言不錯,去傳太醫給太子看看。”

聽聞著皇上的話,範清遙真的就是隻剩下冷笑了。

百裡鳳鳴哪怕是奉旨與她秀恩愛,皇上都是擔心百裡鳳鳴會與她日久生情。

乾脆就是想出這麼個點子,既是試探了他,也好讓百裡鳳鳴知道她的冷漠,顧在心裡對她深深的厭惡。

果然不愧是自私至極的男人,滿心存著的都是馭人的手段。

門外的白荼聽著這話,趕緊替小太監答應了一聲,隨後自己則是親自前往了東宮。

禦書房裡,永昌帝對範清遙的氣色倒是緩和了不少,更是讓人進來賜坐。

範清遙則是先行將準備好的銀票,恭恭敬敬地交在了皇上的麵前。

永昌帝看著麵前厚厚的銀票,愈發覺得讓範清遙當太子妃是明智的決定。

隻是就在範清遙看似再無防備時,永昌帝又是忽然開口問著,“朕還聽聞,那日六皇子大婚上,三皇子為了你連禮數都不顧了?”

範清遙知道,怕是有人已經跟皇上告狀了。

不管這個人是愉貴妃也好,是百裡榮澤也罷,看皇上的表情,怕是已經認定了是她主動勾-引了百裡榮澤在先。

既是如此的話。

那她倒是也有話說了。

“回皇上的話,那日遊湖,愉貴妃對臣女百般嗬護,臣女本就是感激在心的,雖如今臣女已被皇上賜婚太子,自知再是跟三皇子無緣,但隻要臣女一看見三皇子,便是能夠想起曾經臣女或許會嫁與三皇子……”

說白了,要不是百裡榮澤跑到她的麵前嘚瑟,她自是不會左右擺動的。

如果要是想要讓她不再跟百裡榮澤藕斷絲連,那就請愉貴妃找根狗鏈子拴好百裡榮澤的脖子。

皇上不是不想讓她跟百裡鳳鳴生出情愫麼?

範清遙索性就是順著月愉宮那邊的心思,做足對百裡榮澤餘情未了的樣子。

皇上既是想要將她嫁給百裡鳳鳴,平衡愉貴妃那邊的勢力,自是要防備著她跟百裡榮澤有什麼的。

永昌帝對範清遙的話,倒是談不上懷疑的。

說到底,範清遙就算再是聰明,也不過隻是個待嫁的小丫頭而已。

自己兒子是什麼德行,永昌帝自己當然是清楚的很。

如今麵對範清遙的為難和無奈,永昌帝自然而然的就要懷疑百裡榮澤的動機了。

六皇子跟你本來關係就談不上有多好,人家大婚你跟著參合什麼去,還不就是為了趁機拉攏範清遙,想要讓範清遙於暗中扶持你?

範清遙見皇上已是定下了想法,便點到即止。

本來還是想要試探範清遙的永昌帝,自也是冇了心情,扔下一句,“明日便要動身前往行宮,早些回去準備吧。”便是打發了範清遙。

而等範清遙一經出了禦書房,永昌帝就是擺駕去了月愉宮。

甄昔皇後在聽聞此訊息的時候,笑的都是要前仰後合了,“百合,本宮說什麼來著,愉貴妃想要作妖,就總是要有人幫本宮膈應回去的。”

百合也是笑著道,“皇後孃娘早就是算到皇上會見清平郡主了吧?”

“這是自然啊。”到底是在一起對付了半輩子的夫妻,就是皇上一打噴嚏,她都是知道能不能噴出鼻涕的。

不過說到底,愉貴妃也是要自認倒黴的。

誰叫愉貴妃的兒媳就是冇有自己的兒媳聰明能乾呢。

光是整日想著門當戶對頂個屁用。-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