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臘月二十三,眾人陪伴禦駕前往行宮。

每年前往行宮都是一件勞師動眾的事情,所以能夠陪伴在皇上身邊出行,是朝中眾人夢寐以求的事情,哪怕是舟車勞頓也甘之如飴。

礙於皇子們都成了親,此番前往行宮的人又是增加了不少。

再加上一些朝中重臣的女眷,此番前行可謂是人滿為患的。

隻是跟其他坐在馬車裡興奮異常的女眷不同,範清遙這邊則是安靜的很。

陶玉賢本身就是喜靜的,暮煙也是安靜的性子,故怕是三個人一同坐在馬車裡,也是很難熱鬨的起來。

範清遙靠坐在軟榻上,想的始終都是那日遇見芸鶯的事情。

芸鶯懷孕一事,確實是在皇宮裡驚起了不小的風浪,隻是很快這風浪就是被一股無形的力量給壓了下去。

能夠在皇宮裡做到如此的,怕是就隻有皇上了。

果然啊,老來得子就是異常珍貴。

範清遙那日喊出範雪凝的名字,試探的意味頗濃。

而芸鶯的反應也給了範清遙意料之中的答案。

冇想到,範雪凝為了討好巴結愉貴妃,竟是能做到如此。

就好像上一世的範清遙,被人牽著鼻子走,哪怕是頭破血流也執迷不悟。

隻是現在的範雪凝身份卻是異常尷尬的。

本來是一心向著百裡榮澤的,結果卻是成為了皇上寵愛的答應。

雖此舉能幫百裡榮澤在皇上的麵前站的更穩,但範雪凝真的就情願一直如此嗎?

“叩叩叩……叩叩叩……”

身邊的車窗,忽然被人敲響。

範清遙收回神的同時,推開窗子,就是看見了起在馬背上的少煊。

“這是太子殿下讓微臣給清平郡主送來的,沿路有不少積雪阻礙,怕是過了中午才能稍做休息。”少煊說著,將手中的食籃遞了過來。

眾人隨行,雖都是坐在馬車裡的,可畢竟人多口雜,少煊對範清遙的態度也是少了以往的一絲親近和熟絡。

可饒是如此,仍舊是惹得其他人眼紅不止。

當今東宮少傅,官高一品,除太子之外,誰又是有這種殊榮能驚得動其端茶遞水。

無論是未出閣的官家小姐們,還是同樣坐在馬車裡的皇子們,都是羨慕的緊。

跟被太子放在手心裡寵著的範清遙相比,她們的夫君又是在哪裡?

範清遙自然清楚這一籃子的糕點,承受著多少人的紅眼。

隻是眼下東西都是擺在了麵前,她也冇有推回去的道理。

“有勞少煊少傅。”

少煊點了點頭,纔是騎馬朝著前麵的隊伍追了去。

陶玉賢微微皺眉,“太子此番做法,未免太過惹人注目了些。”

範清遙想著路途還遠,便是將最近發生的事情挑了些重點說了一遍。

陶玉賢自知皇上賜婚,絕非看著那般簡單,卻冇想到竟能如此明晃晃的讓範清遙跟太子之間互相監視。

一想到這樣的人在掌控著西涼的生死,不免憂心,“隻望太子不會是第二個皇上。”

以前範清遙會猶豫,但是現在卻是異常肯定的回答道,“外祖母放心,不會的。”

陶玉賢看著範清遙那堅定不移的目光,頗為驚訝,不過想著自家的這外孫女並非是普通不經人事的小丫頭,便到底是冇有繼續說什麼。

常言道,人孫自有兒孫福,她總是不能陪著小清遙一輩子的。

坐在一旁的暮煙插不上嘴,便是動手打開了食籃,冇想到看似其貌不揚的食籃裡,竟是足足擺滿了三層樣式各異的糕點。

“太子殿下對三姐姐真的是有心了。”隻怕太子殿下並不知三姐姐喜歡吃什麼,所以每一樣都是準備了一份。

範清遙看著暮煙笑道,“以後也會有人如此疼你的。”

陶玉賢則是看向暮煙詢問著,“此番前往行宮,倒是有不少的英年才俊,咱們花家既不是什麼高門府邸,自也冇有那麼多的規矩,你若是看上了哪個,也可以悄悄告訴祖母。”

暮煙白皙的麵龐瞬間就是紅了,“祖母……”

三姐姐都是要到後年才及笄,她又急什麼。

範清遙則是幫忙打圓場道,“四妹妹還小,看人自是冇有外祖母穩妥的,正是如此,外祖不是纔將前往行宮的機會讓給了外祖母嘛。”

陶玉賢冷哼了一聲。

看似是將這個能長見識的機會給了她,實則卻是藉著皇上不在主城的這段日子,隻身前往淮上看兒子去了。

那個死老頭子。

行宮距離主城說遠不遠,說近也是不近。

皇上到底是年紀大了,經不住如此操勞,一路上走走停停的,臨近了兩天纔是進入了行宮。

說是一起陪同皇上在行宮過年,可並非真的是人人都能進入行宮的。

除了妃嬪和皇上以及皇子們,以及隨行的軫夷國攝政王和太子,其他人都是要留在行宮之外的山莊裡。

天不遂人願,眾人不過是剛剛抵達了行宮就是下起了大雪。

眾人蜷縮在馬車裡都是被凍得碩碩發抖。

甄昔皇後主動提議道,“皇上身邊的人也是多,不如先分派出去一部分,安排其他人進莊子,也總是好過一直在馬車裡受凍。”

結果還冇等皇上點頭答應,就是聽見一道低沉的男子聲,從隔壁的馬車響了起來。

“哪裡有讓黃家人等其他人的道理?”

不過是一句話,直接改變了皇上的想法。

愉貴妃聽聞見甄昔皇後在軫夷國攝政王那裡吃了憋,心裡很是開心。

就是連看著坐在身邊的芸鶯,都是讓愉貴妃覺得順眼,“看樣子,這段時間你確實是將軫夷國太子照顧的不錯,芸鶯你千萬要穩住纔是。”

芸鶯自是趁機點頭道,“娘娘放心就是。”

其實在心裡,芸鶯也是詫異的。

雖說這段時間軫夷國太子都是她在接觸,但是她卻從來冇有見過那位攝政王。

就更不要說什麼拉攏了。

不過如今既然愉貴妃把這份功勞算在了她的頭上,她自是要受著的。

隻有將愉貴妃哄得開心了,纔是能對她放鬆了警惕。

很快,眾人就是都聽說了軫夷國攝政王架子大的訊息。

隻是麵對軫夷國攝政王的地位,哪怕是眾人依舊在馬車裡凍成一團,也是冇有人敢抱怨一句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