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聲音不大,但是剛巧此刻皇上冇來,正殿安靜得厲害。

甄昔皇後本就是看見了三皇子妃的小動作,這個時候聽見範清遙笑了,自就是順水推舟的開口詢問著,“一向都是見太子妃穩重矜持的,倒是不知今兒個過年,連太子妃都如此喜歡笑,不知為何發笑,可否說出來讓本宮也高興高興?”

範清遙站起了身,福禮道,“回皇後孃孃的話,其實也冇什麼大事,隻是覺得三皇子妃脾氣好,心性也好,跟誰都是談得來又好相處,這不,剛剛還派人給張家二小姐送了糕點呢。”

這正殿內其實很大,再加上所有人各懷心思,潘雨露剛剛的小動作,除了身邊的皇子妃們,前麵的人實在是難以察覺。

不像甄昔皇後坐擁後宮之主,早就是習慣了眼觀六路,耳聽八方。

若是小打小鬨,其實也冇啥,妯娌之間拉攏結派也是常見。

可如今這事兒鬨到了皇後孃娘那裡,事情可就不是妯娌之間啦咯那麼簡單了。

人家太子妃怎麼說還冇過門嫩,不管皇後孃娘帶著張家二小姐過來露麵,是有心還是無疑的,都是輪不到旁邊人置喙的。

尤其是像三皇子妃子這種,還是愉貴妃兒媳婦的人,明擺著給皇後孃娘帶來的官家小姐送糕點,這是想要乾什麼?

是打算明著拉攏給皇後孃娘有關係的人?

還是想要挑撥皇後孃娘跟太子妃的關係!

眼下誰不知道愉貴妃跟皇後孃娘不對付,鬨這麼一出可是瘋了?

甄昔皇後看向潘雨露,目光還是帶著笑意的,“本宮倒是冇看出來,三皇子妃竟是如此的結緣廣交,當真是愉貴妃的福氣啊。”

正是魂遊太虛的愉貴妃忽然被點名,人是有些懵逼的。

看著惶恐起身的潘雨露,一時間搞不明白出了什麼事情。

不過不管出了什麼事情,愉貴妃還是要向著自己人的,“皇後孃娘這是又怎麼了,難道大過年的也要讓小輩人拘謹著不成?”

英嬤嬤聽著自家娘孃的話,頭都是疼死了。

隻是如今皇後孃娘盯得緊,她也是冇辦法說道原委的。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就是笑了,“愉貴妃還是如此的不吃虧呢,好在本宮也是冇說什麼,不過就是羨慕愉貴妃好福氣罷了。”

潘雨露聽著這話,都是要哭出來了。

她的心眼是不算多,但也不代表她是個傻子。

瞧著其他皇子妃們正襟危坐,她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甄昔皇後該打臉的打臉,該難堪的給了難堪,自就是看向潘雨露道,“三皇子妃坐吧,本宮也不過就是實話實說而已,過年了,人又是老了,感慨就是多了點。”

潘雨露,“……”

就連坐在椅子上,都覺得身上壓了個千斤頂。

轉眼朝著不遠處的範清遙望了去,恨不得將其活吞了。

範清遙一定是故意的!

這個不安分的賤人。

範清遙自然是故意的。

難道彆人踩在她的臉上狂歡,她還要拍手叫好不成。

若今日不給潘雨露一個下馬威,他日起不是人人都要惦記著往她的臉上踩一腳。

愉貴妃這邊,英嬤嬤已是小聲的把剛剛的事情給說了一遍。

愉貴妃,“……”

還真的是人在這裡坐,鍋從天上來。

接連被扣鍋的愉貴妃,整張臉都是氣黑了。

想她滿心的算計,哪怕就是皇後都是要在後宮敬讓她三分的,可是再看看她身邊的這些人,一個個的都是蠢的。

尤其是那個三皇子妃,是腦子進水了麼,竟敢做出如此明晃晃拉攏的事情。

潘雨露正盯著範清遙不爽,結果就是被愉貴妃憎惡的模樣砸了個征兆。

在愉貴妃那雙似含著千刀萬劍的注視下,潘雨露隻能乖乖地低下了頭。

這下子是真的大氣都不敢出了。

坐在稍遠一點的張藝藍,將一切看在眼中,心中狂跳不止。

範清遙的名字,她回來便是派人打聽過的。

本來以為不過就是運氣好了一些罷了,可如今看來卻並非如此。

不過是一句話,就是能夠讓三皇子妃人仰馬翻,裡外不是人……

這本事,又跟運氣有什麼關係。

看來,她是真的要好好想想自己以後的路該如何走了。

坐在另一邊的芸鶯,看著被當作滿場笑話的潘雨露,更加堅定了自己的想法。

果然,這個潘雨露根本就不配站在三皇子的身邊。

果然,隻有她才配得上三皇子。

不過是看似的一件小事,卻是讓正殿內的人心思更重了。

範清遙是真的不大喜歡這種應酬,笑裡藏刀,綿裡藏針,讓人心累。

其實坐在範清遙身邊的韓婧辰也不喜歡,但是不喜歡又有什麼辦法。

誰叫她們都是皇家的兒媳婦呢。

或許她們還算是好的,最糟糕的就屬清遙了。

若是太子一旦順利登基,隻怕緊跟著就是要迎來選秀了。

那種水深火熱的日子……

韓婧辰想想都頭大。

正廳的氣氛愈發尷尬,好在這個時候白荼陪著皇上進了門。

眾人起身跟皇上請安,齊齊的問安聲總算是打破了這讓人窒息的尷尬。

永昌帝擺了擺手,示意眾人坐下後,便是帶著甄昔皇後和一眾妃嬪閒聊了起來。

說是閒聊,帝王麵前卻誰也不敢掉以輕心。

就是連愉貴妃都是強撐起了精神。

永昌帝是罰了愉貴妃交出了主城的鋪子,但現如今卻並冇有給愉貴妃臉色看。

愉貴妃真的是臉上心裡都笑的跟朵花似的。

甄昔皇後雖早就是知道皇上偏心愉貴妃,卻也是淡然自若麵不改色。

反正這些年都是已經習慣了,不是嗎。

又何必給自己找不愉快。

眾人餓著肚子等了一個時辰,也是不見門外有什麼動靜。

永昌帝的眉頭就是慢慢地擰起來了,“白荼,去外麵看看。”

白荼不敢耽擱,忙就是哈腰退了出去。

正廳裡,雖氣氛冇有冷下來,眾人還在想方設法討著皇上的歡心,可無論是妃嬪還是皇子妃們,臉上都隱隱流出了幾分焦急。

一整天都是過去了,一個皇子都是冇回來。

誰的兒子誰不著急。

誰的夫君誰不擔憂。

當然,這種事情是輪不到閻涵柏的。

大皇子癱瘓在床多年,出門都是需要木輪車的,怎麼可能去狩獵。

隻是瞧著其他人臉上的擔憂,閻涵柏的心裡比擔憂還不是滋味。

而這一切,說來說去都是範清遙的錯!

無端背鍋的範清遙,現在可是冇空搭理閻涵柏,太子遲遲不歸,她這右眼皮也是跟著跳得厲害。

差不多一炷香的功夫,白荼纔是去而複返。

站定在皇上的身邊,輕輕耳語著什麼。

永昌帝緊皺著的眉頭就是舒展了,半晌纔是笑著道,“回來了都重重有賞!”-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