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龍眼本就是稀奇,再加上送水果的是太子就更稀奇了。

眼看著太子跟前的龍眼跑到了太子妃的麵前,就連永昌帝都是望了去。

一堆皇子妃麵前擺著的都是蘋果梨子,一盤龍眼可謂是相當紮眼。

不等皇上問話,百裡鳳鳴就是主動站了起來,“兒臣跟在父皇的身邊居住東宮,時長送進宮的水果,都是有兒臣的份利,太子妃難得隨駕出行,自是看不見龍眼這種水果的。”

這話說的就有深意了。

不過仔細一想也很簡單,跟著皇上身邊吃香喝辣,彆人自是都不如他來的享福。

永昌帝素來愛的就是一個好名聲,如今聽著太子的話,心裡也是舒服著的,慈父誰都是喜歡聽的。

“不過就是龍眼而已,白荼,將朕的賞賜給太子就是。”永昌帝大手一揮,白荼趕緊端著龍眼重新給太子送了去。

太子到底是先給他送來水果的,就算事後給範清遙送去有失傳統,可也是他讓太子多維繫跟範清遙的關係。

說來說去,太子這是在奉他的命辦事。

百裡鳳鳴謝過了皇上,便是坐下了身子。

隻是其他皇子們看著麵前的水果,就有些難以下嚥了。

一直都是聽聞太子寵著太子妃,可到底冇親眼所見,如今當真是親眼看見了,真的是讓人消化不良啊!

主要是你們秀恩愛就秀恩愛吧,偏偏把我們都給帶上做什麼?

這下子可是好了,一眾皇子們隻要想到即將麵前皇子妃們的目光,連頭都是不想抬起來。

皇子妃們的心情自然談不上美麗。

尤其是看著範清遙麵前擺著的龍眼,就跟刺似的往她們的眼裡紮著。

同樣都是皇家的兒媳,看看人家冇過門的範清遙,再是看看她們……

這還讓人怎麼活!

白荼看著內殿暗存的風波,真的是為各位皇子捏著一把冷汗。

在西涼本就男子為尊,皇子們一向高傲慣了,又哪裡能做得出照顧夫人的舉動。

可偏偏太子就是做了。

而且做的那叫一個自然而然。

再是看看各位皇子……

雖說不能跟皇子妃們分心,但隻要有個小小的隔閡,太子的目的也就達成了。

張藝藍本就是心裡發堵,見太子如此寵著範清遙,就更是冇有胃口了。

周仁儉看著擺在範清遙麵前的那盤龍眼,暗下決心晚上要去教育一下這個不知廉恥冇有規矩的女子。

唯獨韓婧宸是真的希望範清遙過的好,也是吃的最開懷的一個。

六皇子瞧見了,都是要跟著鬆口氣。

結果這口氣還冇等喘出去呢,就是看見自家皇子妃眼神淩厲的看了過來。

韓婧宸,“……”

回去咱們再算賬。

六皇子,“……”

我悄悄把龍眼給你揣回去點行麼……

“姐姐,你嚐嚐看這,我覺得味道還不錯,”軫夷國的太子不但自己吃的歡,更是還不忘往範清遙的盤子裡塞著,範清遙原本就冇有的那些水果。

眾人,“……”

真的,接連刺激都不帶隔夜的。

芸鶯臉色發白地看著都是快要被寵上天的範清遙,整顆心都是恨到生疼。

夢裡的事情,還曆曆在目。

芸鶯印象深刻,夢裡的這個時候,範清遙已是跟三皇子情投意合。

隻是三皇子本就利用範清遙,愉貴妃又嫌範清遙的身份配不上三皇子,就算是將範清遙帶到了這行宮,也是將她禁足在了莊子上的。

倒是她,哄得愉貴妃的歡心,又是有三皇子的垂愛,以範家女的身份前來赴宴。

夢裡的這個時候,正是芸鶯的高光時刻。

甚至就是在當天晚上,她跟三皇子成了魚水之歡。

那個時候的範清遙還跟傻子似的被矇在鼓裏,一心為了三皇子守身如玉。

可是再看看現在……

芸鶯悄悄地朝著三皇子的方向望了去。

百裡榮澤卻是連看,都是懶得多看她一眼的。

剛巧此時,永昌帝就是道,“軫夷國太子怕是還不知道,太子妃乃我西涼陶家醫女傳人,既是軫夷國太子跟太子妃有緣,不妨等回到主城之後,朕宣太子妃去看望軫夷國太子的身體如何啊?”

這話,說的再明顯不過。

就是愉貴妃不甘心也隻能忍著,不能直接打了皇上的臉麵。

反正回到主城後,皇宮裡她有的是人,範清遙就是真的給軫夷國太子看病,也未必就那麼順風順水。

結果就在愉貴妃暗做思量時嗎,卻是聽見芸鶯道,“軫夷國太子年少不經事,此事隻怕做不得主,稍後還是要詢問軫夷國攝政王的。”

永昌帝的臉色沉了沉。

還冇有人敢否決的自己的提議。

愉貴妃都是驚呆了。

這個芸鶯是瘋了不成?

甄昔皇後看向皇上,禮儀兼備地笑著道,“臣妾倒是覺得芸鶯答應的提議也是為了皇上考慮,隻不過是說話的方式不對罷了,到底是年紀小,冇有經過後宮領事嬤嬤的調教。”

一句話,點名了芸鶯的身份卑微,不學無術。

永昌帝看了一眼芸鶯挺起的肚子,到底是冇責怪,隻是對於眼前的宴席,卻是再冇了什麼興致。

甄昔皇後尋了個理由,攙扶著皇上先行出了內殿。

其他人見此,自也是三三兩兩的告退而走。

愉貴妃今R國就是憋著一肚子的氣,等回到了自己住的寢宮,就是讓身邊的人把芸鶯給叫到了麵前。

看著芸鶯那一臉不爭氣的樣子,愉貴妃可謂是罵得劈頭蓋臉,“跟在永樂身邊這幾年,本宮隻當你是個沉得住氣的纔會重用你,可你看看你都是做了什麼,本宮今日的臉麵都是被你給丟儘了!”

要不是顧忌著那肚子裡的孩子,愉貴妃都是恨不得賞芸鶯幾個大板。

芸鶯也知道今日是她衝動了,跪在地上做著可憐相。

愉貴妃頓了頓又道,“那軫夷國的太子是怎麼回事,你不是說萬無一失麼?”

芸鶯抬起頭,眼淚婆娑,“一直都是好好的,怪就怪在範清遙心機太深,竟是私下裡見到了軫夷國太子,隻怕是看出倪端解了我的藥纔是。”

愉貴妃都是氣笑了。

說白了,不就還是技不如人麼。

芸鶯現在翅膀還冇硬,自是不敢跟愉貴妃硬碰硬,趕緊磕著頭又道,“今日我確實是冇忍住,但軫夷國攝政王也不是個好相與的,我陪伴在軫夷國太子身邊儘心儘力這些時日,都是冇得軫夷國攝政王一個好,更是冇見過一麵,任憑那範清遙就算蠱惑得了軫夷國太子,也是奈何不了攝政王的。”

隻要攝政王不點頭,範清遙又算是個什麼東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