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潘雨露腳下一晃,若不是身後有椅子擋著,隻怕早就是要癱坐在了地上。

如今範清遙手裡握著她的朱釵,那就是明晃晃的證據。

若是皇後孃娘真的要嚴查此事,她又是如何說的清楚?

坐在一旁的潘雨靜,都是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躲一躲,更彆提開口說話了。

她之所以敢對暮煙動手,隻是想著就算暮煙被打,花家這邊也是不敢張揚出去的。

堂堂的太子妃妹妹被打,太子妃的臉上就是有光了?

可誰曾想得到,太子妃竟是如此的不顧及自己的臉麵。

如今事情鬨到這般地步,她又哪裡敢再繼續說什麼。

閻涵柏自是不相信潘雨露能做出這種事情,起身維護著,“太子妃還真的是伶牙俐齒,那日究竟發生了什麼,我們誰都是冇有看見,難道現在就憑太子妃拿著個不知是偷是搶的朱釵,紅口白牙的在這裡誣陷?”

範清遙悠悠看向一旁的閻涵柏,“大皇子妃這話說得不錯,凡事都要講個證據,現在我手裡的朱釵就是物證,至於究竟怎麼來的,我相信皇後孃娘自會查明,至於認證,我四妹妹雖傷了臉卻也並非不能開口說話,那日晚上歹人口口聲聲叫囂的話,我四妹妹定是能夠在皇後孃娘麵前如實重複的。”

證據二字,提醒了潘雨露。

範清遙見潘雨露目光一閃,就是繼續又道,“就算我現在未曾大婚,卻也是皇上賜婚的太子妃,傷及我家人的歹人必要嚴懲,西涼有規,於皇家不尊不敬者,當杖罰四十!”

杖罰四十……

哪裡還會有命在!

潘雨露再是看向身邊都是蜷縮成團的潘雨靜,一個可怕的答案就浮現在了腦海。

潘雨靜這段時日看著是在討好她,可討好她的目的又是什麼?

是了,是想要找一門好親事。

甚至是不惜為了給自己謀一個親事,而去傷害太子妃的妹妹。

若一切都是平安無事的,潘雨露自然不會多想。

但是現在眼看著範清遙拿著她的朱釵,再是一想到範清遙說潘雨靜在打暮煙時,說過的那些話……

潘雨露忽然就是明白了,潘雨靜根本就是想要害死她!

隻要她死了,潘雨靜就能夠名正言順的代替她去三皇子府邸當續絃!!

潘雨靜也是看出了潘雨露的目光不對頭,忙拉著她的手,小聲道,“大姐姐你莫要聽旁人瞎說,那些都是冇有的事情啊。”

潘雨露也是不傻,轉頭吩咐著丫鬟去潘雨靜的房間裡搜。

至於搜的是什麼……

自然是潘雨靜的玉釵。

潘雨靜見此,也是鬆了口氣的。

雖然她不知道範清遙的手裡怎麼就有潘雨露的朱釵,但她的玉釵確實是丟了的。

範清遙站在原地,不動聲色地將潘雨靜的神色儘收眼底。

現在就想著要鬆口氣了?

會不會太早了些。

閻涵柏見今日的小聚,被範清遙攪合的稀碎,惡狠狠地咬牙道,“太子妃還真的是好大的排場,這麼多人都是要看著太子妃一個人的臉色過活……”

範清遙根本不等閻涵柏把話說完,就是冷笑著道,“自家妹妹被傷了,我自是要挺身而出的,還是說大皇子妃素來就是一個人吃飽了全家不餓,就算是家裡房梁都是塌了,也能坐在一旁該吃吃該喝喝。”

“範清遙你個賤人,你彆給臉不要臉!”

“大皇子妃失言了,就算你不喚我一聲太子妃,也要叫我一聲清平郡主,如今一口賤人,一口一個不要臉,是不屑皇上對我的賜婚冊封,還是看不起皇後孃娘對我的認可?”

其他人聽著這話,連頭都是不敢抬的。

一個是皇上,一個是皇後孃娘……

擱誰誰惹得起!

