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從外祖母那邊回來的時候,暮煙已是收拾妥當。

頭上綰了小髻,身上穿著素色的緞襖,水青色的折枝紋棕裙。

巴掌大的小臉似凝脂細膩瑩白,下巴尖尖,雙眸彎彎,很是討喜。

花家的小女兒們都自立的早,尤其是暮煙天生就敏感,小時候根本不許下人靠近自己,久而久之收拾便是練出了一套拾掇自己的好功夫。

範清遙仔細打量了暮煙一番,又是從自己的首飾盒裡取出了一支蓮藕釵,輕輕彆在那三千的黑絲之中,纔是滿意的笑了。

“若周仁儉還發現不了我妹妹的美,足以證明他是個瞎的。”

暮煙麵頰微紅,“三姐姐瞎說,我哪裡有那麼好。”

範清遙則是拉著暮煙的手,為其打氣,“我花家的女兒從不比彆人差,我範清遙的妹妹就是最好的。”

暮煙如何聽不出這是三姐姐在給她打氣?

她心中一顫,點雖輕,卻還是肯定地點了點頭。

眼看著時間所剩不讀,範清遙草草地換了身衣衫,便是帶著暮煙出了門。

坐上前往行宮的馬車,暮煙緊張的呼吸都是有些亂的,好在三姐姐的手始終握在她的手上,感受著三姐姐傳遞來的溫度,她纔是覺得稍微放鬆了些。

馬車抵達行宮的時候,玉蓬殿的門前已是停了不少的馬車。

說到底是皇上設宴,自是無人敢遲到的。

不過正是如此,今日這宴席也不是誰都有資格參加的。

範清遙帶著暮煙進了正殿,就看見二皇子妃和八皇子妃已經是到了。

四目相對,兩位皇子妃主動跟範清遙點頭示意。

範清遙微微頷首算是回了禮,抬頭時卻發現角落裡還站著一雙的人影。

隻見周寧麝正是跟一個妙齡少女並肩二站。

那少女一身淺色羅裙繚姿罩於身,同色的紗帶曼佻腰際,大殿的燈火通明下,其薄紗下的白皙肌膚忽隱忽現。

不知跟周寧麝說到了什麼,少女笑的眉眼彎彎。

範清遙看向那少女,目光有一瞬的停頓。

莊子裡的小姐們雖算得上是主城的頂流,可今晚的宴席卻仍舊看不見一個人影,或許並非單純是她們的資格不夠,更大的可能是皇上想要設家宴。

畢竟,今晚軫夷國的攝政王和太子還是要出席的。

周寧麝倒是好解釋的,到底是跟周家有些牽絆的,如今的周家在朝堂舉足輕重,就算皇上忘記了周家,想要讓周家站隊太子的皇後孃娘,也是要提攜周家的。

不過站在周寧麝身邊的女子,就難免讓人不多想了。

周淳就周寧麝一個女兒,斷不會再蹦出什麼姊妹來。

周家那邊雖人口眾多,但據傳適齡的女子早已成親出嫁。

似是發現了範清遙的凝視,周寧麝朝著這邊看了過來,旁邊的女子也是尋著周寧麝的目光看了過來。

那女子在看見範清遙時,明顯驚豔了下。

今日的範清遙著了一身深蘭色厚錦的長裙,裙裾上繡著潔白的點點梅花,肩上罩著雪白色的兔絨小坎。

烏黑的秀髮綰成如意髻,僅插了一梅花白玉簪,雖然簡潔,卻又不失清新優雅。

範清遙雖未曾施任何的胭脂水粉,可那精緻的五官卻仍舊在燈火下熠熠生輝。

女子似是美看出來範清遙的身份,輕聲詢問著身邊的周寧麝。

周寧麝麵無表情地動了動唇,結果就是見那女子就更是驚訝了。

驚訝過後,女子就是拉住了周寧麝的手,朝著範清遙的方向走了過來。

意外的是,周寧麝竟是冇怎麼掙紮的。

很快,兩個人就是站定在了範清遙的麵前。

周寧麝看著範清遙,麵色淡淡,“臣女見過太子妃。”

“周家小姐無需客氣。”範清遙自是能夠理解周寧麝的不冷不熱。

不過跟周寧麝比起來,身邊站著的女子卻是不要太熱情,“臣女早就是聽聞過太子妃的威名,更是仰慕已久,如今終有幸得以見到,當真是臣女三生有幸。”

範清遙看著麵前的女子靜默了半晌,纔是抬頭看向了周寧麝,“不知這位是?”

周寧麝可是冇想到範清遙會問她,竟是原地愣住了。

範清遙是當今的太子妃,能越過其他人詢問她,自是在抬她的麵子。

範清遙淡笑著看著周寧麝。

平心而論,她跟周寧麝之間真的冇有什麼過不去的坎兒。

更不要說暮煙看上的還是周寧麝的哥哥了。

該抬的時候,範清遙自然不會吝嗇。

“這位是張家二小姐,張藝藍,左都禦史家的千金。”周寧麝麵色仍舊淡淡的,卻還是開口回了範清遙。

範清遙深深看了一眼張藝藍。

左都禦史是可是都察院之首,說白了,朝廷哪個部門都要給三分顏麵的。

周家的老太爺是右都禦史,如今又是來了個左都禦史……

難道真的就有如此巧合的事情?

範清遙壓著心裡的疑惑,麵上仍舊掛著淡淡的笑容,“來了這些時日,倒是冇聽說左都禦史的二小姐也跟隨而來,是我孤陋寡聞了。”

張藝藍似是要開口說什麼的,結果話還冇說出口,就是看見潘雨露和閻涵柏雙雙而來。

一個是三皇子妃,一個是大皇子妃,周寧麝自是要帶著張藝藍前去問安。

範清遙也不曾阻止,帶著暮煙走去一旁先行坐下了身。

暮煙輕聲道,“三姐姐剛剛可是在故意打探,那張家小姐是何時抵達行宮的?”

範清遙輕輕點頭,“冇錯,隻是可惜了。”

不是她非要拋磚問底,而是心裡總有一種不祥的預感。

不過暫時冇打探出來也無所謂,隻要有心就總是有機會的。

周寧麝跟張藝藍行了禮,就是又回到了一旁的角落站著。

潘雨露和閻涵柏自然是看見了範清遙的,雖冇有過來打招呼的意思,卻也少了一絲平時的挑釁。

今日到底是皇上設宴,身為皇家的兒媳自都是要小心翼翼的。

不多時,就是見韓婧宸走了進來。

不出意外的,她一下子就是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一屁股坐在了旁邊。

範清遙看著她微喘的樣子,笑著道,“做賊去了?來的如此晚。”

韓婧宸拉著範清遙的手,看向周寧麝身邊的張藝藍,“還不是幫你打探訊息去了,你可知道她是誰?”

範清遙點了點頭,“左都禦史家的千金。”

韓婧宸一臉無語,“我哪裡說的是她的身份,我是說,她就是那日在護國寺外救了周家老夫人的那個小姐!”-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