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甄昔皇後其實想的冇錯,愉貴妃回到寢宮後,就是品出其中滋味了。

範清遙既是知道範雪凝要藉著孩子害她,怎麼會在事後還主動現身,如今的範清遙可是太子那邊的,又怎麼可能主動幫範雪凝保胎?

再是仔細一想,愉貴妃還有什麼是不明白的。

範清遙分明就是擔心,範雪凝再是拿孩子作妖,乾脆就是盯著孩子出生。

如此一來,範清遙得到了皇上的讚許,更是還避免掉了繼續被範雪凝用孩子算計。

而她……

反倒是成了給範清遙賣命的。

愉貴妃當然是希望範雪凝平安產子,但被範清遙算計是她忍不了的!

“英嬤嬤,英嬤嬤!”愉貴妃怒著一張臉,聲音尖銳。

很快,英嬤嬤就是從外麵跑了進來。

隻是還冇等愉貴妃開口吩咐,她就是把一個字條遞了過去,“娘娘,主城那邊傳來訊息,說是已經查到了。”

愉貴妃迫不及待的打開字條。

本以為抓到凶手,自己能夠開心幾分的,結果卻是……

更氣了!

站在一旁的英嬤嬤也是歎了口氣,“青囊齋這火來得,未免太過詭異了。”

皇上纔剛讓太子妃接手了軫夷國太子的心疾,青囊齋就是著火了。

太子妃走投無路,隻能去跟皇上告狀。

皇上自也是不好糊弄的,派人一查雖是冇查到凶手,卻是查到了愉家偷偷在主城開的藥鋪,再加上裡麵的藥材都是對的上的……

皇上自然就懷疑是愉貴妃派人,燒了青囊齋的。

如此簡單的道理,愉貴妃自然也是明白的。

而她更加明白的是,青囊齋雖開的隱秘,卻到底是主城的鋪子,天子腳下,可不是誰都敢防火去燒鋪子的。

但是範雪凝就是敢的。

再加上青囊齋被燒的當天,不正是範雪凝被軫夷國太子打臉的那日麼。

愉貴妃想通了一切之後,隻覺得胸口邪火亂竄。

英嬤嬤想著轉移一下愉貴妃的注意力,便是就著剛剛冇說完的話問了一嘴,“娘娘既是知曉太子妃的算計,那芸鶯答應那邊……”

“就讓範清遙看著她,好好的看著她直到生產!”最後幾個字,愉貴妃差點冇咬碎了滿口的牙。

不得不說,範雪凝還真的是越來越大膽了,做事完全不跟她商量。

既然如此,便是給她個教訓,以後她纔是能乖乖聽話。

愉貴妃完全是個行動派,直接就是讓英嬤嬤去找了皇上。

雖說同樣冇有見到皇上,但還是把範清遙接手芸鶯保胎的事情給說了出去。

這下子,就算是皇上冇有點頭,這事兒也算是板上釘釘的事情了。

還在等著轉機,希望愉貴妃想明白之後,能夠拒絕了範清遙的芸鶯,聽聞見這個訊息,氣得直接倒在了床榻上。

隻覺得眼前陣陣發黑。

若是範清遙看著她的話,她怕真的是一點的機會都冇有了。

甄昔皇後聽到訊息後,也同樣表示很驚訝。

範清遙便是將範雪凝派人燒青囊齋,更是讓少煊將愉貴妃打探訊息的事情給扣下來都是給說了一遍。

其實她也冇做什麼,就是在來皇後孃娘這裡之前,讓少煊將愉貴妃想要知道的訊息又給放了出去而已。

甄昔皇後是真的愣了好久,都冇有說出話來。

本來,她還想著範清遙是聰明,可是女人之間的勾心鬥角卻還是生澀的。

甄昔皇後甚至是想著,等到範清遙真正過門後,她便是再好好的教她。

結果……

好像什麼都是不用了啊。

一陣血腥味,忽然飄進了寢宮。

這血腥味很淡,甄昔皇後根本就不曾察覺到。

範清遙卻是一下子繃緊了全身。

“吱嘎……”

伴隨著一聲輕響,就是看見一個身影擠進了寢宮。

甄昔皇後看著那進來的東西,直接給嚇了一跳,要不是覺得眼熟,真的要喊侍衛進來了,“這是鳳鳴身邊的那隻赤烏?可本宮記得它是黑的纔對……”

進來的東西跟赤烏很像,就是體型比赤烏還要胖上三圈。

隻是赤烏是黑色的絨毛,而它卻是白色的。

“這是太子送給我的踏雪,跟赤烏是一胎所生。”範清遙解釋著,目光卻緊緊盯著踏雪不放。

因為她清楚的看見,踏雪白色的絨毛上沾染著刺目的猩紅。

踏雪熟悉範清遙的味道,尋著味道來找範清遙也是正常的,如今瞧見自己的小主子就坐在不遠處,踏雪連忙靠了過去。

本能的就是蹭著範清遙的小腿撒起了嬌,估計是真的累壞了,口中還不停地哼哼。

範清遙趕緊蹲下she

子檢查踏雪的身體,一直到並不曾在踏雪的身上找到傷口,這纔是看向踏雪詢問著,“你身上的血哪裡來的?”

踏雪不會說話,但是它卻聽得懂人語。

隨著範清遙的話音落下,它便是張開了嘴巴。

很快,一塊沾滿了口水的衣料就是掉在了地上。

而跟踏雪的絨毛一樣,本是雪白的衣料上,也是血跡斑斑。

甄昔皇後在看見那衣料的瞬間,隻覺得天旋地轉。

範清遙更是半邊的身體都震麻了。

這衣料,正是穿在百裡鳳鳴身上的衣袍!

甄昔皇後隻覺得呼吸困難,胸口不停地起伏著,哪怕是閉上眼睛,眼前的那陣陣暈眩仍舊是讓她臉色發白。

範清遙強壓著心裡的慌亂,將地上的衣料撿起來仔細觀察著。

上麵的血跡已經乾了,仔細聞聞,上麵還能夠聞到淺淺的鬆木香氣。

範清遙回想著那日在林子口,給武將們送去丹藥的場景。

半晌,她纔是看向皇後孃娘道,“隻怕林子那邊就快有訊息了。”

那日範清遙在林子外看得清楚,林子的附近長滿了鬆木,但是林子深處卻是看不見鬆木,反倒是有著各種高高聳立的雲杉。

鬆木香重,但散的也快。

若是百裡鳳鳴進林子之前沾染到的鬆木味,隻怕早就是消散了。

可這上麵如今卻還能清晰聞見鬆木的味道,很顯然是在出來時沾染上的。

踏雪雖一直被她養在身邊,但是踏雪對百裡鳳鳴也同樣是當成主子對待的,如果當時踏雪發現百裡鳳鳴時,百裡鳳鳴正身赴險境,踏雪絕不可能獨自歸來。

範清遙壓了壓心裡排山倒海的慌亂,攥緊了手中的布料。

唯一的可能就是踏雪發現百裡鳳鳴時,百裡鳳鳴並冇在仙境,但他卻冇有給踏雪留下任何的隻字片語,隻怕……

門外,忽然想起了宮人的稟報聲,“皇後孃娘,皇上請您速速前往主殿!”-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