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愉貴妃聽著範清遙如此說,心裡卻是根本不相信的。

芸鶯是她一手扶持起來跟皇後爭寵的。

自然也是為了給百裡榮澤穩定根基的所在。

愉貴妃不相信,以範清遙這麼聰明的人,想不到這一點。

靜默了半晌,愉貴妃纔是看向範清遙道,“冇想到太子妃倒是個懂事的,想必若是皇上知曉了太子妃的一片孝心也是會很欣慰的,既是如此,本宮自也不好回絕了太子妃的好意,以後芸鶯答應的身體,便交由太子妃照料如何?”

愉貴妃似笑非笑地看著範清遙。

範清遙欣然答應,“既愉貴妃看得起我,我自是願意效勞的。”

愉貴妃,“……”

這個小賤人怎麼答應的如此痛快?

愉貴妃狐疑地看向了身邊的英嬤嬤。

英嬤嬤也是一頭的霧水。

照看後宮妃嬪身體並非兒戲,更何況太子妃還是皇後身邊的人,就這麼大名起鼓的照顧著芸鶯答應的身體,怎麼看怎麼都好像是說不通的。

可偏偏人家太子妃不但是答應了,更是答應的痛痛快快。

這……

英嬤嬤也是懵了。

愉貴妃總覺得自己好像是被範清遙給算計了,可是思來想去,又不知道自己究竟是被範清遙算計了什麼。

奈何話既是已經說出了口,愉貴妃也不好收回來。

“既是如此的話,便是要勞煩太子妃上心了。”

“愉貴妃放心,我定當竭儘全力。”

愉貴妃點了點頭,示意範清遙可以走了。

該看的笑話已經看完了,該說的話也已經是說了,範清遙自不會再繼續留在這裡。

隻是就在範清遙轉身的同時,有意無意地看向了一旁的芸鶯。

四目相對,範清遙唇角的笑容就是更深了。

芸鶯被笑的頭皮發麻,一下一下跳動著的心臟,似是要從胸口撞出來。

她就說,範清遙怎麼可能是特意過來看她笑話的。

原來範清遙根本就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終於想明白了範清遙想要做什麼的芸鶯,隻覺得胸口憋著一口惡氣,一雙眼睛都是跟著陣陣發黑著。

最可恨的是,芸鶯就算心知肚明,也無法跟愉貴妃說明。

愉貴妃掃了一眼臉色發青的芸鶯,不緊不慢地叮囑著英嬤嬤,“從本宮的身邊調過來一個宮人,仔細照顧著芸鶯答應。”

當然了,這個人不單單是監視範清遙,更是還要看著芸鶯。

英嬤嬤趕緊應了下來,一邊攙扶著愉貴妃往外走,一邊心裡算計著找誰合適。

芸鶯看著趾高氣昂離去的愉貴妃,都是要氣笑了。

有什麼好囂張得意的,結果還不是被範清遙給算計了進去。

最可笑的是,聰明瞭一世的愉貴妃就算是被範清遙給賣了,還給人家數銀子呢!

範清遙前往芸鶯這裡的訊息,很快就是傳遍了行宮。

這個訊息自然是愉貴妃傳出去的。

愉貴妃就是要讓皇後知道,就算是她的兒媳也要給自己賣命。

隻是不管愉貴妃如何打算,光是範清遙接手芸鶯答應身體一事,便是足以讓一眾皇子妃眼紅到紅眼病。

皇上的年紀大了,後宮裡的妃嬪又都是獨占嫵媚,再是瞧瞧皇子們也是成年成年的,說白了,這個時候選秀早就是宣告停止了。

朝堂的那些大臣都不傻,如今的皇宮已冇有什麼可爭的了,還張羅選秀乾什麼,難道是特意送自家的女兒進宮孤獨終老麼?

正是如此,皇上才更加的看重芸鶯答應肚子裡的這一胎。

說句不好聽的,皇宮裡也是不知多少年冇有妃嬪有喜了,如今老來得子,皇上自是保護的跟眼珠子似的。

照看芸鶯答應肚子裡的孩子這種美差,就是宮裡麵的太醫都要搶冒煙了,如今卻是落在了太子妃的頭上,誰能不眼紅啊。

瞧瞧人家太子妃,這是什麼命。

真的是老爺天把在皇上麵前刷好感的機會,主動往太子妃的嘴裡喂啊。

尤其是一向跟範清遙不合的潘雨露和閻涵柏,大半夜坐在床榻上睜著一雙眼睛,連一絲的睏意都是冇有。

可見是被氣得不輕。

她們就是想不明白,範清遙那個招人恨的人怎麼就是那麼幸運!

“二皇子妃,有人給您送來了這個。”行宮的宮人推開了寢宮的門,將一個鑲嵌著珍珠的小盒子,遞在了閻涵柏的手中。

盒子談不上貴重,閻涵柏接得時候卻是顫了顫。

一直等到行宮的人出去了,閻涵柏纔是打開了盒子,裡麵隻有一張字條。

閻涵柏小心翼翼地打開,好半天都是麵色不定的。

又是過了一刻鐘的時間,她纔是將一個行宮的宮女叫了過來,“去皇後孃孃的寢宮,把現在行宮傳的訊息傳過去,切記要小心一些。”

行宮的宮人不比侍奉在自己身邊的,閻涵柏特意多給了不少的銀子。

好在這裡的人都是見錢眼開的,雖冇什麼主仆情分,但都是拿銀子辦事的。

很快,皇後孃孃的寢宮裡,就是聽聞見了風聲。

剛去皇上那裡吃了個閉門羹的甄昔皇後,一回到寢宮就是聽見了流言蜚語。

如今其他的皇子和太子仍舊未曾歸來,算起來武將們進林子也是有一段時間了,結果就跟把石子丟進大海了似的,一丁點的動靜都是冇有。

甄昔皇後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主動往皇上的麵前靠不合時宜,但是她也不顧得那麼多了,結果可想而知,皇上根本就冇有見她。

越是這樣,甄昔皇後的心裡就越是不安。

都是老夫老妻,一窩熬出頭的狐狸,誰又是不清楚誰的脾氣秉性。

皇上心虛的時候不多,但隻要心虛就會顯得更加理直氣壯。

就如同現在這般。

明明她是去關心兒子的,結果他就是強硬的將她擋在門外。

百合瞧著皇後孃娘氣色不好,便是勸著,“容奴婢侍奉皇後孃娘休息吧。”

至於太子妃那裡……

百合連提都是冇提的。

太子妃的為人,百合是一百個放心,所以不管外麵如何傳,太子妃是為了討好愉貴妃才接下了給芸鶯答應這一胎,她相信都是有隱情的。

甄昔皇後自然也是相信自家兒媳的,可是如今外麵傳出這樣的訊息,不就是有人想要看見她將小清遙給叫到麵前質問訓斥麼?

若不是讓那些散播謠言的人看見想要看見的,又如何能罷休。

如今皇上正在氣頭,斷不能讓小清遙成為皇上的撒氣桶。

甄昔皇後疲憊的擺了擺手,“去吧,請太子妃過來坐坐。”

小清遙來了也好,如今她這心裡亂得不行,若是那個孩子陪在身邊的話,或許她還能平靜和舒服些。-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