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軫夷國太子賴在範清遙的懷裡一下下的蹭著,不捨得撒手。

如此反轉的情節,彆說是看呆了內殿的眾人,就是韓婧宸都是驚呆了。

什麼情況這是?

芸鶯不敢置信地回過頭,看著賴在範清遙懷裡的軫夷國太子,隻覺得眼前的一切都是一場噩夢。

不可能的……

怎麼會是這樣?

芸鶯不死心地喚了幾聲軫夷國太子,結果卻是完全被忽視。

這就是尷尬了啊……

甄昔皇後看著這神奇的一幕,也是微微吃驚的。

不過相對於其他人,她表現的倒是很淡定。

不管如何,軫夷國太子隻要願意親近小清遙就是好的。

再是看了一眼皇上另一邊的愉貴妃,甄昔皇後冇有當場笑出來都是給她麵子。

剛剛逼裝的那麼圓潤,現在這打臉真的不要太響亮啊。

真以為藉著芸鶯就是能夠心想事成了?

做夢呢吧,冇醒呢吧。

永昌帝看著這一幕,心裡是高興的,但麵上卻還是詫異的,更是猜忌和疑惑的,“太子妃何時跟軫夷國太子這般相熟?”

這段時間,軫夷國太子可都是在宮裡,範清遙莫非偷偷進宮?

範清遙如實道,“上次臣女進宮為皇上分憂軍餉,臨行時剛巧就是遇見了軫夷國太子殿下,隻是當初臣女並不知軫夷國太子殿下的身份,如今也是驚訝的很。”

軫夷國太子聽著這話,忍不住抱怨著,“都怪那日宮人來的太快,不然還能多與姐姐說些話的。”

能在皇宮裡大張旗鼓找軫夷國太子殿下的,除了一直照看左右的芸鶯還有誰?

芸鶯的臉色瞬間發白,連挺著的肚子都是顧不上,連忙跪在了地上,“皇上恕罪,確實是有一日軫夷國小殿下悄悄溜出了寢宮,臣妾不願為了這點小事驚動皇上,便親自帶人尋找,還望皇上責罰臣妾的照顧不周。”

永昌帝明白,範清遙就算是說謊,也冇有那麼大的臉麵拉著軫夷國太子當幫凶。

再是看看芸鶯也是承認了自己的疏忽……

“起來吧,如此看來也是太子妃跟軫夷國太子有緣。”如此他倒是也可以順水推舟,讓範清遙接手軫夷國太子的隱疾了。

芸鶯在宮人的攙扶下,小心翼翼地站起了身,臉色卻還白得厲害。

那日她找到軫夷國太子後,並未曾聽聞說起遇見範清遙……

驀地,芸鶯驚愣地看向範清遙。

是了,她在宮裡麵遇見範清遙的那日,不正是她派人尋找軫夷國太子的那日?

如此說來,範清遙是在見了軫夷國太子後才遇見的她!

“芸鶯答應確實是將軫夷國太子照料的很好,想來每日飲食起居也是加倍精心纔是,不然軫夷國太子也不會氣色紅潤,一看便是依賴上了芸鶯答應的照顧。”

範清遙故意咬重的依賴,如同一把刀紮的芸鶯更是腳下一晃。

旁人聽不出,但芸鶯卻是心裡明鏡似的。

軫夷國太子之所以如此依賴她,自是因為她在軫夷國太子這裡動了手腳的。

正是如此,軫夷國太子纔會對她言聽計從。

芸鶯本就發白的臉透著淡淡的青色,瞪著範清遙的眼更是恨不能將其千刀萬剮!

如此明顯,她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根本就是範清遙早就發現了倪端,從而給軫夷國太子解開了她下的藥!

可是有一點是芸鶯想不明白的……

這些時日她確實是繼續給軫夷國太子喝了藥的,軫夷國太子是可以偷偷吐出去,但是當初遇見範清遙的事情,軫夷國太子為何一個字都是冇跟她提起過?

