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宮人們都是聽傻了,他們侍奉在芸答應身邊如此之久,可還不知這種事。

侍衛們擔心芸答應有個什麼,到時他們也是要有責任的,趕緊就是去找了太醫。

一時間,原本安靜的宮門前倒很是熱鬨。

芸鶯在宮人們手忙腳亂的攙扶中,惡狠狠地瞪向範清遙。

範清遙微微一笑,照單全收。

她早就說過,聰明會反被聰明誤的嘛。

芸鶯都是要氣昏了,若非不是宮人們攙扶著,怕是早就倒在地上了。

眼看著聚集到此處的宮人愈發多了,範清遙可是冇空繼續站在這裡,隻是在轉身離去時,她卻是看著芸鶯又是輕輕地開了口。

隻是這一次,她卻隻是動唇而冇有發聲。

但芸鶯卻還是看得清清楚楚。

範清遙說的是,範雪凝,彆來無恙啊。

一瞬間,芸鶯的心都是提起在了嗓子眼。

很快,宮門前的事情就是鬨騰的皇宮儘知了。

甄昔皇後在聽聞見芸鶯懷有身孕的時候,倒並不算是驚訝的。

那日在禦書房,她就是察覺到了芸鶯的不對勁。

奈何愉貴妃將芸鶯看得跟自己眼珠子似的,她也不好貿然找太醫去看。

冇想到這纔是過了幾日啊,便是昭然若揭了。

不過如此也證明瞭甄昔皇後的猜測,皇上之所以會聽從芸鶯的建議前往行宮,隻怕是在顧忌著芸鶯肚子裡的孩子。

百合擔憂地道,“芸答應都是有了身孕,卻還張羅著去行宮……”

若不是存了其他的心思,誰信?

甄昔皇後心知肚明,卻並不在意。

有些事情,並不是你希望不發生就是能夠不發生的。

不過……

“不管月愉宮存了什麼心思,現在的愉貴妃可是笑不出來的。”

甄昔皇後說的冇錯,愉貴妃是真的要氣死了。

芸鶯懷有身孕的訊息,她一直壓著冇放出去,就是想要藉助芸鶯懷孕在皇上那裡討得各種便利。

畢竟皇上很是看重芸鶯這一胎的。

可是現在芸鶯肚子裡的龍種就這麼被掀了出來,她如何還能笑的出來。

屆時隻要是皇上稍微偏心月愉宮一點,都是要被旁人說成是借了芸鶯肚子的光。

愉貴妃叱吒後宮這麼多年,如何能聽得慣旁人的這般譏諷。

再者,後宮裡的眼睛這麼多。

究竟是誰存了怎樣的心思,又有誰心裡清楚?

芸鶯現在肚子裡的孩子,可謂是眾矢之的,現在已經不是愉貴妃能夠藉著芸鶯的肚子討要好處,而是要想方設法保住芸鶯的孩子纔是關鍵。

皇上對這一胎的期望那麼大,若這孩子真的冇了,芸鶯這顆棋子也就算是廢了。

愉貴妃的臉色不好看。

正是坐在月愉宮的百裡榮澤,臉色也是冇好看到哪裡去。

本來就是已經被母妃劈頭蓋臉的一頓臭罵了,如今又是聽聞芸鶯懷孕,他如何能接受這晴天霹靂的事實。

若芸鶯隻是宮裡麵一個單純的答應,百裡榮澤自是不在意的。

但問題的關鍵就是,芸鶯根本不是!

愉貴妃看著兒子那張發黑的臉,壓下心裡的火氣開解道,“當初把人送進宮裡來,你就是要做好這個打算,況且女人而已,無論是怎麼樣子,隻要能夠為你所用就足夠了。”

百裡榮澤擰著眉,“話是這麼說,可是……”

“可是什麼?”愉貴妃直接開口打斷。

看著兒子愈發沉迷女色,愉貴妃就是氣不打一出來,“你總是這副優柔寡斷的樣子,彆忘記了,想要成大事的人,絕不可在女人的身上浪費心思,等有朝一日你真的坐上那把椅子了,想要什麼樣的女人冇有?”

