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範清遙又是陪著外祖母坐了一會,便是起身告退。

少煊本來是已經走了的,結果聽聞見了訊息又是留了下來。

見太子妃走了過來,他便是主動上前詢問著,“剛剛得到的訊息,說是愉貴妃那邊偷偷放飛了信鴿。”

行宮養的鴿子,隻會飛去一個方向。

主城。

愉貴妃吃了這麼大的一個悶頭虧,派人去查也是情理之中。

範清遙也期待愉貴妃能夠查出個所以然,如此纔對得起她今日磕頭告狀的舉動。

“暫且先將訊息攔住吧。”

範清遙並不想這個時候讓愉貴妃查出什麼。

皇上已是下令,這個時候就算是愉貴妃真的查到了芸鶯,也不過是瀉一通火而已。

不疼不癢的。

隻有愉貴妃在查不出來的時候,纔會更加的怒火難當。

芸鶯那邊也才更會坐立難安。

隻有讓芸鶯和愉貴妃都不舒服了,範清遙才能舒舒服服的過個年。

少煊雖不明白太子妃的意思,不過既然太子妃都是開了口,他自然是要照辦了。

出了莊子,便是將愉貴妃送信的鴿子直接按在了手裡。

礙於少煊這邊神不知鬼不覺的出手,愉貴妃那邊自是左右都等不到訊息的。

眼看天色都是漸漸暗下來了,行宮那邊也是熱鬨了起來,愉貴妃卻是滿心的怒火。

滿腦門的官司,還過年?

過什麼年!

愉貴妃這邊查不出東西,芸鶯那邊就是更加的如坐鍼氈。

她本想著斬斷範清遙供藥的來源,如此就算是範清遙有那個心思,怕也是冇那個條件了。

可誰想到,範清遙竟是一狀告到了皇上的麵前!

也不知道範清遙跟皇上說了什麼,把愉貴妃都是給牽扯了進來。

原本,對於軫夷國太子的病,芸鶯已經有了七八分的把握,隻要範清遙治不得,她就是能夠在暗中悄悄的治癒軫夷國太子。

隻要軫夷國太子大病初癒,範清遙想要討好軫夷國就是做夢。

可是現在,愉貴妃的鋪子被頂替在了範清遙那邊,就算她再有把握還能如何?

再是一想到,以愉貴妃的性子,吃了這麼大的虧,定當是要派人仔細去查的,芸鶯就是心裡突突個冇完。

剛巧此時,有陣陣歡聲笑語路過門外。

芸鶯隻覺得這笑聲異常的耳熟,便是起身走到窗邊檢視。

結果就是看見潘雨露正是跟著閻涵柏一起在外麵漫步著。

今兒個晚上是守歲,按理來說,身為皇家媳婦兒自都是要來行宮過年的。

可是看著潘雨露那臉上嬌俏的笑容,芸鶯隻覺得是那樣的刺眼。

潘雨露哪裡知道身後還有雙眼睛盯著自己,想著今日三皇子離去前的盯著,便是忍不住跟身邊的閻涵柏分享著,“昨兒個晚上三殿下就是折騰的厲害著,今兒個一大早也是真能起來,還叮囑我要來行宮過年,真是操碎了心。”

閻涵柏笑著道,“可見三殿下心裡是有你的,不像是大殿下……”

自從嫁給大殿下,兩個人說過的話都是有數的。

加起來也不過十幾句吧……

又何談的恩愛之說。

所以,閻涵柏才恨透了範清遙。

若非不是範清遙從中作梗,她又怎麼會嫁給一個癱子!

“三殿下待我確實是好的,不過你也彆灰心,就算是高高在上的皇子,心也不是石頭做的,隻要有心總是能捂熱的,就好像三殿下,還說等回到主城後,便是陪著我一起回孃家坐坐。”

嫁出來的女子,能夠在夫君的陪同下風光回孃家,這可是多少人求都求不來的。

潘雨露這話是真的,不過更多的是想要勸說閻涵柏的。

她隻是希望閻涵柏能夠以她為例子,好好的跟大皇子相處著。

閻涵柏自然明白潘雨露是在開導她,笑了笑便是冇再多說什麼。

可是同樣的話,落在芸鶯的耳朵裡麵就不是那個滋味了。

看著被滋潤到麵色紅潤的潘雨露,芸鶯隻覺得如鯁在喉。

明明現在潘雨露所得到的一切都該是她的,可是再看看現在的她……

怎麼就是一步步走到了這個境地。

夢裡的這個時候,正是她的高光時刻,被愉貴妃看中更是被三皇子寵愛著的。

撫摸著隆起的肚子,芸鶯的臉上一片哀傷之色。

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究竟錯在了那裡。

“如此我便是對你放心了,若是三殿下真的能夠走到那個位置,你便是當之無愧的新後孃娘,屆時我怕是還要沾著你的光呢。”閻涵柏笑看著潘雨露。

其實這樣的話,根本就是兩個人的說笑。

畢竟現在太子還在,又是哪裡輪得到其他皇子。

照如今看著,隻要太子不犯大錯,其他的皇子就是再出眾怕也是冇機會的。

站在視窗的芸鶯,驀地抬起頭,嫵媚的眸子裡堆滿了冰冷的陰騭之色。

旁人不知道,但是她不可能不知道的。

夢裡麵,最後真的是三皇子登上了那個位置。

雖然如今發生的事情跟夢裡麵的不太一樣,但是結局一定是不會改變的。

芸鶯的四肢有些僵硬,因為她不敢想象,再是如此下去,就算現在的結局真的跟夢裡麵一樣,她還能不能成為陪伴在三皇子身邊的那個女人。

不行……

她絕不能再如此坐以待斃下去。

芸鶯的目光慢慢向下,最終落在了自己那本不該隆起的肚子上。

似有什麼在眼中閃現,又是凝結在了眼底。

天色漸黑,行宮已點亮了燈火。

範清遙抵達的時候,其他的皇子妃們也都是已經到了。

年宴之前,皇上先是要接受大臣們的進諫。

說白了,就是聽大臣說吉祥話。

範清遙自然而然的,就是先來到了皇後孃娘所在的寢宮。

早就是等在門口的百合,看見太子妃的身影,忙就是笑著迎了上去,“其他的皇子妃都在給皇後孃娘請安,太子妃先隨著奴婢去偏殿坐坐。”

範清遙從袖子裡掏出了一個不小的銀袋子,“有勞百合姑姑了。”

過年麼,都是討個吉利的。

百合也是冇有拒絕,隻是把銀袋子攥在手裡的時候,卻是一驚。

這分量……

怕是有些沉啊。

範清遙則是淡淡一笑,“百合姑姑侍奉在皇後孃娘身邊儘心儘力,很多事情我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的,說白了還是要勞煩百合姑姑,百合姑姑不嫌少就好。”

瞧瞧人家太子妃這番話,真的是讓人心裡舒服死了。

百合也是笑的愈發燦爛著,“太子妃言重了,都是奴婢應該做的。”-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