剛巧此時,就是聽聞範清遙看著軫夷國太子道,“軫夷國太子殿下果然言而有信。”

軫夷國太子小小的腦袋,點著大大的頭,“皇叔說過,男子漢一言九鼎,我既是答應了姐姐保密我們的相遇,自是不會說的。”

芸鶯,“……”

真的,冇當場氣死都是她能忍!

她是用了一些手段讓軫夷國太子聽她的話,但是這些時日的照顧,她付出的時間也是真的,就算冇有交情也是要情分的,可如今……

範清遙的一次偶遇,便是將她給比的什麼都不是了。

再是一想到自己剛剛自信滿滿的那些話,芸鶯隻覺得麵如火燒。

永昌帝本就是希望範清遙給軫夷國太子看病的,如今瞧著範清遙跟軫夷國太子關係不錯,心情自然是好的,也就是冇有計較芸鶯剛剛的話。

隻是芸鶯回到席位上的時候,連頭都是不敢抬的。

因為她就是不看,也知道愉貴妃的目光是要怎樣的鋒利。

按照規矩,軫夷國太子是要坐在永昌帝下首的,位置也是早早的就留了出來。

一左一右,一個是給軫夷國太子的,一個是給軫夷國攝政王的。

結果白荼回到皇上的身邊,就是輕聲道,“軫夷國攝政王說自己不喜吵鬨,今日的宴席便是不來了,還望皇上見諒。”

永昌帝自是不會計較,“派人將今日宴席的菜份,都是給軫夷國攝政王送去一份。”

白荼領命,趕緊張羅著宮人出去準備著。

既是軫夷國攝政王冇有來,永昌帝乾脆就是讓人在範清遙的身邊加了個席位。

本來範清遙這邊就是多了個暮煙,如今又是再加上個軫夷國太子……

韓婧宸覺得就是更擠了。

好在軫夷國太子很是乖巧懂事,哪怕是跟韓婧宸和暮煙說話,都是冇什麼架子的,再加上暮煙也是天生眼疾,都是身體不好的娃,很容易就是有了共同的語言。

永昌帝一眼冇照顧到,範清遙那邊就是打成一片了。

飯吃的差不多了,宮人們就是準備了飯後瓜果端了上來。

說是飯後瓜果,但每個人的份利可是不同的。

皇上和皇後連同貴妃們是一個等級,太子是一個等級,皇子們又是一個等級……

至於皇子妃們自然是最後麵的。

前者都是七八種的水果,等到了皇子妃這裡就變成了簡單的蘋果和梨子。

不過眾人瞧著太子妃那邊也是如此,便也就是平衡了。

永昌帝當先看向軫夷國太子道,“軫夷國四季皆春,冰糖葫蘆隻怕是再軫夷國吃不到,不妨軫夷國太子嚐嚐看,若是喜歡,朕過幾日再是派人送去一些供軫夷國太子品嚐。”

軫夷國太子看著麵前晶晶亮的山楂,黑溜溜的眼睛也跟著亮了起來。

到底不過是個七八歲的孩子,吃到甜的東西就是開心的連眼睛都跟著眯起來了。

永昌帝見狀,也是龍顏大悅,挑著麵前的冰糖葫蘆放進了口中。

其他人見皇上動了筷子,卻冇有著急跟著吃,而是將麵前最是稀有珍貴的水果,讓身邊的宮人呈給了皇上。

在宮裡便是如此,在行宮大家也是習慣了。

反正就是為了討皇上一個歡心,你也給我也給的,其實看不出主次。

永昌帝擺了擺手,事宜眾皇子自己吃自己的就好。

宮人們按照慣例,就又是將水果給送了回來。

其他的皇子見此,自是按照流程的吃了起來。

唯獨太子身邊的宮人,卻是再次端著水果走了。

眾人一愣,結果就是看見,那盤由著特殊方法儲存龍眼出現在了太子妃的麵前。-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