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百裡鳳鳴一直等範清遙的腳步聲消失在了院子裡,纔是帶著廉喜轉身離去。

行宮裡,永昌帝的臉上喜怒不定著。

百裡鳳鳴進門後,恭恭敬敬地跪在了地上,“兒臣給父皇請安。”

永昌帝擺了擺手,纔是道,“剛剛聽聞你並不在行宮,可是去了莊子?”

百裡鳳鳴坦言道,“怕今日的事情範清遙多想,便去看了看。”

永昌帝捧著手中的五彩十二花神茶盞,微微眯起眼睛,“如此,你便就不怕張家的二小姐多心麼?”

纔剛站起身的百裡鳳鳴,聽著這話又是重重地跪在了地上,“範清遙是父皇叮囑給兒臣的,兒臣自是時時掛心不曾有半分放鬆,至於那張家的二小姐……並不在兒臣的考慮範圍之內。”

永昌帝似笑非笑地勾著唇,班上纔是不急不緩地笑道,“張家在朝堂也算是根基牢固,若當真迎娶了張家女子為側妃,對你來說隻有利而無害。”

百裡鳳鳴連忙磕頭,滿目驚慌失措,“纔剛在行宮外,確實偶遇了張家二小姐,不過卻冇說幾句話就是撞見了範清遙,兒臣倒是並未曾察覺張家二小姐有任何的心思……”

百裡鳳鳴的話其實並冇有說完,不過卻已經足夠了。

永昌帝讓百裡鳳鳴跟範清遙成親,為的就是要讓兩個人互相挾持和牽製著。

若是範清遙看見了張藝藍,定是要心生防備的,如此倒也不怕太子跟張藝藍再是有什麼。

如此最好,畢竟太子現在有了範清遙在身邊,若是在拉攏了一個張左都禦史家的女兒,未免就有些太過顯眼了。

永昌帝放下手中的茶盞,笑了一聲,“起吧,今日讓你過來,是想告知你,軫夷國的攝政王已是同意讓範清遙接受軫夷國太子的隱疾,若事無意外,對你來說也算是一件好事。”

百裡鳳鳴麵上恭敬如常,心裡卻已是瞭然。

父皇這是打算讓他反過來去監視著範清遙的舉動。

花家一直都是父皇的心頭刺,如今表麵上花家是再無男丁,但若是範清遙因此契機而得到了軫夷國的重視,從而暗中私通,難免花家會東山再起。

在父皇心裡,他是害死了花家滿門男兒的凶手,又如何不心虛。

“待回到主城,皇宮內外守衛森嚴,範清遙進宮後在皇宮斷會束手束腳,兒臣定當陪伴其左右,如此也算是兒臣對範清遙的認可和上心。”

永昌帝笑著點了點頭,“如此甚好。”

反正現如今旁人都知道太子寵愛範清遙,以此理由在宮中跟隨左右,自是再好不過的藉口了。

很快,軫夷國攝政王點頭同意的事情,就是傳進了所有人的耳朵裡。

寢宮裡的芸鶯聽聞此訊息,氣的連手中的茶盞都是摔碎在了地上。

萬萬冇想到,軫夷國的攝政王就這麼輕而易舉的同意了?

怎麼可能!

侍奉在寢宮的宮人們,見主子動怒了,紛紛跪在地上大氣都不敢出。

芸鶯陰沉著臉色靠坐在軟榻上,胸口起伏不停。

隻要一想到剛剛她在愉貴妃麵前的信誓旦旦,就是覺得頭痛欲裂。

隻怕這會子愉貴妃都是要罵死她了纔是。

芸鶯自是不會傻到等愉貴妃親自來興師問罪,左思右想了片刻,將這段時間一直貼身在自己身邊侍奉的人叫到了麵前,“你可知有誰能離開這裡?”

宮人如實道,“行宮看似侍衛森嚴,實則奴才們出入無需太多繁瑣,隻需打點好那些侍衛即可。”

如此說來,便是能夠出得去了。

芸鶯從袖子裡掏出了一袋的碎銀子,“去找個嘴巴嚴禁的過來,我有事吩咐。”

宮人忙點了點頭,轉身出去喚人了。

芸鶯想的冇錯,愉貴妃在得知此訊息後,自是大動肝火。

而百裡榮澤在聽聞見這個訊息後,連睏意都是給氣冇了。

聽完了身邊人的傳話,百裡榮澤一經回到屋子裡,便是將圓桌踹翻在地。

都是已經躺在床榻上的潘雨露嚇了一跳。

忙披著衣衫下了床榻,看著屋子裡的滿目狼藉,她關心地走上前了幾步,“殿下這是怎麼了?”

百裡榮澤窩著一肚子的火,卻是一個字都說不出來。

當初母妃將潘雨露嫁給她,是想要暗中拉攏潘德妃的站隊,潘德妃在宮裡浮沉了幾十年,確實是有些手段和本事的。

但潘雨露在百裡榮澤的眼裡,卻是毫無用處的。

整日說的都是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根本難成大器。

再是一想到太子身邊有範清遙輔佐,無論是大事小情都能夠互相商議……

百裡榮澤的心就更堵了。

無論是潘雨露還是芸鶯,一個個的都是這麼的不中用。

一個範清遙便是將他身邊的所有女人,都是給比成了渣渣。

潘雨露見百裡榮澤臉色愈發陰沉,心裡也是惴惴不安著,“明日殿下還要進林子狩獵,熬得太晚可是不好。”

曆來狩獵,雖說是娛樂,可哪個皇子不是暗中較勁著。

潘雨露身為三皇子妃,自是希望自家殿下能夠在一眾皇子之中拔得頭籌的。

本是一句毫無含量的勸說,百裡榮澤陰沉的臉色忽然就是雨過天晴了,再是看看站在麵前衣衫輕薄的潘雨露,猛然將人抱起就是鑽進了帳子。

潘雨露說的冇錯,明天就是狩獵日。

等到狩獵之後,一切就都撥開烏雲了。

一夜很快過去,第二日一早,整裝待發的皇子們便是策馬進了林子。

範清遙醒來的時候,已是過了辰時,正是吃著早飯呢,就是看見少煊不請自來。

本來以為少煊是來說百裡鳳鳴進林子的訊息,冇想到卻是從少煊的口中得知了軫夷國攝政王同意的訊息。

範清遙,“……”

多少還是有些意外的。

本來她還犯愁如何說服軫夷國的那位攝政王,現在看來倒是省事了。

不過想來攝政王的點頭同意,怕是要氣死一群人了吧。

見少煊還站在身邊,範清遙就是詢問著,“你冇跟著一同去林子?”

少煊搖了搖頭,“此番是皇子們玩樂,其他人都是無法隨行的。”

這話說的倒也是公正。

比獵物多少是唯一的途徑,若是當真誰都是帶著人進林子還得了?

隻是想著如今百裡鳳鳴身邊空無一人,範清遙這心裡就總是有些慌的。

皇子們進了林子狩獵,行宮那邊一下子就是安靜了下來。

皇子妃們閒來無事,便是攛掇著莊子裡的小姐們聚在一起閒聊。

範清遙懶得跟那些人裝腔作勢,便索性貓在自己的院子裡,陪著外祖母和暮煙閉門謝客。

吃過了午飯,外祖母要午睡。

範清遙本是想要跟暮煙一起離去,卻是被外祖母叫住了,“小清遙,你再是坐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