閻涵柏的臉都是輕了。

隻是還冇等她再開口,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就是齊齊地走了過來安撫著。

兩個皇子妃都是一臉的提心吊膽,真的是恨不得縫住大皇子妃這張破嘴。

如今她們可都是在這裡坐著呢,若是此番大逆不道的話真的傳了出去,她們怕也是要跟著吃鍋烙的。

前去潘雨靜屋子裡搜東西的丫鬟匆匆地跑了回來。

潘雨靜看著那去而複返的丫鬟,眼中爆發出了強烈的光芒。

隻要冇有在她的屋子裡麵搜出玉釵,就是能夠證明她的清白。

如此一來……

潘雨靜都是想好了,一會要如何幫著潘雨露反擊範清遙,藉此機會在潘雨露的麵前儘顯自己的討好執意。

結果……

就是看見那丫鬟將自己的玉釵拿了出來。

看著丫鬟舉起在手中的玉釵,潘雨靜不敢置信地瞪大了眼睛。

怎麼可能……

潘雨露看著擺在麵前的玉釵,還有什麼是想不明白的,再是忍不住一巴掌重重地抽在了潘雨靜的臉上,“你這個賤人!你還有什麼話想說?”

說什麼幫著她教訓了太子妃,結果根本就是想要陷害她!

好在今日事情是鬨到了她的麵前,不然隻怕她連死都不知道是怎麼死的。

潘雨靜直接被抽的倒在了地上,捂著麵龐哭紅了眼睛,“大姐姐你相信我啊,真的不是我,那日我不過是打了太子妃的妹妹,但是那些話我卻是冇有說的……”

眾人聽著這話,都是震驚的瞪大了眼睛。

就連還在想著要如何為潘雨露說話的閻涵柏,都是驚愣住了。

後知後覺知道自己說錯話的潘雨靜,恨不得咬下自己的舌頭。

範清遙冷笑一聲。

就算潘雨靜現在說出的是實情,隻怕潘雨露也是不會再相信她了。

潘雨露自然是不相信的。

如果潘雨靜說的是真的,那朱釵的事情又該如何去解釋?

潘雨露真的是發了狠,也是不顧在場的眾人,又是一把拽起了潘雨靜的頭髮。

潘雨靜是真的疼了,又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麵,見潘雨露仍舊不肯放手,也是怒極了的道,“大姐姐真的要對我如此狠嗎?難道大姐姐就不想想自己麼?”

潘雨露怒瞪著雙眸,“你還敢頂嘴?”

潘雨靜就是譏諷地勾了勾唇,“大姐姐在外麵裝得倒是和善,豈不知在家裡麵這些年對我的欺壓究竟有多狠毒!若不是大姐姐仗著有潘德妃撐腰,如今嫁進三皇子府邸的人,又哪裡輪得到大姐姐!”

外麵是外麵,家裡是家裡。

在場的官家小姐之中,其實並冇有幾個是真的單純無害的。

隻是這種關上門勾心鬥角的事情,大家心知肚明就好,如今潘雨靜竟是這般堂而皇之的說出來,根本就是把潘雨露的臉麵按在地上摩擦。

潘雨露都是要氣瘋了,又是一巴掌抽在了潘雨靜的臉上,“你這個賤人!早就知道你心懷不軌!”

“就算我心懷不軌,也比大姐姐的兩麵三刀要好看。”

“好你個小賤人,看我今天不打死你!”

本來好端端的一場小聚,結果就是演變成了潘家姊妹的撕逼。

在場的官家小姐們可謂是看得觸目驚心。

八皇子妃嚇得臉都是白了,心裡不停地默唸著,好在不是她忍了太子妃。

二皇子妃幽幽地看了一眼站在八風不動,冷眼旁觀的範清遙。

太子妃果然是好手段,不過是稍稍用了點力氣,就是讓潘家姊妹反目成仇了。

周寧麝看向範清遙時,是有些驚愣的。

不管今日的事情如何,潘家姊妹暗算範清遙妹妹的事情是擺上釘釘的。

周寧麝捫心自問,若她的姊妹被人刮花了臉,恐怕她是做不到範清遙這般的冷靜。

難得的,周寧麝這次倒是並不討厭範清遙的手段。-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