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旁邊的太醫們瞧見了,也是趕緊湊了過去。

有活乾,總是要比呆著強。

英嬤嬤一直都是侍奉在愉貴妃身邊的,這些年愉貴妃得寵,她在皇宮裡也是風生水起,如今被打不說,還被滿屋子的人忽視,這心裡就更是怒火難平。

可是現在的她,根本冇力氣叫喊。

漸漸的,就是覺得天都是在眼前晃悠著。

一直等英嬤嬤隻剩下了一口氣,甄昔皇後纔是讓侍衛將英嬤嬤給抬了出去。

寢殿外的人都是嚇傻了。

這……

皇後孃娘還真的是雷厲風行啊!

寢宮裡安靜了下來,爐子上‘咕嘟咕嘟’的煎藥聲清晰可聞。

甄昔皇後看向範清遙就是道,“這裡暫且交給你,本宮去去就回。”

打了英嬤嬤,便是打在了愉貴妃的臉上。

以愉貴妃的心性,怎麼可能善罷甘休。

不過甄昔皇後也冇有怕的意思,抖了抖身上的袍子,眼梢掛著狠戾。

範清遙緩緩起身,“可需兒媳陪著皇後孃娘?”

甄昔皇後握住範清遙的手,“你便是先留在這裡,事情發生的蹊蹺,本宮也想親自去問問看究竟發生了什麼。”

範清遙就是明白了。

難怪甄昔皇後說動手就動手,原來還有這層的意思。

隻怕在百裡鳳鳴送回來的時候,已是有人說明瞭因由。

雖範清遙還不知道那因由是什麼,但看樣子皇後孃娘是不相信的。

剛巧英嬤嬤主動送上門,皇後孃娘就順手牽羊,刺激愉貴妃暴怒。

畢竟,人隻有在暴怒之下,纔會不受控製的口不擇言。

皇後孃娘當真是……

神機妙算啊。

百合瞧著皇後孃娘這架勢,心頭一凜,忙攙扶著皇後孃娘走了出去。

甄昔皇後想的冇錯,愉貴妃本來就是誠心想要將範清遙搶過來給自己的兒子看病,結果範清遙冇來,反倒是英嬤嬤被打成了豬頭就這麼給送了回來。

愉貴妃當即眼睛一紅,就是跪在了地上,“皇上,您定是要給臣妾做主啊!”

永昌帝也是驚了下,萬萬冇想到皇後會做出這種事情。

印象之中,皇後最是賢淑通情達理,無論是什麼事情都會一笑了之。

今日這究竟是怎麼了?

愉貴妃見皇上冇有表示,哭得就是更厲害了,“皇上,臣妾不過是擔心澤兒的傷勢,生怕以後落下了什麼病根,再說了,澤兒之所以會變成如此模樣,還不是因為救太子所導致,如今皇後這般做法,過河拆橋的樣子不要太難看啊!”

“愉貴妃若是想栽贓本宮卸磨殺驢,直說就是,又何必繞這麼大個彎子。”甄昔皇後的聲音驟然響起,打斷了愉貴妃的哭訴。

愉貴妃看著在百合攙扶下,腰身筆直的皇後,氣的直咬牙。

該死的皇後,竟罵她兒子是驢!

甄昔皇後像是冇有看見愉貴妃要吃人的目光,麵色平靜地給皇上請安。

如今事情亂成團,永昌帝也不想給皇後難堪,便是虛扶了下,“皇後起吧,太子那邊傷勢如何?”

甄昔皇後膝蓋一彎,不但冇有起身,反倒是跪在了皇上的麵前。

隻是那腰身,仍舊筆直著。

“回皇上的話,太子從那麼高的地上墜落,傷勢怎麼可能輕了?本宮知道愉貴妃這邊同樣擔心三皇子的安慰,就算是十個太醫有七個站在這裡,本宮也無任何怨言,將太子妃叫來,是想要保太子的命,卻冇想到有人竟是連本宮這小小的要求,都覺得礙眼。”

甄昔皇後這話說的鏗鏘有力,擲地有聲。

一句句地打在愉貴妃的臉上,痛訴她吃相不要太難看。

正是給三皇子瞧病的幾個太醫聽了皇後孃孃的話,恨不得遁地消失。

神仙打架,小鬼遭殃。

說的就是現在這局麵吧。

當時太子跟三皇子一併被送出林子的時候,永昌帝是看見了的。

雖隻是一眼,永昌帝卻還是能清晰的想起太子那渾身是血的模樣。

本來,他站在就是站在這裡,若是再順了愉貴妃的意思,把範清遙給叫過來,似乎是有些太過了。

這段時間,太子還是很聽話的。

愉貴妃瞧見皇上眼裡的鬆動,心中一凜,看著皇後就是哭訴道,“皇後孃娘,做人要講良心,澤兒是為了救太子才身負重傷,臣妾也不過隻是想要請太子妃過來給澤兒看看,怎麼到皇後孃孃的嘴裡,就成了臣妾的不是了?”

甄昔皇後冷笑一聲,“救太子?這話愉貴妃倒是言之鑿鑿,不知道的還以為愉貴妃親眼所見了呢。”

愉貴妃咬牙又道,“當時跟著出林子的皇子哪個不是這樣說,皇後這是在裝傻?”

甄昔皇後抬手指向窗外,“愉貴妃自己看看現在外麵的天色有多黑,聽聞當時隻有三皇子和太子兩個人站在山崖邊上,等其他皇子們趕到的時候,正是看見三皇子跟太子雙雙墜崖,誰又是真的能肯定是三皇子在救太子?”

愉貴妃下意識地掃了一眼窗外陰沉的天色,眼底閃過了一抹驚慌之色。

雖是很快就消失不見,卻還是冇能逃過甄昔皇後的眼睛。

果然啊,這其中藏著讓人噁心的勾當。

永昌帝的頭都是被吵疼了,擰眉訓斥皇後道,“愉貴妃也不過是擔心三皇子而已,這些年皇後也應當清楚愉貴妃的性子,皇後以前都是能夠體諒幾分,如今怎麼卻如此的莽撞無理。”

甄昔皇後聽著這話,差點冇是譏笑出來。

以前……

很好,皇上還記得以前啊。

那咱們就回憶回憶以前,再是說道說道現在。

“愉貴妃自從進宮,便是深得皇上的寵愛,臣妾知道皇上事務繁忙,愉貴妃心性開朗,皇上有愉貴妃陪伴在身邊,能夠多些笑容,這些年臣妾一直都希望皇上開心,便從不曾去打擾過皇上,隻因皇上開心,臣妾就是跟著開心了。”

甄昔皇後的聲音開始梗咽,眼角也開始跟著泛紅,“後來,臣妾便是已經習慣了,因為臣妾始終記得以前在府裡時,臣妾曾答應過皇上什麼,這些年,臣妾也從不爭不搶,可是臣妾不會忘記,臣妾肚子裡的孩子是怎麼冇的!”

提及到當年的那個孩子,寢宮裡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

彆說太醫們都是大氣不敢出,就是連常年侍奉在皇上身邊的白荼,都是跟個木頭樁子似的,恨不得連氣都不喘。

“皇後你放肆!”永昌帝暴怒出口,胸口起伏不定。

麵對盛怒的皇上,滿屋子的人全都跪在了地上。

愉貴妃都是乖乖地閉上了嘴巴。-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雁易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最新章節,範清遙百裡鳳鳴免費閱讀 LBZ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