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大雪初停,道路難清,貨物積壓,水運興起。

雖此番搞起水運的是西涼主城的大戶蘇家,根基穩,人脈廣,卻還是不少人持有觀望的態度。

畢竟水路易凶險,誰也不敢以身試險。

蘇家的三少爺年紀輕輕卻是個敢搏的,見所有的商戶都不敢伸腳,一咬牙將水運的成本降低到一成。

若路運需要一百兩運銀,那麼水運便隻需十兩。

麵對如此大的誘惑,自是有人願意嚐鮮。

花家深處在主城內的些許藥鋪,都是和其他城池的商鋪有著藥材上的往來,此番雪災突襲花家的藥鋪也是堆積了不少的藥材。

蘇家的三少爺有意跟花家攀談,隻是這出麵的人卻一直擇選不出來。

掌管著花家的大兒媳淩娓根本不同意水運,但是陶玉賢卻覺得此事可以一試。

範清遙自從脫手了木炭的生意之後,便是整日被陶玉賢帶在身邊,一直都陪著外祖母與大舅娘周旋著。

大兒媳淩娓每每看見站在老夫人身邊的範清遙,便是雙眼冒著火光。

範清遙對於自己討人嫌這個事兒很有自知之明,隻是她每次想要避嫌,外祖母都會拉住她的手,堅定地道,“你是我的外孫女兒。”

這日,範清遙剛從外祖母這邊回來,許嬤嬤便是急著道,“小小姐不好了,小姐病倒了。”

範清遙麵色一變,直接衝進了院子。

床榻上的孃親麵色發黃,一雙眉頭皺得緊。

範清遙仔細地給孃親請過脈,雖問題不大,卻還是無法鬆氣,“孃親脈象虛滑,這是明顯操勞過度,可是出了什麼事情?”

許嬤嬤知道有些話小姐交代不該說,可看著自家小姐那纔剛養出氣色的臉龐又暗淡了下去,這心如何能不跟著疼?

咬了咬牙,許嬤嬤轉身從床櫃裡拿出了一疊東西,塞在了範清遙的手裡。

“小小姐,您還是自己看吧。”

範清遙微微低頭,隻是一眼臉色便是徹底沉了下去。

她以為那日之後,她的那個不負責任的父親會有所領悟,卻不想反倒是變本加厲地開始偷偷給她孃親寫信,請求她孃親主動帶著她回去。

看著那信上每一個好似真情實意的字,範清遙就覺得可笑的很。

“月牙,不如我們就回去吧。”床榻上的花月憐不知何時睜開了眼睛。

隻有回去了,她的月牙纔有一個正兒八經的名分,隻有回去了,她的月牙才能夠尋得到一個好婆家。

她不能因為自己的一時舒心,而耽誤了她唯一的月牙。

範清遙低著頭輕聲問,“孃親想回去?”

花月憐忽然就笑了,那樣的苦澀和無奈,“娘想不想又有什麼所謂?孃親隻是想要你回去,想要你有一個光明正大的身份。”

範清遙握緊孃親的手,抬起的雙眼異常冰冷,“這麼多年範家除了給我一個姓氏之外,還給過我什麼?若是當真靠要飯才能要到一個所謂的身份,那這個身份不要也罷!”

“月牙……”

“孃親,相信你的月牙,扛得起自己也背得起你。”

語落,範清遙直接起身離去。

花月憐是有些愣。

她一直以為,隻有回到範府,纔是她家月牙最好的歸宿,她也一直以為月牙是想要回去認祖歸宗的,可是瞧著剛剛月牙那堅定的模樣……

莫非是她想錯了不成?

倒是許嬤嬤在一旁安慰道,“小姐,您彆看小小姐人小,腦袋可是不輸旁人的,小姐您就彆跟著擔心了。”

花月憐點了點頭,好半天才呢喃地道,“似乎真的是我想錯了……”

偏院的房間裡,範清遙眼冷心更冷。

好一個範家!

先是對她軟硬兼施,現在又將刻著賢德的尖刀架在了孃親的脖子上。

真是給他們臉了。

第二天一早,範清遙便是早早地出了門。

許嬤嬤瞧著自家小小姐那一臉殺氣的模樣,隻怕要出事兒趕緊跟了出來,隻是還冇等她說話呢,就被範清遙給擋了回來。

麵對許嬤嬤那擔憂的目光,範清遙則是露出了一個安心的笑容。

對付一個範府而已,又何須如此的勞師動眾。

拉緊身上的棉絮鬥篷,範清遙匆匆出了花家,隻是還冇等走幾步,就覺得有什麼東西壓在了自己的腳麵上。

範清遙低頭望去,隻見在她的腳麵上不知道什麼時候多了一個白色的發麪饅頭,似是察覺到了她的目光,那饅頭竟也扭著小腦袋抬起了頭。

一雙湛藍的眼睛圓得跟湯圓似的,似是發現範清遙也在打量著它,它竟很有自尊地是慢吞吞地站了起來,隻是它太小了,一個不小心就從範清遙的鞋麵上栽了下去。

毛茸茸地小腦袋直接插進了雪堆裡,隻剩下兩條小短腿迎風而立了。

範清遙伸手將它拎了起來,按了按它那粉嫩嫩的小鼻子,“你是誰家的小貓咪?”

小東西似很是不喜歡小貓咪這個稱呼,很是傲氣地把腦袋給昂了起來,就連屁股後麵的尾巴都跟著撅了起來。

範清遙,“……”

雖然小腿隻有兩寸,倒也挺神氣……

“踏雪,過來。”一個清冷的聲音徐徐響起。

那聲音很輕,好似隨風即逝。

範清遙的耳邊都是風聲根本冇聽見,反倒是被它拎在手裡的小東西聽了個清清楚楚,當即就扭動起了軟軟的小身體,從範清遙的手中跳了下去。

範清遙趕緊低頭去尋去,卻見那小東西正咬著她的裙角不停地拽呢。

它實在是太小了,範清遙不願傷害了它,便索性順了它的心意。

不遠處的巷子安靜地停著一輛馬車,小東西拉著範清遙一直在看見了馬車才鬆開了嘴,完全忽視那被自己咬出一個洞的裙角,費勁巴拉地就往馬車上爬。

範清遙歎了口氣,抱起它看向馬車輕聲道,“請問……”

話還冇說完,緊閉的馬車門忽然打開,一隻似白瓷一般的手便是伸了出來。

純白色的擴袖半遮手背,修長的五指如曇花緩緩綻放。

範清遙趕緊將懷裡的小東西地了過去,冇想到那手竟是握住了她的手腕,眼前一花,那突如其來的力道便是將她一併拽進了馬車。

昏暗的馬車裡,白裘做成的軟榻裡靠著一個靜如幽穀般霞姿月韻的少年。

範清遙看著那頭戴金冠的熟悉麵龐,皺了皺眉,“太子殿下這是何意?”

百裡鳳鳴看向她,黑不見底的眼裡含著似有似無地笑意,“強搶民女。”

範清遙,“……”

您還記得您是西涼儲君這個事兒麼?

百裡鳳鳴瞧著那巴掌大小臉上寫著的無語,低聲一笑,隨後才略太高了音量對外麵喊道,“走罷。”

隨著車輪緩緩滾動,範清遙倒是安靜了。

畢竟堂堂的太子殿下連強搶民女這種事都做的出來,她就是在掙紮想來也是徒勞了,倒不如配合點,或許還能速戰速決。-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