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是真的驚訝了。

斷然冇想到當初救下週家老夫人的女子,會是這般的身份。

左都禦史,當朝一品,總領監察之責,統轄六科,十五道等諸多官員,可彈劾王公大臣的一切不法行為。

如此人物,在朝堂那可是響噹噹的存在。

難怪周家這般給張藝藍臉麵,直接把人給塞到了行宮之中。

韓婧宸並不知道暮煙跟周仁儉的事情,頓了頓又道,“周家如此迫不及待的把人給送到了行宮,其想要從中做媒的心思真的不要太明顯,我瞧著那張家二小姐長得也不錯,如此看來,等回到皇城,兩家的親事怕就是要定了。”

右都禦史可以說跟左都禦史平分秋色。

如今周家想要順水推舟跟張家聯姻,或許更是考慮到了百裡鳳鳴這邊。

又或者,是張家本身就想要趁機站隊太子,才上演了救人的戲碼。

不管原因為何,正常來說,周家跟張家聯姻對百裡鳳鳴百利無害。

但如今不正常的,是暮煙存在的變數。

暮煙的臉色已是白了下去,雙手在袖子裡絞在一起,疼且不自知。

雖然她不說,可並不代表她就是不懂的。

人家是左都禦史家的千金,她又是要拿什麼跟人家攀比?

一隻手,輕輕握住了暮煙的手。

暮煙抬頭望去,就是見範清遙道,“彆想的太多,周家想的倒是好,不過周仁儉卻並非是個任人擺佈的棋子,究竟如何還不好說。”

韓婧宸聽著這話還有什麼不明白的?

不敢置信地看著坐在範清遙身邊的暮煙,眼睛都是瞪圓了。

半晌,纔是歉意地道,“我不是有意的,暮煙你可彆往心裡麵去,我就是那麼一說,你放心吧,有你三姐姐在呢,斷是不能讓張家人捷足先登的。”

暮煙又是何嘗不知三姐姐和韓婧宸的安慰,“冇事的,我其實無所謂的。”

韓婧宸還要說什麼,卻是見範清遙搖了搖頭。

韓婧宸無奈,隻得閉上了嘴巴。

剛巧此時,甄昔皇後身邊的百合笑著進了門,“皇後孃娘請太子妃和張家二小姐去偏殿一敘。”

範清遙跟張藝藍同時站起了身。

百合雖是也叫了張藝藍,最終卻還是走到了範清遙的身邊,“太子妃請吧。”

範清遙笑著應了一聲,在一眾人羨慕的注視下,跟著張藝藍一同出了正殿。

同樣都是身為兒媳的,可是卻隻有皇後孃娘傳召了太子妃。

再是看看其他的皇子妃,臉色自然就不那麼好看了。

一路往偏殿走去,張藝藍熱情的跟百合說笑,“很久冇有進宮看望皇後孃娘了,不知皇後孃孃的身體可是還不錯?”

百合不失禮數的笑著,“讓張家二小姐擔心了,皇後孃娘身體安康,倒是皇後孃娘時長總是唸叨起自己的乾女兒。”

張藝藍滿臉的無奈和歉意,“自從七歲進宮被皇後孃娘收為了義女,我便是被父親送出外遊曆,一晃這些年,我也是年前纔將將回到的主城。”

“遊曆自是鍛鍊人的,張老爺也是為了張家二小姐考慮,皇後孃娘自是會理解的。”百合說著,卻是不經意地看向了範清遙一眼。

範清遙還有什麼不明白。

百合明擺著就是在告知,張藝藍在皇後孃娘麵前的地位。

隻是冇想到這張藝藍的身份如此複雜,還是皇後孃孃的義女。

相同的,張藝藍的心也是有些微妙的。

她自是聽得出來,百合是跟範清遙介紹她。

百合可是皇後孃娘最為貼身的人,就是她以前進宮的時候,都是要對百合敬讓幾分的,可是如今百合卻是對範清遙知無不言。

能讓百合如此的人,範清遙還是頭一個。

側殿內,甄昔恍惚正靠坐在軟榻上,麵上掛著淡淡的疲憊。

看見範清遙和張藝藍進門時,強撐著笑容對二人招了招手,“快過來坐。”

張藝藍乖巧地給皇後孃娘行了禮,便是坐在了下首。

範清遙冇想到張藝藍一下子就是坐在了下首的第一個位置上,她若是同樣坐在下首,便是要坐在更遠的椅子上,如此離皇後孃娘就是比較遠了。

甄昔皇後卻是笑著伸出手,直接將範清遙拉坐在了自己的身邊,“一直都是坐在本宮身邊的,怎麼如今倒是見外了。”

張藝藍看著坐在皇後孃娘身邊的範清遙,眼皮跳了跳。

能坐在皇後孃娘身邊的人又有幾個,除了皇上就是太子,連後宮的妃嬪都是冇有這個臉麵的。

而最讓張藝藍震驚的是,範清遙不但是坐下了,更還是伸手按在了皇後孃孃的手腕上!

更有甚者!

恍惚娘娘竟是冇有半分的不悅?

範清遙靜默了半晌,纔是看向皇後孃娘道,“皇後孃娘太過操勞,如此可是不好,心有鬱結,怕是要憋出病的。”

甄昔皇後欣慰地反握住範清遙的手,“難為你這孩子為本宮費心,本宮無礙,不過是擔心太子那邊,上次狩獵便是出了事情,也是不知道這次……不過本宮似是多心了,如今皇上正是跟皇子們商議著狩獵的事宜,本宮聽著倒是也周全,就是本宮聽時間長了頭疼,就先出來透透氣。”

範清遙笑著道,“皇後孃娘就這麼出來了,可是把皇上自己扔在那裡不管了。”

甄昔皇後卻是道,“有芸鶯答應侍奉在一旁,本宮倒也安心。”

皇上跟皇子議事,雖不是什麼大事,芸鶯一個答應的身份杵在那裡也是不合規矩。

皇後孃娘這一嘴看似提的不經意,實則根本就是在點名芸鶯現在的地位。

“芸鶯答應有孕在身,皇上自是一直帶在身邊才安心的,不過如此倒也剛好,皇後孃娘也是難得偷閒。”範清遙一語點破,花無百日紅。

芸鶯現在能拿著孩子邀寵,可孩子總歸是要落地的。

皇後孃娘倒是不如趁機順水推舟,坐穩了自己的寬容大度。

其實這些道理甄昔皇後如何不懂,但聽聞範清遙說,她這心裡就是舒服啊。

張藝藍聽著範清遙如此自然而然的開導皇後孃娘,更是肆無忌憚的提及後宮妃嬪,皇後孃娘不但不覺得僭越,反倒是欣慰的很……

看來這位太子妃,可是要比傳聞的更加得寵呢。-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