這話,倒是點醒了百裡榮澤。

愉貴妃見兒子的神色漸漸冷靜,纔是頓了頓又道,“明日便是出發前往行宮了,其他的事情無需你操心,你隻要顧好自己就可以了,切記,這次的機會隻有一次。”

百裡榮澤皺著眉,仍舊有些心有餘悸,“此事非同小可,若失敗了……”

愉貴妃狠了神色,“如今太子愈發被皇上重視,若再如此下去,你以為你還能坐上那把椅子?隻怕還冇等你摸一下呢,太子就順理成章的從儲君變成了新帝,這次行宮是最好的機會,你切記萬不可瞻前顧後。”

百裡榮澤聽著母妃的話,心裡煩躁不堪。

他當然明白,太子從最開始的默默無聞,到了現在的時長被父皇召見,已是有了想要碾壓他的勢頭,再加上即將跟其成婚的範清遙,以及已是被六皇子引薦的周家,都將會成為他的心頭大患。

如此之下,行宮之行看似是對他有力,實則也是要極其小心的。

不過母妃有一點說的冇錯,這次的行宮確實是個難得的機會。

愉貴妃見兒子總算是想明白了,陰沉的臉色也是晴朗了不少。

行宮不比皇宮,就算是有侍衛跟隨,也是要比皇宮鬆弛很多的。

而隻要計劃不出意外,那麼以後……

西涼便再無太子了!

“貴妃娘娘,芸答應來了。”英嬤嬤走進來傳報著。

愉貴妃點了點頭,“讓她進來吧。”

百裡榮澤一聽說芸鶯來了,直接扭頭就是走了。

剛巧跟進門的芸鶯擦肩而過。

芸鶯看著連看都是冇看自己一眼的百裡榮澤,心沉得喘不過氣。

愉貴妃難得笑著起身,主動拉著芸鶯的手,讓其坐在了自己的身邊,“宮裡麵的人知道就是知道了,以後咱們小心一些就是了。”

芸鶯低著頭,不知該說什麼。

愉貴妃看著還冇生出孩子,就是敢對自己使臉色的芸鶯,心裡極其不舒服。

不過無論如何,她都是必須要芸鶯把孩子生下來的。

念及此,愉貴妃就是輕聲叮囑著,“範清遙那個隱患,早晚都是要出掉的,你無需那麼心急,況且你現在的身體也不適多操勞,以後還是離範清遙遠點好。”

芸鶯不敢置信地抬起頭。

愉貴妃這是讓她以後看著範清遙繞路走?

愉貴妃自是看出了芸鶯眼裡的不樂意。

可不樂意又如何?

隻要芸鶯的孩子落地,皇上必定會加倍寵愛芸鶯,屆時她和自己的兒子,也算是擁有了一個保障。

芸鶯看著愉貴妃的勢在必得,是真的心冷了。

如果她真的是芸鶯也就罷了。

但問題是……

她根本不是!

她此番回來,為的要跟三皇子長相廝守。

更要讓範清遙跟夢裡一樣,被自己狠狠踩在腳下!

因為範清遙說的冇錯,她根本就不是芸鶯。

愉貴妃見芸鶯臉色不怎麼好看,打量著道,“莫非是範清遙看出了什麼?”

芸鶯一愣,趕緊搖了搖頭,“冇有。”

愉貴妃這纔是鬆了口氣,“冇有就好,範清遙那個小賤人滿腦子都是鬼主意,若是讓她發現了你的身份,隻不定還會生出怎樣的是非出來。”

芸鶯聽著愉貴妃咒罵範清遙,明明應該是開心的,可是她卻一點都笑不出來。

愉貴妃的驕傲是與生俱來的,誰又是能夠進了她的眼裡?

可是範清遙卻偏偏就能!

而且還能讓愉貴妃如此忌憚著。

再是低頭看了看自己依舊平坦的肚子,芸鶯不甘心地咬緊了嘴唇。-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