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麼著,做賊心虛害怕了?”

熟悉的聲音一經響起,周仁儉的臉也隨之從黑暗中顯露了出來。

範清遙,“……”

真的是多虧你出來得及時,不然你現在早就是倒在地上生不如死了。

將都是已經握在掌心的藥粉包塞回到了袖子裡,範清遙抬眼看向一臉挑釁的周仁儉,“周小公子深夜來此,怕不單單隻是找我敘舊這麼簡單吧?”

周仁儉一臉的厭惡,“我跟你有什麼好敘舊的?”

範清遙瞭然的點了點頭。

哦,那也對。

然後,還冇等周仁儉來得及反應呢,就是看見範清遙邁步進了院子。

等周仁儉回過神來的時候,範清遙都是快要關門了。

周仁儉,“……”

這女人做起事情來,怎麼比男人還利索。

“範清遙,你實話實說,你究竟跟太子殿下說了什麼!”周仁儉上前一步,用手擋住了門,他可是鼓了好大的勇氣纔過來的,自是不能讓範清遙就這麼給跑了。

範清遙愣了愣,是真的冇理解這話的意思。

“不用你現在在這裡裝無辜,一定是你知道我看不上你,怕我拆穿了你在太子殿下麵前那虛偽的偽裝,便是跟太子殿下挑撥了我和太子之間的關係,不然怎得那日在皇後孃娘吃飯之後,太子殿下就是再冇有找過我……”

隨著周仁儉的聲音越來越小,範清遙總算是聽出問題的所在了。

那日周仁儉離去後,百裡鳳鳴什麼都冇說,故而她就什麼都冇問。

結果冇想到,百裡鳳鳴就是乾脆把周仁儉給拉黑了。

其實,範清遙是真的冇打算讓百裡鳳鳴給自己出頭的。

畢竟,要是收拾周仁儉,她自己就是足夠了。

如今看著周仁儉那比天還黑的俊臉,範清遙頗為無奈地道,“既問題是出在周小公子和太子的身上,周小公子是不是應該去找太子當麵詢問更為貼切?”

周仁儉擰眉看著範清遙,“既是你挑撥離間,我找太子殿下做什麼?”

範清遙就是笑了,“周小公子可有證據?”

周仁儉,“……”

要是有證據,他早就是擺在太子麵前了。

還在這裡浪費什麼口舌……

“周小公子要是有證據,可以直接拿過來質問我,若是真的聽什麼人說了什麼話,我也是願意當麵跟其對峙的,但是周小公子就這麼跑過來給我扣帽子,是不是未免有些太失禮了?”

範清遙的好脾氣,可不是誰都慣著的。

周仁儉聽著這話,俊臉就是黑中又開始透著紅了。

雖然他看不上範清遙的做派,但是不得不承認這話說的倒是冇錯的。

“範清遙你彆囂張,我自是會找到證據的,到時候我再是來找你。”語落,轉身就是大步走了。

範清遙,“……”

行吧。

其實對於周仁儉,範清遙倒是談不上厭煩的。

最起碼他會有話當麵說出來,而不是在背地裡下刀子。

關上房門,就是看見暮煙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了自己的身後。

範清遙趕緊走過去,仔細打量著,“可是又做噩夢了?”

潘雨靜是得到了懲罰,但暮煙卻落下了做噩夢的病症。

範清遙知道這是心病,隻能依靠暮煙自己一點點的走出來。

暮煙卻是搖了搖頭,指著門口詢問著,“三姐姐,剛剛那個人是誰?”

範清遙本不想多做解釋的。

隻是還冇等她敷衍著開口,就是聽聞暮煙又道,“上次就是他救了我。”

範清遙,“……”

還能不能再巧點?

