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是皇子們臨回前,在林子裡麵遇見了一頭棕熊。

熊對於西涼人的意義非比尋常。

因跟雄同音,便寓意雄心壯誌,雄姿英發,雄才大略……

今日正是年三十,皇子們自是不會錯過給皇上討一個好兆頭的機會。

聽聞領頭的是五皇子,看見棕熊的瞬間就是衝了上去。

其他皇子瞧見了,自也是要跟著幫忙圍困的。

如今棕熊已是讓跟隨的武將們給抬出了林子,皇子們也都是在各自整裝著,估摸著一會就是能夠回來了。

永昌帝一向喜歡名,如此禮物對於他來說,自是再好不過的。

其他的人聽著這個訊息也是放了心,瞧著皇上又是如此的開心,恭維奉承的話自就是跟流水似的延綿不絕。

範清遙卻是坐在椅子上,微微蹙著眉頭。

棕熊之所以難以捕捉,不單單是其身體健壯,力大無窮,更還是因為了皇家的安危,一般在狩獵之前,便是就有專人將林子裡的棕熊給驅趕去了彆處。

如今忽然出現的這頭棕熊,怎麼想都未免太過巧合和奇怪了。

韓婧辰似是看出了範清遙心中的不安,就是笑著道,“或許真的就是巧合呢。”

範清遙看著韓婧辰微笑的唇角,也是跟著點了點頭,“希望如此吧。”

隨著武將們扛著棕熊回來,正殿外麵就是跟著熱鬨了起來。

範清遙等人更是陪同著皇上一起出門看了那棕熊,真的是很大一隻。

哪怕就是在地上躺著,都是足足要有三個人高。

永昌帝似心情真的是不錯,揮了揮手就是笑著道,“所有人都有功,白荼,賞!”

忙活了一整天的武將們受寵若驚,紛紛跪在地上叩謝龍恩。

剛巧此時,就是見一個武將匆匆地從遠處跑了過來。

白荼不想打擾了皇上的心情,便是上前一步先行詢問著。

結果……

白荼的臉色就是刷白刷白的。

很快,眾人就是看見白荼回到了皇上的身邊,不知說了什麼,聲音太小,就是連身邊的皇後孃娘都是聽不見的。

不過隨著白荼的話音落下,永昌帝的臉色也就是跟著難看了下來。

眾人瞧著,心裡都是跟著一緊。

隻是永昌帝卻冇有解釋的意思,忙在白荼的攙扶下,帶著麵前的武將走了。

麵對如此突如其來的狀況,所有人都是有些懵的。

甄昔皇後主持著大局道,“估計是朝堂那邊出了什麼事情,各位妹妹和皇子妃們就先回去吧。”

皇後孃娘都是如此說了,自是冇有人敢質疑的。

後宮的妃嬪走得那叫一個快啊,都想著趕緊回去好找人去打探訊息。

範清遙乾脆就是留在了皇後孃孃的寢宮裡,本來想著從皇後孃娘這裡知道訊息的,冇想到她屁股還冇坐熱,就是瞧見皇後孃娘進了門。

看見範清遙起身,甄昔皇後滿眼的欣慰,“什麼時候過來的?”

範清遙攙扶著皇後孃娘坐下,“從正殿直接就是過來了,皇子們可是回來了?”

甄昔皇後搖了搖頭,“還不曾回來,如今所有的武將都在皇上的寢宮裡,究竟出了什麼事情捂得嚴實,根本打探不到。”

連皇後孃娘都打探不到的事情,其他人真的就是想都不要想了。

雖說不怕被旁人捷足先登知道訊息,可範清遙這心裡卻還是不踏實的。

畢竟,林子裡的皇子們還冇出來。

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如今隻能靠猜的。

百合這個時候匆匆進門,“剛剛西側的寢殿傳來訊息,說是愉貴妃病倒了。”

聽著這話,甄昔皇後跟範清遙就是對視了一眼。

這病來得倒是突然了些。

“不管愉貴妃因為什麼病倒,都能拿著擔憂三皇子當幌子,皇後孃娘怕是要萬般小心纔是。”愉貴妃生病,身為後宮之主的皇後孃娘自是要過去看望的,不然就是心思馬虎,照顧後宮不周。

甄昔皇後拍了拍範清遙的手,“你也早些回去,放心,一有訊息本宮就通知你。”

範清遙點了點頭,先行跪安出了門。

明明三十還未曾過去,行宮就是一下子冷清了下來。

至於莊子那邊也是一片的蕭條,估計是聽聞了行宮這邊的訊息,自是冇有人敢大名起鼓的繼續守歲。

等範清遙回到莊子,裡麵早已是一片漆黑了。

外祖母跟暮煙都是已經睡下了,範清遙也不想叨擾了兩個人,一個人進了後院。

踏雪難得的精神,估計是這幾日真的是睡足了,眼下正瞪著一雙銅鈴似的眼睛,在院子裡玩著雪堆。

範清遙還冇等推門,踏雪就是聞到了熟悉的味道。

等範清遙進了門,踏雪早就是乖巧地坐在門口等著了。

真的是又過了一年,踏雪也是長大了不少。

如今跳進範清遙的懷裡,範清遙都是有些抱不動了。

瞧著踏雪那肥頭大耳的模樣,範清遙第一次狐疑著,這貓究竟是什麼品種的,怎麼就是能長這麼大。

踏雪可是想不出範清遙的狐疑,碩大溜圓的腦袋,不停地蹭著範清遙的胸口,舒服地發出陣陣呼嚕的聲音。

驀地,纔剛還溫順異常的踏雪,忽然朝著牆頭呲起了獠牙。

猛然從範清遙的身上掉落在地上的同時,將範清遙保護在了身後,一雙在黑暗之中發著紅光的眼睛,始終盯著牆頭,後背的絨毛都是倒數而起。

範清遙就這麼站在踏雪身後,思想卻是不停歇地轉想著。

雖說莊子比不過行宮安全,可到底是在皇上的眼皮子底下,難道真的就有人如此大膽,敢如此明目張膽的對她不利?

一個東西,輕飄飄地從牆外飛落而下。

早就是蓄勢待發的踏雪,一個飛撲就是衝了過去。

颯白的身體猶如離箭的弦,快而敏捷的讓人根本無法捕捉。

範清遙就這樣站在原地看著,半晌,就是見踏雪叼著一張字條回來了。

瞧著那垂頭的模樣,似乎冇打上架還挺失望。

範清遙彎腰從踏雪的口中接過字條,藉著微弱的月光打開。

忽然就是覺得四肢僵硬,半邊的身體都麻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