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昔皇後又是跟範清遙閒聊了一陣,纔是看向了張藝藍。

“看這孩子呆呆的,怕是還不知道,小清遙繼承了陶家醫女的衣缽,小小年紀便是得到了皇上的讚賞。”目光是看向了張藝藍,但說出口的話卻仍舊還是圍繞著範清遙。

範清遙趕緊開口道,“皇後孃娘謬讚了。”

張藝藍笑容甜甜的,“早就是聽聞太子妃本事不小,如今一見當真讓我歎爲觀止,隻可惜我從小便是被父親送去了外麵遊曆,若是能夠一直留在主城,定是能跟太子妃成為摯友。”

這話說的,就很有拍馬屁的嫌疑了。

範清遙笑著冇有接話。

倒是甄昔皇後看著張藝藍又道,“聽聞前段時日,你意外救了周家的老夫人?”

張藝藍趕緊起身跪在了地上,一臉的誠惶誠恐,“臣女當時並不知周家老夫人的身份,本想著不過就是舉手之勞,結果冇想……”

“冇想周家老夫人一直對你念念不忘,更是將你送到了行宮。”甄昔皇後把話接了過來。

張藝藍頭微垂著,似有些羞澀地點了點頭。

範清遙卻是微微眯起了眼睛。

甄昔皇後本是想要說什麼,不過在察覺到範清遙的表情後,卻到底是冇在繼續說。

皇上身邊的白荼笑著進了門,給各位主子請了安後,纔是低頭道,“皇上說馬上開宴了,請皇後孃娘移步內殿。”

甄昔皇後點了點頭,“知道了。”

白荼離開後,範清遙就是先行站了起來。

“臣女先行告退。”皇後孃娘去赴宴之前,總是要簡單整理一番儀容的,就算皇後孃娘疼著她,規矩總是不能壞了。

甄昔皇後就是喜歡範清遙的進退有度,“去吧。”

張藝藍卻是起身主動走到了皇後孃孃的身邊,“臣女在外遊曆,可是學了不少鬢髮和妝容……”

後麵的話範清遙冇有聽清楚,便是已經走出了側殿。

甄昔皇後當然不會打了張藝藍的臉,笑著遞出了自己的手臂,由著張藝藍攙扶自己去了內屋。

張藝藍看著範清遙的背影,輕聲感慨著,“太子妃知書達理,難怪能得皇後孃孃的喜愛。”

甄昔皇後麵色一變,很快又恢複了以往的雍容,“不過是逢場作戲罷了。”

張藝藍微微吃驚,“可是如今行宮裡的人可是都知道,太子妃可是皇後孃娘放在心尖兒上疼著的人呢。”

百合聽著這話,悄悄抬眸看了一眼張藝藍。

這話不管是有心的還是無心的,都讓清遙小姐坐實了恃寵而驕。

好在皇後孃娘是真的打心眼裡疼著清遙小姐,不然還不知要生出怎樣的間隙。

甄昔皇後倒像冇聽出這話裡麵的倪端,笑著坐在梳妝檯前,任由張藝藍盤髮梳妝。

等一切都是收拾妥當,百合才以皇後孃娘換衣服為由,將張藝藍請了出去。

“這位張家二小姐,還是如同以往一般會討好人啊。”百合笑著回到了皇後孃娘身邊,攙扶著娘娘更換衣衫。

甄昔皇後伸開手臂,緩緩閉上眼睛,“都是官家女子,從小便是被人仔細調教,又有幾個真的就是單純的?”

當初她收張藝藍當義女,也算得上是逢場作戲了。

自從張藝藍第一次進宮看見了鳳鳴,從那之後隻要一進宮就會來鳳儀宮。

說是看望她這個皇後,可彆以為她看不出張藝藍對太子的那份心思,隻是在她眼裡,張藝藍想要當她的兒媳還差得太遠。

隻是那時鳳鳴在東宮養病,為了穩固住太子的儲位,甄昔皇後纔是收了張藝藍當義女。

“若是張家二小姐真的跟周家小公子成了,可是天大的喜事。”百合一邊整理著皇後孃孃的衣衫,一邊祈禱著。

當年張家二小姐對太子攻勢猛烈,正是如此,張左都禦史纔是將人送出了主城。

雖說這麼多年冇見,奈何少女情懷總是癡。

誰又保證張家二小姐真的就對殿下死心了?

甄昔皇後自然希望張藝藍嫁給周仁儉,這也是她為何在得知周家想要推薦張藝藍來到行宮之後,主動幫忙在皇上麵前遊說的原因。

隻是想著剛剛小清遙的表情……

“百合,讓廉喜仔細去查查,看看最近莊子可是有什麼風聲。”

百合不敢耽擱,趕緊轉身走了出去。

範清遙可不知道在她不知道的背後,還藏著如此多不為認知的一麵。

其實就算皇後孃娘冇說,範清遙卻也知道張藝藍來行宮定是有皇後孃孃的功勞。

不然周家就是麵子再大,也是不敢明目張膽的往行宮送人。

不過想著剛剛皇後孃娘故意捧著她的畫麵,範清遙清楚,隻怕皇後孃娘跟張藝藍並非看著那般的親密。

如果若當真是如此的話……

暮煙並非就真的冇有機會。

隻是不能急,還需要慢慢來。

想要讓周仁儉認識暮煙,總是需要一個合適的契機。

正殿這邊,大多數的人已是朝著內殿走了去。

等範清遙回到正殿的時候,隻有韓婧宸帶著暮煙等在原地。

看見範清遙回來了,韓婧宸本來有一肚子的話想要說,可是顧忌著身邊的暮煙,她隻能暫且裝聾作啞,跟著範清遙一起去了內殿。

內殿早已有宮人守候著。

範清遙進門時,其他的皇子妃儼然已經坐在了自己的席位上。

宮人並不知道範清遙會多帶著一個人過來,眼下見暮煙跟在身邊,忙又是在席位旁邊又是多加了一把椅子。

行宮裡的人也都是訊息靈通的,早就知六皇子妃跟太子妃走的近,故在範清遙的另一邊就是韓婧宸的席位。

待眾人剛落座不久,皇上就是在皇後以及一眾妃嬪的簇擁下姍姍來遲。

等皇上落座了之後,纔是擺了擺手,“今天是家宴,無需那麼多的禮數,都坐吧。”

隨著在場的女眷坐下she

太子連同皇子們纔是圍繞著皇上和皇後依次排列落座。

愉貴妃美眸一掃,一眼便是看見了坐在範清遙身邊的暮煙。

隻是還冇等愉貴妃開口,就是聽聞潘德妃先行道,“果然是皇上開恩,連一向最是守理的清平郡主都是大膽了起來,還帶著婢女參宴……”

話說到一半,似是又想起了什麼,趕緊又手帕捂住了自己的紅唇,“瞧我這記性,如今的清平郡主就算是冇過門,那也是要被尊稱一聲太子妃的。”

一句話,所有人的視線,齊刷刷地就是落在了範清遙的身上。-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