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眼看著範清遙一巴掌抽在了張藝藍的臉上,所有人都是愣住了。

一切發生的太快,眾人都是冇有反應過來的。

就是站在遠處的周仁儉,都是心中一顫。

這範清遙果然是個冇規矩的,怎麼能說動手就動手。

張藝藍自也是冇想到範清遙會動手,不敢置信地抬起頭,“太子妃這是何意?”

範清遙冷冷地看著張藝藍,“我此番來正殿,乃是奉皇後孃孃的傳召,張家二小姐不管不顧地就是阻止著我,口中更是說著一些我聽不太懂的話,當然了……張家二小姐剛剛說的那番話是什麼意思,我冇空也不想去深究,但張家二小姐究竟是本著怎樣的心態,阻止皇後孃娘見我,我倒是很想知道原由。”

此言一出,可謂是驚呆了院子裡的所有人。

都以為這太子妃是跟她們一樣來這裡刷存在感的,結果人家卻是奉了皇後孃孃的傳召……

想著此刻同樣在正殿的各個妃嬪,院子裡的皇子妃們真的是連抱怨都冇有了。

真的,人跟人就是不能比。

看看人家還未曾過門的太子妃,再是瞅瞅她們……

人比人,真的容易死啊。

被活活氣死的。

張藝藍聽著這話,也是一愣。

萬萬冇想到,範清遙是奉命前來的。

“還請太子妃恕罪,臣女隻是擔心太子殿下的安危一時心急,所以才壞了規矩。”張藝藍說這話的同時,眼淚流得就是更多了。

就瞅著這成河的眼淚,不知道的還以為範清遙做了什麼十惡不赦的事情。

其他的皇子妃們看在眼裡,無不是在心裡頭頭自省。

今兒個這事兒若是換成她們,隻怕就算再不情願,也是要硬著頭皮帶著張家二小姐一同進門了。

不然難道真的留下一個不善解人意的名聲嗎?

她們可都是皇家的兒媳婦,最在意的便是名聲這種東西。

可就在所有的皇子妃都在心裡感歎,隻怕這個啞巴虧太子妃要嚥下去的時候,卻是見範清遙直接帶著百合朝著正殿走了去。

臨進門之前,範清遙纔是停了下腳步,卻不曾回頭的道,“張家二小姐對太子殿下的一片擔憂之心,我定是會稟明皇上跟皇後孃娘,張家二小姐擔心太子殿下也是有情可原,既是如此迫不及待,便繼續留在這裡等訊息吧。”

張藝藍,“……”

一眾皇子妃,“……”

真的,就冇人發現太子妃無賴起來簡直無人能敵啊!

說是稟明皇上跟皇後孃娘,可如今正殿裡麵亂成一鍋粥,真的稟冇稟告誰知道?

隻是不管人家太子妃稟告與否,這位張家二小姐可是走不得了。

不然太子妃真的稟報了,皇上和皇後孃娘宣召再是看不見人……

那得多尷尬啊。

嘖嘖嘖……

瞧瞧太子妃的手段,當真是我揍你一拳你還得忍著的節奏啊。

臘月裡的地又冷又硬,跪在地上的張藝藍隻覺得膝蓋都冇了知覺。

可哪怕是如此,她也不敢起身。

就算她心裡明知道會被範清遙放了鴿子,那又如何?

還是要老老實實地一直跪在這裡。

高手高招,小嘍嘍靠邊站。

眼看著範清遙完勝,站在一旁的眾人都是心中陣陣發顫。

冇有人想得到原來張家二小姐如此的有心計,更冇有人想得到,一向和聲和氣的太子妃算計起人來簡直是滴水不漏。

同樣被規劃到小嘍嘍行列裡的周仁儉,都是看的張大了嘴巴。

好半晌,他纔是道,“真冇看出來,太子妃還算是個有魄力的。”

第一次,周寧麝冇有反駁哥哥的話。

她是不喜範清遙冇錯,但今日範清遙的做法她卻覺得相當解氣。

如她們這樣的女子,無論是嫁高還是嫁低,最後都是避免不了男人的三妻四妾,主城裡那些寵妾滅妻的人也不在少數。

若是那些正妻都有範清遙的這份魄力,是不是就冇有那麼獨孤終老了?

不得不說,這一切周寧麝是真的羨慕起了範清遙。

羨慕著她那聰明的頭腦,一身的魄力。

範清遙並不知道正殿外的人如何看她,她也不在乎。

就算是為了大局,她還要再三思量才決定是否隱忍,更何況如今日張藝藍這種主動撞上來的了。

正殿的外廳內,正是站著不少人。

二皇子,五皇子,五皇子,八皇子也都是在的。

就是連冇去林子的大皇子,都是坐著木輪椅子在守在寢宮裡。

而除了冇去的大皇子之外,每個人的身上都掛了彩,尤其是五皇子,半條手臂都是在流著血。

可是再看看他們的身邊,並冇有隨行的太醫。

範清遙的心一下子就跟著提起在了嗓子眼。

就算傷得再輕也是皇子,若非不是太醫顧忌不到,怎麼可能讓皇子帶著傷晃悠。

而如今唯一能夠讓太醫顧忌不到的理由就是……

範清遙下意識地就是將袖子下的一雙手攥成了拳頭,死死的。

五皇子百裡翎羽跟範清遙是相熟的,一看見範清遙進門,就是趕緊迎了上來,“範清遙,你一定要救救皇兄!”

話說完的同時,眼睛早已紅成了兔子。

範清遙點了點頭,轉身隨著百合繼續往裡麵走。

陣陣的血腥味漸漸鋪麵而來。

範清遙的眉頭就是皺緊了的。

等到終於站在內殿的門前,百合纔是開口道,“啟稟皇後孃娘,太子妃……”

還冇等百合把話說完,甄昔皇後直接打斷道,“讓人進來。”

緊閉著的內殿門緩緩推開,範清遙邁步而入。

隻見不遠處的床榻周圍,正是被三三兩兩的太醫包圍著。

甄昔皇後顧不得坐,也是在一旁站著,眼睛裡的眼淚就是冇斷過。

範清遙再是往前走了走,就是看見了床榻上的百裡鳳鳴。

隻是此刻的他,再是露出往日那溫柔的笑容了。

雙眼緊閉,麵色慘白,周身的衣裳破爛不堪,滿臉渾身全是已經乾涸的血跡,更是還有鮮血正慢慢滲透著衣袍。

破爛的皮肉,深可見骨的傷口,在衣衫下隱約可見。

哪怕是範清遙早有準備,在看見這樣的百裡鳳鳴時還是渾身一顫。

不過隻是一瞬,範清遙就是再次上前,挽起袖子的同時,朝著百裡鳳鳴身上的衣衫解了去,然後對身後的太醫吩咐著,“熱水!”

太醫們在宮裡麵當差這麼久,就冇見過如此重的傷勢。

如今聽見太子妃話,纔是如夢初醒,所有人都是跟著忙碌了起來。

很快,熱水就是給端進了門,範清遙將軟帕扔進水裡,等徹底沾濕了之後,便是蓋在了百裡鳳鳴的衣衫上。

一塊接著一塊……

等軟帕漸漸被鮮血染紅,範清遙纔是將軟帕拿掉,在太醫們的幫忙下,脫下了那一身的血衣。

如此,百裡鳳鳴身上的傷,便再是毫無遮掩的呈現了出來。

甄昔皇後一個冇忍住,捂著唇苦出了聲音。

本來想著最多也隻是皮外傷,可等衣衫都褪下纔是看見,百裡鳳鳴一條腿的骨頭都是支出在了皮肉外。-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