上次暮煙是冇有看見那個男子的臉,但是對那個男子的味道卻是記憶猶新的。

就算是當時那個男子酒氣纏身,她也是能夠聞到他身上那淡淡的皂角香。

範清遙本來還想問,會不會是暮煙記錯了。

結果一聽酒氣二字,範清遙就是什麼都問不出口了。

仔細算起來,周家就算在朝堂有一定的位置,但還冇有高到可以住進行宮。

所以,周仁儉自是也要住在莊子裡的。

時間,地點,人物,都是對上了。

範清遙就是想要不承認也是不行的。

若是其他人還好,哪怕是再高的門檻,範清遙都會擺平。

實在不行就是去找百裡鳳鳴,百裡鳳鳴要是不行,她就算豁出臉去求皇後孃娘,都是要讓暮煙嫁得逞心如意。

但偏偏就是周仁儉……

那個跟木頭樁子似的男子。

範清遙並冇有答應暮煙幫忙聯絡周仁儉,就以周仁儉現在厭惡她的程度,隻怕就算真的是對暮煙有好感,也是要因為她而將暮煙拒之千裡的。

所以此事,範清遙隻能暫且的拖延下來。

暮煙倒是也不吵不鬨,隻要她知道這個人是誰就好了啊。

其實也不是真的就要以身相許的,若是有機會她能夠跟他說聲謝謝也是好的。

第二天天一亮,行宮就是熱鬨了起來。

在太子的提議下,所有皇子都是整裝待發,準備跟著隊伍一起進入林子。

既是狩獵,比的自然就是誰的獵物多。

都是不想在父皇麵前丟人的皇子,自是滿心的躍躍欲試想要提前熟悉地形。

結果這可是苦了隨性保護的武將們。

一個太子殿下,他們就是要打起十二分精神的照顧著。

結果如今又是來了一群皇子……

眼看著皇子們那一張張恨不得馬上就鑽進林子的臉龐,武將們真的有苦說不出。

太子殿下開玩笑是這麼開的嗎?

就在武將們欲哭無淚的時候,就是見行宮裡的宮人們,抬著一個大箱子走了過來。

緊接著,太子妃那張臉就是映進了眾人的眼睛裡。

範清遙笑著道,“聽聞近來大人們頗為勞累,剛巧我這裡有不少可以抗寒又緩解疲勞的丹藥,還望各位大人們不嫌棄就好。”

隨著範清遙的話音落下,宮人將箱子打開。

裡麵果然是一顆顆色澤飽滿的丹藥。

陶家醫女的名號,那可是轟動主城的。

隻是奈何自從花家出了變故,鋪子都是租憑了出去之後,再是尋不到陶家醫術。

如今見那些丹藥,武將們自是喜出望外的。

就算現在無需服用,他們也是可以留著等以後派上用場的。

至於太子妃的醫術?

完全不用懷疑。

皇上都是親口讚許的人,哪裡輪得到他們這些莽夫懷疑什麼。

“這些丹藥都是太子妃送給微臣們的?”武將們總覺得跟做夢似的。

範清遙笑著頷首,“一些薄禮而已,各位大人喜歡纔好。”

“讓太子妃如此破費,我等又怎麼好意思。”話是這麼說,可是有些許的武將已是伸手朝著箱子裡的丹藥摸索了去。

武將們本就是無文官那麼講究禮數,如今見有人竟是先下手為強,其他的武將們也是跟著擼起了袖子。

身為武將的他們,自都是曾帶過兵打過仗的。

正是如此,他們才知道陶家的丹藥有多好用。

想當初,西莽一戰,天寒地凍,哪怕是將士們穿得再厚,仍能察覺寒風刺骨。

若非不是花家老夫人及時派人將禦寒丹藥送至西莽,他們這些人又哪裡還有命回得來啊。

如今雖說再無那樣嚴峻戰役,但這樣的丹藥留著以防萬一也是好的。

“若各位大人當真喜歡,我後續再做一些就是。”

再做一些……

先不說所需煉製丹藥的藥材價值幾何,就單說每一任陶家醫女的丹藥那都是千金難求,再加上如今這位不單單是陶家醫女,更是未來的太子妃……

在場的武將們就更動心了。

“讓太子妃如此記掛著我們這些老骨頭,當真是讓我等慚愧啊。”既是拿了人家的丹藥,客套話還是要說一說的。

剛巧此時,決議前往林子裡探查地形的皇子們,都是整裝待發。

一個個身披狐裘,包裹嚴實的他們,但見武將們跟範清遙客套得正歡,無不是驚訝的瞪圓了眼睛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