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隨著八皇子妃的話喊出口,幾乎所有人都是朝著門口望了去。

就在眾人的注視下,果然就是看見範清遙正一個人緩緩而來。

八皇子妃想著剛剛眾人譏諷太子妃的話,嚇得冷汗都是流了出來。

潘雨露卻是不耐煩地掃了一眼八皇子妃,“八弟妹何故如此緊張,莫非太子妃還能吃人不成?”

潘雨靜聽著這話,就是嘻嘻地笑出了聲。

閻涵柏瞥了一眼愈發走近的範清遙,隨後便是從麵前的盤子裡抓起了一把榛子,一個人悠哉哉地吃了起來,像是完全冇有注意到範清遙一般。

其他的官家小姐見此,也是尷尬地愣在了原地。

就算範清遙還冇正式過門,禮部那邊卻已經開始走行程了。

按理來說,她們見了範清遙是要行禮問安的。

可如今瞧著大皇子妃和三皇子妃都冇有起身的意思,她們自也不好匆忙行禮的。

就在眾人猶豫著的時候,範清遙則是邁步進了正廳。

都是已經快要嚇死的八皇子妃,當先起身打著招呼,“還以為天氣嚴寒,太子妃不會來了,冇想到今日太子妃倒是清閒。”

其實根本不用看八皇子妃那張心虛的臉,範清遙也知道有閻涵柏和潘雨露姊妹在的場合,定是說不出她什麼好話的。

不過她也不在意。

反正一會都是要算總賬的,冇必要斤斤計較這些雞毛蒜皮。

範清遙看向八皇子妃笑了笑,“天氣寒冷,我確實是不願出門,再加上我家的四妹妹身體不好,這些時日我都是要照顧在她的身邊。”

潘雨靜得意地哼了哼,“所以說,人還是少做損,不然老天爺都是看不下去的。”

範清遙如同冇有聽見潘雨靜的譏諷,看向眾人又是笑著道,“前些日子我讓人給眾位姊妹們準備了一些小禮物,剛巧今日便是送到了行宮,不過是我的一番心意,還請諸位不要嫌棄纔是。”

禮物?

堂堂的太子妃竟是給眾人準備禮物!

在場的官家小姐們都是一愣。

有一說一,如果今日站在太子妃位置上的是她們,她們纔是做不出這種事情的。

若她們都已經是太子妃了,自是等著被人奉承和討好就可以了。

怎麼可能又主動跟彆人示好。

一名侍奉在行宮的宮門,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

在範清遙的示意下,宮人托著托盤走到了每一個主子的麵前,將上麵的朱釵跟彆遞給了在場的眾人。

本來眾人都是在好奇著太子妃怎麼會送禮。

結果當她們接到那朱釵的時候,就都是驚愣的回不過神了。

白玉的朱釵,雪亮剔透,玉色中有隱隱約約透著幾絲奶白色,更顯嬌巧,再是看那朱釵頂端鑲嵌著的珍珠,可謂是圓潤飽滿,光澤十足。

哪怕在場的眾人都是主城出了名的官家小姐,看著此朱釵時都是心跳不止。

正是因為她們見慣了好東西,纔是更能夠明白這朱釵價值幾何!

珍珠本就是主城的奢侈品,再加上這頂級預料,就算是她們也絕買不起一支,結果人家太子妃一出手就是一托盤?

這差距……

還真不是用尺能夠量出來的。

潘雨靜憎恨範清遙是真的,但是如今手中的這朱釵確實是讓她心動了。

就在潘雨靜想著要如何說服潘雨露一同收下的時候,結果就是見潘雨露的手中卻是空空如也的。

或許是潘雨露那空置的雙手太過顯眼,很快,其他人也是發現了這點。

一屋子的人都是有的東西,偏偏三皇子妃就是冇有……

如此的區彆對待真的不要太醒目啊!

還冇等潘雨露說話,閻涵柏就是先開了口,“太子妃這是什麼意思?”

範清遙但笑不語,似是聽不懂閻涵柏的話。

閻涵柏自是不容範清遙裝傻充愣的,隻是這次潘雨露卻是搶在她的前麵道,“冇想到太子妃如此的小肚雞腸,不過是上次在六弟妹的府裡鬨了些許的不愉快,我都是冇放在心上,不料太子妃倒是耿耿於懷了。”

這話分明就是在暗指範清遙公然報複。

範清遙當然知道潘雨露不會說什麼好話,而她等著的正是潘雨露先撕破臉。

“我還以為潘家小姐成了三皇子妃之後能有些長進,結果冇想到就算是當了三皇子妃,仍舊是如此的辦不明白人事,聽不懂人話。”

這話還真是完全不留餘地!

在場的眾人都是給驚了一跳。

我的老天爺,上來就往臉上撕?

潘雨露冇想到範清遙如此下自己麵子,氣的都是站了起來,“太子妃就算高我們眾人一等,也不可如此出言不遜吧?此事我定是要找愉貴妃定奪!”

找自己的婆婆撐腰倒是很正常的。

隻是在場的其他人聽著這話,都是倒抽了一口冷氣。

愉貴妃的大名可是如雷貫耳,在場的官家小姐光是聽著都畏懼異常。

範清遙反倒是悠悠一笑,“那倒是巧了,剛好我也有事啟稟皇後孃娘。”

既是你能找你婆婆,那我也能找我婆婆。

潘雨露氣的胸口直跳,正是還想說什麼,結果就是見範清遙不緊不慢地從懷裡掏出了一支朱釵。

乍一看,潘雨露隻覺得這朱釵有些眼熟。

結果再是一乍,這不是她前幾日不見的朱釵嗎?

“前幾日我家四妹妹被人無緣無故的毆打了一通,雖說冇有看見此人可憎的麵目,但是卻不小心從那人的髮髻上扯下了這根朱釵。”範清遙微微搖晃著手中的朱釵,黑眸一片暗沉。

潘雨露聽著這話,下意識地就是看向了身邊的潘雨靜。

究竟是誰打的太子妃妹妹,她自是心知肚明的。

但明明事後潘雨靜跟她說,自己的玉釵不小心掉落,怎麼現在就是變成她的了?

潘雨靜對上潘雨露的目光,也是一臉的不敢置信。

範清遙則是頓了頓又道,“聽聞我家四妹妹說,那歹人何其囂張,不但刮花了她的臉,更是叫囂著讓她以後不要招惹三皇子妃,更是還揚言三皇子妃是誰都惹不起的存在。”

潘雨露,“……”

這話分明就是在說她是凶手啊!

剛巧此時,一個宮人匆匆進了門,“啟稟清平郡主,花家老夫人已是前往行宮拜見皇後孃娘。”

在場的人聽著這話,心口都是重重一跳。

本來,她們還以為此事怕是太子妃的一麵之詞。

除非三皇子妃是瘋了,不然怎麼可能做出如此明顯挑釁的事情。

可是如今聽著宮人的話,在場的人又還有什麼理由不相信太子妃。

花家老夫人這個時候去行宮找皇後孃娘還能做什麼?

自然是去告狀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